帽帽

    为选择经济菜式发愁的我,觉得有一双眼睛在望着我,寻去,是只双眼黑溜溜、身体圆嘟嘟的花白小狗,看着那一双纯洁助的眼睛,所有的怜爱在那一刻油然而生,我决定带它回去,一问价钱才二十元:“找我一元钱吧。”那卖方也好说话,就找了我一元钱,我知道它叫帽帽了。 继续阅读“帽帽”

童年的小哥哥是不眠之夜的催眠曲

 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我躺在霉味熏人的被窝里辗转无眠,刺鼻呛人的霉味搅得我身心疲惫,向左向右都能让霉味刺激我的鼻孔,一个辗转被窝里的霉气更是立马往外冲击,呛得我直打喷嚏,我挖空心思寻找如何躲避这可恶可恨的霉味,可它就存在于垫被与盖被里面,只要我想睡觉就不可避免受到它的干扰,左思右想,最后决定用被窝把身体紧紧裹住,面朝上不要动弹,这个姿势实在累人,窗外传来阵阵小狗悲惨凄凉的哀嚎, 继续阅读“童年的小哥哥是不眠之夜的催眠曲”

伤痛是坚强的理由

伤痛是坚强的理由  感谢父母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樱粉桃红,青柳绿荫,绚烂亮丽,尽展迷人千娇。可是明眸浩齿、面如明月又有何用?二十七那年,骑摩托车摔得鲜血淋淋,皮开肉绽的我终于忍受不了指桑骂槐、恶语相向的婆婆的无理形为,拐了一个月的我要求分家无门却成了一名弃妇,我一拐一拐地牵着孩子离开伤心之地时,是我第一次承受着体伤加心伤的痛苦。 继续阅读“伤痛是坚强的理由”

怀念从前的苦日子

从前,我们家住在河水清澈,小船摇摇的金饶山麓、濉溪河畔——闻名天下的莲子之乡建宁,开始记忆的童年,一家人南征北战似的东奔西跑,往往是一个地点没住上一年又要搬迁到另外一个地方住,夜里我的梦永远是在白雪皑皑的雪地上,在那树林边望不见尽头的乡村小路上奔驰,一辆破旧的马车上拉着破旧的家什还有我那不年迈但已见苍老的父母、让北风吹冻得缩成一团的我和哥姐弟们。 继续阅读“怀念从前的苦日子”

满是寂寞情怀的毛毛鞋

博客写了,点击率四十五万何时能到百万?《兰艺世界》网站到期了,无缘再续,《袁氏帝国论坛》办好了,总不红火,域名买了并且捆绑成功却一直无法使用,校园歌曲《青山老树林下有我快乐的歌谣》除了丽婉小妹就我一人在哼唱,呜呼,我只好买了五两毛线一把钩针钩起了毛鞋,打发着寂廖的不惑时光。 继续阅读“满是寂寞情怀的毛毛鞋”

不可不说的兰阿姨的青春往事

孤独的童年转眼即逝,寂寞的花季随风而飘,穿着让同学们嘲笑的男式裤解放鞋四处补丁的兰阿姨走进了十八的青春年华,那时的兰阿姨应当叫兰兰,谁也没有想到昔日的黄毛丫头今日竟然出人意料地出落得如鲜花般娇艳美丽,眉清目秀,齿白唇红,手足如绵,肌肤似雪,尤其是那含苞待放的身段让多少男人如饥似渴寂寞难耐如狼似虎? 继续阅读“不可不说的兰阿姨的青春往事”

做阿姨真好

苦熬二十四年,终于告别大姑娘时代,我大大方方、高高兴兴、满心欢喜、得意洋洋地站在破旧的木板楼上,举起右手伸向广袤的天空挥舞着,庄严地向全世界宣布:“兰姑娘的大姑娘时代已经宣告结束,现在站在世界东方的已是伟大的兰阿姨了,让大家用热烈的掌声迎接温柔、善良、贤能、贤慧、贤惠、贤明、贤淑、娴熟的兰阿姨的到来吧。” 继续阅读“做阿姨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