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大交响——著名大写意山水花鸟画家袁茂武作品欣赏

湖南白石艺术传媒 白石之美 10月18日

「白石之美」公众平台

传递人文艺术之美

第523篇文章

图 片︱袁茂武

文 字︱刘  坚

为袁茂武山水画题款
水龙吟
云烟深处是谁家,

绝去红尘叠叠花。

树色幽幽闲品酒,

溪声浅浅自烹茶。

峰边日落归来早,

村外桥横伫望赊。

应是三湘钟逸气,

欲循笔墨泛仙槎。

水墨大交响

——著名大写意山水花鸟画家袁茂武

作品欣赏

绘画是一门空间的艺术。中国画是靠笔墨对空间进行营造而完成表达目的的。画家的修养情怀,艺术的动力,思想的力度,决定着体验的层次和个性化的独立品格,通过笔墨在空间的展示与受众完成交流。袁茂武是一位热情坦诚、谦恭好学、积极向上,对艺术有着执着追求的画家。他的国画作品大胆豪放、用笔洒脱、墨气淋漓、风格独具。其写意山水的壮美、写意花鸟的清新充沛地表达了对大自然的热爱,对祖国山川的赤子情怀,对人生的深刻理解。

袁茂武,湖南湘潭人,当过兵,进过美院深造,做过群众美术培训、统战工作,最后来到政府机关成为画家。多年来一直寄情于山水花鸟之中,是一位善于发现、喜欢创新、追求意境的画家。

对于中国画博大精深的优良传统,袁茂武有着由衷地热爱和发自内心的敬畏。 袁茂武的山水画大多采用全景式构图,在经营位置中运用构成元素,看似随意的布局中体现笔墨的严谨和张力,既有传统审美意趣又不失现代视觉感染力,朴质疏朗,苍润厚重。

他在用笔用线中注重变化,在求变的过程中又求统一的感觉,笔力自由雄健,洋溢着阳刚之气。他重视虚实关系,笔墨中追求苍厚的气息。格局构图大开大合,细节处理却微妙精细。传统意趣和现代图式,粗犷奔放和细致严谨相得益彰。“声喧乱石中,色静深松里”,我们能在他充满运动感的线条和点皴间,看到黄宾虹对他的影响,感受到山间气息的流转和树梢零乱的风声。

袁茂武说:自己走出来的路,虽然走得很艰辛,但永远是属于自己的路。这条路永远会朝着理想的目的地延伸。他认为:画要从传统中来,又要有自己的语言,自己的个人风格。没有自己的风格,没有自己的个性,没有自己的语言,全中国画家都千面一孔,那画格就不高,那画出来的东西留不住印象,打动不了观众,就更谈不上创新求变。袁茂武的山水画作品从具体技法到画面整体经营都极为讲究。观其绘画,常如游走在名山大川之中,呈移步换景之感。他创作的《十里清泉伴幽居》有奇崛险峭的的峰峦,《清风正直尘不染》有古拙辗转的嵯峨,《山谷回荡泉瀑声》中还可看到飘逸自然的瀑布和流水。面对其作品,不论你对绘画入道与否,都能唤起你的联翩浮想,带给你美的意境,这就是画者赋予绘画的魅力所在。

人们常说,一个成功者往往要有百倍的勤奋作先行。书画家林楷有诗云:“谁知图后有艰辛,肘汗淋漓两膝尘。”这对袁茂武先生也不例外。袁茂武的人生经历和生活阅历非常丰富,他乃军旅画家出身,故在他的生命里铸就了坚韧和坚定,他又进过美院深造,形成了其独特的生命体验和艺术感悟。他到乡野、到生活、到自然和劳动的人群中汲取绘画的养分,获得艺术创造的灵感,将自己的情愫,倾情地寄托于山水画中。 袁茂武的山水画不论画的是山川大岳,还是小桥流水,都为一种坚韧和坚定的精神指归,饱含着充沛的生活气韵和活力,呈现出生命昂扬的一种过程和气象。

他的山水画经历了渐进式的转折。起初,接近传统;进而,略带新潮;之后,融进黄宾虹一路,画面苍浑凝重,而又透漏空灵。在他的笔下,峰峦起伏,万木蓊郁,重而不滞,沉而不板,深沉中透着灵动活脱。

外出写生,使袁茂武从传统的形神规范中“脱茧而出”。在其创作初期显示出了“法备气至,纯任自然”的态势。其山水画主要以表现他家乡和南方的绿水青山为主,他不喜着色,多是以水墨表现灵山秀水的苍郁葱茏,用笔淡远而朴拙,清润而苍秀,一点一画均可畅其意达其形,内蕴的深沉与纯净,使人顿觉一派清新。用墨讲究滋润率意,自然生成;线与面,浓与淡,横与直,积与泼,相辅相成,灵动鲜活,他这种对笔墨的高度强调和随意而为,是在一种平和,宁静,超然的因境造境中达到了无法而法,奇趣丛生的境界。

他以“浓墨法”纠正平淡无奇的蓊郁朦胧之气,以墨显笔,以黑逼白,形成铿锵有力的节奏和秩序。题材上他超越写家乡山水的局限,而是饱游饫看,模范天下山水。寻找,凸现,强化隐含在局限山水中的丘壑之美,笔墨组合,他不是平面化的叠加,而是深度的融合,显示出傲岸不屈的生命力量。使画面在多种结构的组合中,造成强化视觉的效果。袁茂武用自己手中的那支笔,体现了自己的意志、情感,认真地从传统中走来,在汲取传统文化并有丰厚的积淀之后,在艺术这条路上走出自己的艺术人生。

袁茂武山水画给人以深刻印象的,是其平正工稳但又绝不呆板僵硬,既遵循传统构图法则却又不失现代生活气息,美感与动感二者兼顾的图式。在传统中国画的画学品藻中,山水画的图式每每又被称之为“丘壑”、“蹊径”。“丘壑”与“笔墨”是山水画的两大最基本原素。明人陈继儒曾说:“文人之画不在蹊径,而在笔墨。”袁茂武山水画的图式,从体量上看,有大幅巨幛和扇面小品之分;从内容上看,有取材于实景和因心造境之别。其小幅作品多为因心造境之作,从容、即兴、轻松、随意。皆见笔见墨,见情见性,或表现一点情趣,或蕴含一点意味,或抒发一点感触,或传达一点韵致,使人于疲顿之中、工作之余,若有所得,会心一笑,而至于章法结构则信心拈来,每每给人以举重若轻之感。其大幅作品则多为精心构思,有实景所本之作。

近年来袁茂武常常应邀为一些政府机构或重要场所绘制大型作品如《韶山神韵》、《山市晴岚——昭山》等。这些大型作品如同巨大的工程,不但尺幅巨大,而且景物繁多,在这种情况下,要想完全凭借因心造境的笔笔生发,显然是难以胜任的,必须借助于平时对自然实景的观察和积累,将实景中的物象酿造升华为心象,然后再落实在画面上变为“不似之似”的意象。这其中的关键是要有一个经营的意匠过程,亦即古人所说的“经营位置”。 袁茂武的很多大幅作品,便很好地体现了这一意匠过程,但这些表现内容若与实景相比却又是经过了选择、重组和改塑,体现出一种既源于实景又美于实景的超越。

袁茂武先生认为中国画创作,只有深入传统,才能超越传统,舍此别无它途。因此,他在创作时追求苍茫浑厚的大气象,而不是不迷恋纤弱细谨,描头画脚的小趣味。他既不求助于所谓对经典符号 “颠覆”和“解构” 的剑走偏锋、哗众取宠,也不乞灵于肌理制作、媒材实验一类的手段标新立异、混淆视听,而是实实在在地在加强综合学养、锤练笔墨语言、提高审美境界上孜孜以求下大功夫。不张狂、不浮躁、不保守、不冒进、不媚俗、不卖弄、不取巧、不虚妄,力求自己笔下的每一幅作品都能做到扎扎实实、堂堂正正,彰显出诗意化地追求与书法化原则兼而有之的民族特点,文化意蕴与视觉效果并行不悖的现代风采。

—  —

版权说明

源于网络的图文、视频仅作公益分享;

本平台不作真实性查证;

原创作者可联系我们予以公示。

文中内容为作者立场,

并非代表本平台观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