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名碑之三:北齐蔡府袁月玑碑

2017-08-24 袁氏图书馆 袁氏图书馆

 

 

 

 

 

 

 

袁氏名碑之三:北齐蔡府袁月玑碑

此志有盖,志呈正方形,长51厘米,宽51厘米,厚9厘米。青石质,有方格,楷书,志文23行,满行23字,全文518字。出土于河北临漳县西。

 

墓志所涉及的墓志主人袁月玑之祖、父在《宋书》卷五二、《梁书》卷三一和《南史》卷二六均有传;作序的袁奭在《北齐书》卷四六有传;作铭的刘仲威在《陈书》卷十八与《南史》卷五十有传;袁氏的女婿王琳是当时的风云人物,在《北齐书》卷三二有传;其夫蔡彦深在《南史》卷二九有附传。这些为我们以志证史、以史证志提供了很好的条件。

铭文:
夫人讳月玑,陈郡阳夏人。盖有舜之苗裔也。槐棘相辉,蝉冕趋映。著之前史,可略而言。祖顗,宋侍中、吏部尚书、雍州刺史。万里肃然,九流无滞。考昂,梁侍中、特进、尚书令、司空、穆正公。人之仪表,国之针龠。夫人即穆正公第十二女也。禀纯粹之贞和,蕴徽容之雅淑。孝敬闻乎朝野,恭俭发自闺门。真草之书,拟蔡琰之前辙;诗赋之美,袭左芬而罕愧。取验彤管之篇,以从牉合之礼。乃作俪于梁散骑常侍、济阳蔡彦深。自膺箕帚,寔标柔德。若非吉凶事际,未尝轻出户庭。罗此未亡,颇弘法宝。夫人女夫,特进、开府仪同三司、沧州刺史、会稽郡开国公王琳。昔在梁朝居中作相,而妖氛未静,淮海虔刘。特进,人奉大齐。夫人随女到邺,无徵积善,沉病乃遘,以齐天统五年太岁丁丑五月己丑朔,廿九日丁巳薨于客馆。春秋六十有二。仍以其年七月戊子朔廿一日戊申迁窆于邺县之西里。奭姑之次第十有五人,生死分违,感恋何极,谁谓酷祸,儵忽遽臻。摧慕之情,不能自已。兰芬玉润,托于鸿笔。齐司空、谘议参军、梁侍中、御史中承、南阳刘仲威乃为铭曰:滔滔若水,荡荡姚墟。是由帝系,爰本伯诸。忠贤昭晰,麾鼎猗欤。夫人淑令肃恭,伊行道履,家风克终,温敬有行。既及嫔德斯胜,珪璋以质,婉娈其姿。接下承上,训则房帷,弘箴阅史,仪形母师。哀捐夜哭,福求彼岸。逄此雷屯,遂离多难。从夫孝女,养申礼馆,徒为积德,奄欺与善。白日空昭,红颜长缅,孤坟月落,高松露泫。夫人兄子、齐大将军格议、梁侍中奭制序。

注解:

“夫人讳月玑,陈郡阳夏人。盖有舜之苗裔也。”是概括讲述袁氏的郡望和其家族的辉煌历史的。据《新唐书》卷七四下《宰相世系表四下》:“袁氏出自妫姓。陈胡公满生申公犀侯,……金父生庄伯,庄伯生诸,字伯爰。孙宣仲涛塗,赐邑阳夏,以王父字为氏。…… 秦末,裔孙告辟难居于河洛之间,少子政,以袁为氏。九世孙袁生生玄。孙干,封贵乡侯,复居陈郡阳夏。”从这一段来看,袁氏出自妫姓。宣仲涛塗时已居住在阳夏了。并以其祖诸之字“伯爰”之“爰”为姓氏。秦末时曾一度为避难迁徙于中原河洛之间。到爰政时,乃正式改为“袁”氏,同时又迁回祖籍阳夏。可以说陈郡阳夏是其郡望无疑。又查《史记》卷三六《陈杞世家》云:“陈胡公满,虞帝舜之后也。昔舜为庶人时,尧妻之二女,居于妫汭,其后因为氏姓,姓妫氏。舜已崩,传禹天下,而舜子商均为封国。夏后之时,或失或续。至于周武王克殷纣,乃复求舜后,得妫满,封之于陈,以奉帝舜祀,是为胡公。”从这里可以看出,胡公满为舜之后,而袁氏出于胡公之后,则袁氏为“有舜之苗裔也”不是虚言。

“祖顗,宋侍中、吏部尚书、雍州刺史。万里肃然,九流无滞。考昂,梁侍中、特进、尚书令、司空、穆正公。人之仪表,国之针龠。”查《南史》卷二六《袁湛传》中附有《顗传》、《昂传》。

《顗传》中言:“大明末,拜侍中,任前将军。……(前废帝)景和元年诛群公,欲引进顗,任以朝政,迁为吏部尚书,封新淦县子。俄而意趣乖异,宠侍顿衰。始令顗与沈庆之、徐爰参知政事;寻复反以为罪,使有司纠奏,坐白衣领职。从幸湖熟,往返数日不被命。顗虑祸求出,乃除建安王休仁安西长史。休仁不行,即以顗为领宁蛮校尉,雍州刺史,加都督。”这些记载都与墓志所言相符。唯后来袁顗在刘宋皇权更替时,没有拥护刘彧,而是“奉劝晋安王子勋即大位”,为胜利后的明帝刘彧所嫉恨,“被流尸于江”。而墓志则云“万里肃然,九流无滞”,显是溢美之词。抑或袁顗在雍州刺史任上大有作为,真如墓志所云,尔后在政治斗争中站错了方向,被史家所冤枉。这样的话,则墓志所透露的信息更难能可贵。

《昂传》言“昂字千里,……以父亡不以理,终身不听音乐。……后为(齐)御史中丞。时尚书令王晏弟诩为广州,多纳赇货,昂依事幼奏,不惮权家,当时号为正直。永元末,梁武帝起兵,州郡望风皆降,昂独拒境。……寻为侍中,迁吏部尚书。……十五年,为尚书左仆射,寻为尚书令。……昂在朝謇谔,世号宗臣。昭明太子薨,立晋安王纲为皇太子,昂独表言宜立昭明长息欢为皇太孙。虽不见用,擅声朝野。自是告老乞骸骨,不干时务。昂雅有人鉴,游处不杂,入其门者号登龙门。大通末,位司空。(《梁书》卷三一《袁昂传》 与之稍异,作“大通元年,……迁司空、侍中、尚书令,亲信、鼓吹并如故。五年,加特进、左光禄大夫。”)大同六年,薨。……谥曰穆正公。”如此,则墓志与史传所叙相符。以上史实也确实说明了其为人正直,是当时人们学习和效仿的楷模。其中“国之针龠”一句,“针”,指针砭,比喻发现和指出错误,以求改正;“龠”,同“籥”,古量名。汉尺方九分,深一寸,容量八百一十立方分。《汉书·律历志上》:“合龠为合,十合为升,十升为斗,十斗为斛,而五量嘉矣。”和前边的一句一样,也是说他敢于批评,善于表达自己的思想,是治国安邦的典范。

“真草正书,拟蔡琰之前辙;诗赋之美,袭左芬而罕愧。”从志文中可知,袁月玑不仅识礼,而且有相当的学识,善于书法,真草皆能,有与汉代女书法家蔡琰蔡文姬相比拟之势;擅长诗词歌赋,就是和西晋女文学家左芬(一作“棻”)相比也毫不逊色。这充分说明,袁月玑是南北朝时期的一位文学家、诗人和书法家,是墓志文使之被世人所了解,并又一次说明,南北朝时期女性的地位比较高且有教养这样的事实,可以弥补中国中古文学史、诗史、书法史和生活史的一些空白。

“取验彤管之篇,以从牉合之礼。乃作俪于梁散骑常侍、济阳蔡彦深。”“彤管”,《诗·邶风·静女》有“静女其娈,贻我彤管”之句,据毛传及郑玄笺,彤管,赤管笔,古代女史以彤管记事。后因用于女子文墨之事。“牉合”,男女结为夫妻。于是和梁散骑常侍、济阳蔡彦深成为伉俪。蔡彦深,《梁书》卷二一《蔡撙传》有“蔡撙字景节,济阳考城人。父兴宗,宋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有重名前代。……一子彦熙,历官中书郎,宣城内史。”另《南史》卷二九《蔡廓传》有“(蔡撙)子彦深,宣城内史”。那么,此蔡彦深是否就是墓志所言之蔡彦深呢?《南史》卷二九《蔡廓传》中有“(兴宗)妻刘氏早卒,一女甚幼,外甥袁觊(顗弟)始生子;,而妻子刘氏亦亡,兴宗姊即觊母也。一孙一侄,躬自抚养,年齿相比,欲为婚姻,每见兴宗,辄言此意。大明初,诏兴宗女与南平王敬猷婚。兴宗以姊生平之怀,屡经陈启。帝答曰:‘卿诸人欲各行己意,则国家何由得婚。且姊言岂是不可违之处邪?’旧意既乖,;亦他娶。其后;家好不终,顗又祸败,;亦沦废当时,孤微理尽。敬猷遇害,兴宗女无子嫠居,名门高胄,多欲结姻。明帝亦敕适谢氏,兴宗并不许,以女适;。”这段记载表明,陈郡袁氏和济阳蔡氏为世代联姻的地方士族,他们之间多为同辈婚,但也有异辈婚,文中袁;和蔡氏的婚姻就属于后者。按照书上记载,袁顗、觊兄弟是和蔡撙同辈,而袁昂、;兄弟应该和蔡彦深同辈,而袁月玑为昂之女,应该和蔡彦深的子辈结合,可能是年岁相当的缘故,袁月玑和蔡彦深结合了,同样也是异辈婚。如果这样考察不误的话,此蔡彦深就是墓志所言之蔡彦深。从《梁书》及《南史》卷二九来看,其郡望为济阳无疑。从历官宣城内史来看,蔡彦深亦名彦熙。墓志所言其曾任“散骑常侍”之职,可以补正史之不足。

“自膺箕帚,寔标柔德。若非吉凶事际,未尝轻出户庭。罗此未亡,颇弘法宝。”此句是说袁氏嫁到蔡家以后,安心于洒扫厅堂,照顾家里,充分表达了她的温柔和贤惠。如果没有婚庆喜宴和丧葬等事,她从来就不出家门,非常恪守妇道。在她的生活中,主要热衷于传播佛教。这一方面和她所生活的时代是一个佞佛的时代有关,另一方面和她家庭有着特别大的关系。其父昂在其祖袁顗参与的南朝宋皇室争权夺位的政治斗争失败后,受到牵连,史“顗败,藏于沙门。沙门将以出关,关吏疑非常人,沙门杖而语之,遂免。”①由于佛教徒对他的照顾,使其免去了杀身之祸,我想,袁氏家族比当时的其他家族更加信仰佛教,并且深深影响着后人,其女儿袁月玑笃信佛教的理由也比其他人更充分。

“夫人女夫,特进、开府仪同三司、沧州刺史、会稽郡开国公王琳。昔在梁朝居中作相,而妖氛未静,淮海虔刘。特进,入奉大齐。”袁氏有一女儿,嫁给了当时有名的王琳。“妖氛未静”是指陈朝的建立,是梁代遗民对夺取他们江山的新的王朝的敌视和污蔑;“虔刘”意劫掠、杀戮。《左传·成公十三年》:“芟荑我农功,虔刘我边陲。”此时陈梁刚刚替代,矛盾重重,新建的陈王朝时刻都受到梁朝旧臣的攻击和北方高齐的侵扰,淮海流域的动荡和流血、杀戮和纷争是不可避免的,也是血腥的和残酷的。“王琳,字子珩,会稽山阴人也。……琳本家兵,元帝居藩,琳姊妹并入后庭见幸,琳由此未弱冠得在左右。少好武,遂为将帅。’②侯景之乱后,萧梁政权分崩离析,取而代之的是陈朝。陈文帝继位时,江东政权的号令仍然不出建康千里之外。最威胁建康的,是盘踞湘、郢二州的王琳。王琳本来是梁元帝的湘州刺史,在江陵陷落后,长江中游的萧梁残余势力,都推他为盟主。史书云:“初魏克江陵之时,永嘉王庄年甫七岁,逃匿人家。后琳迎还湘中,卫送东下。及敬帝立,出质于齐,请纳庄为梁主。又宣遣兵接送,仍遣兼中书令李騊駼册拜琳为梁丞相、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琳乃遣元子叔宝率所部十州刺史子弟赴邺,奉庄篡梁祚于郢。庄授琳侍中、使持节、大将军、中书监。……初琳命左长史袁泌、御史中承刘仲威同典兵侍卫庄。及兵败,泌遂降陈,仲威以庄投历阳。琳寻与庄同降邺都。(齐)孝昭帝遣琳出合肥,鸠集义故,更图进取。……孝昭赐琳玺书,令镇寿阳。其部下将帅悉听以行。乃除琳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刺史,封会稽郡公。……被召还邺……除沧州刺史,后以琳为特进、侍中。……会陈将吴明彻来寇,帝敕领军将军尉破胡等出援秦州,令琳共为经略。……遂战,军大败,琳单马突围,仅而获免。还至彭城,帝令便赴寿阳,并许召募。又进封琳巴陵郡王。陈将吴明彻进兵围之,堰肥水灌城,……明彻昼夜攻击,城内水气转侵,人皆患肿,死病相枕,从七月至十月,城陷被执,百姓泣而从之。吴明彻恐其为变,杀之城东北二十里,时年四十八,哭者声如雷。……传首建康,悬之于市。……仍与开府仪同主簿刘韶慧等持其首还于淮南,权瘗八公山侧,……寻有扬州人茅知胜等五人密送葬柩达于邺。”③“齐武平元年,授特进、开府仪同三司,封梁王。齐许以兴复,竟不果而齐亡,庄在邺饮气而死。”④墓志所言与史实相符合。

“夫人随女到邺,无徵积善,沉疴乃遘,以齐天统五年太岁丁丑五月己丑朔,廿九日丁巳薨于客馆。春秋六十有二。仍以其年七月戊子朔廿一日戊申迁窆于邺县之西里。”王琳入齐时,其妻子和岳母也随着而来。查齐天统五年为569 年,是年为“己丑年”, “齐天统五年太岁丁丑”一句中,“太岁丁丑”显是错误的,应为“太岁己丑”。“薨于客馆”意即客死他乡。袁月玑活了62岁,其死于569年,上推62年,当生于508年,即萧梁武帝天监十年。“奭姑之次第十有五人”,是说袁奭的姑姑袁月玑共有兄弟姊妹15人,见于史载者有袁君正,字世忠,曾为豫章内史、吴郡太守;弟袁敬,字子恭,仕梁位太子舍人,陈宣帝时征为太子中庶子,历左户、都官二尚书,太常卿,散骑常侍,金紫光禄大夫,加特进;弟袁泌,字文洋,仕梁历诸王府佐。侯景之乱,泌兄君正为吴郡太守,梁简文帝在东宫,板泌为东宫领直,令往吴中,招募士卒。陈武帝受禅,泌自齐从梁永嘉王庄往王琳所。及庄称尊号,以泌为侍中、承相长史。琳败,众皆散,唯泌轻舟送达于北境,属庄于御史中丞刘仲威,然后拜辞归陈请罪,文帝深义之。及宜帝入辅,以泌为司徒左长史,卒于官⑤。再就是袁月现了,其他人情况不明。

“夫人兄子、齐大将军谘议、梁侍中奭制序”,查《北齐书》卷四十五《文苑传》: “袁奭,字元明,陈郡人,梁司空昂之孙也。父君方(“方”一作“正”),梁侍中。奭,萧庄时以侍中奉使贡。庄败,除琅邪王俨大将军谘议,入馆,迁太中大夫。”“后主虽溺于群小,然颇好讽咏……三年,祖珽奏立文林馆,于是更召引文学士,谓之待诏文林馆焉。珽又奏撰《御览》,诏囗及特进魏收……监修。珽等奏追通直散骑侍郎韦道逊、陆乂……中散大夫刘仲威、袁奭……等入馆撰书……《御览》成后,所撰录人亦有不时待诏,付所司处分者。……待诏文林,亦是一时盛事,故存录其姓名。”从这段记载来看,袁奭在北齐时待诏文林馆,并参与《御览》的撰写,他为其姑姑袁月玑所作的墓志文序,就成为他唯一存世的作品了。

袁氏名碑之一:东汉袁安碑

2017-08-04 袁氏图书馆 袁氏图书馆

 

 

 

袁氏名碑之一:

东汉袁安碑

《袁安碑》,全称《汉司徒袁安碑》。东汉永元四年(公元92)立。原石出土地点不详,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被移置于河南省偃师县西南辛村东牛王庙中作案,因碑文向下,无人知其为碑刻。1929年始被发现,方为人知。1938年以后又失落,1961年8月再次发现于河南偃师县扒头乡政府院内,并由河南省博物馆收藏。碑高1.53米,宽约0.74米。篆书,共10行,满行16字,下截残损,每行各缺 1字,故现存行15字。除第8、10两行为不满行外,其他行下均缺一字(现已考出),仅存139字。字体结构宽博流畅,笔画较瘦。碑侧有明万历二十六年题字。碑中间有穿,位置较低。袁安碑是一件极为罕见的用篆书写就的汉代墓碑。

和那时的其他碑刻一样,《袁安碑》是一块没有署上作者姓名的无名氏作品。内容主要记载袁安的生平,与《后汉书·袁安传》基本相同,但较简约无赞颂铭辞,有个别文字可补传记之缺。碑上有圆形碑穿在第五、六行之间,正当碑中,为汉碑之所仅见。由于该碑发现较晚,字口锋颖如新,书法浑厚古茂,雄朴多姿,线条纤细婉转,体态遒劲流畅,飘逸圆融中尽显端庄方正,表现出娴熟深邃的书法造诣,是汉代篆书的典型代表。与1923年河南偃师县出土的袁敞(袁安第三子)碑如出一人之手。

关于这块碑刻的篆书特色,启功先生曾有一段很有意思的评价:“字形并不写得滚圆,而把它微微加方,便增加了稳重的效果。这种写法,其实自秦代的刻石,即已透露出来,后来若干篆书的好作品,都具有这种特点。”现代书家费声骞评《袁安碑》:“此碑笔画瘦劲,纤而能厚,结体宽博,运笔圆匀,碑字清晰,可供学篆取法善本。”

释文:

司徒公汝南女阳袁安召公。授《易》孟氏(学)。

永平三年二月庚午以孝廉除郎中。四(年)

十一月庚午除给事谒者。五年四月乙(亥)

迁东海阴平长。十年二月辛巳迁东平(任)

城令。十三年十二月丙辰拜楚郡(太)

守。十七年八月庚申徵拜河南尹。(建)

初八年六月丙申拜太仆。元和三年五(月)

丙子拜司空。四年六月己卯拜司徒。

孝和皇帝,加元服,诏公为宾。永元四年(三)

月癸丑薨。闰月庚午葬。

袁安简介

袁安(?-92) 东汉大臣,字邵公。汝南汝阳(今河南商水西南)人。少承家学,举孝廉,任阴平长、任城令,驭属下极严,吏人畏而爱之。明帝时,任楚郡太守、河南尹,政号严明,断狱公平。在职10年,京师肃然,名重朝廷。后历任太仆、司空、司徒。和帝时,窦太后临朝,外戚窦宪兄弟专权操纵朝政,民怨沸腾,袁安不畏权贵,守正不移,多次直言上书,弹劾窦氏种种不法行为,为窦太后忌恨。但袁安节行素高,窦太后无法加害于他,在是否出击北匈奴的辩论中,袁安与司空任隗力主怀柔,反对劳师远涉、徼功万里,免冠上朝力争达10余次。其后代多任大官僚,汝南袁氏成为东汉有名的世家大族。

《后汉书·袁张韩周列传》—–袁安传

袁安字邵公,汝南汝阳人也。安为人严重有威,见敬于州里。初为县功曹,奉檄诣从事,从事因安致书于令。安曰:“公事自有邮驿,私请则非功曹所待。”辞不肯受,从事惧然而止。

永平十三年,楚王英谋为逆,事下郡复考。明年,三府举安拜楚郡太守。是时英辞所连及系者数千人,显宗怒甚,吏按之急,迫痛自诬,死者甚众。安到郡,不入府,先往按狱,理其无明验者,条上出之。府丞掾史皆叩头争,以为阿附反虏,法与同罪,不可。安曰:“如有不合,太守自当坐之,不以相及也。”遂分别具奏。帝感悟,即报许,得出者四百余家。

建初八年,迁太仆。元和二年,武威太守孟云上书:“北虏既已和亲,宜还其生口①,以安慰之。”诏百官议朝堂。公卿皆言夷狄谲诈,求欲无厌,既得生口,当复妄自夸大,不可开许。安独曰:“北虏遣使奉献和亲,有得边生口者,辄以归汉,此明其畏威,而非先违约也。不宜负信于戎狄,还之足示中国优贷,而使边人得安,诚便。”司徒桓虞改议从安。太尉郑弘恨之,曰:“诸言当还生口者,皆为不忠。”司隶校尉举奏,安等皆上印绶谢。肃宗诏报曰:“久议沉滞,各有所志。盖策由众定,君何尤而深谢?”帝竟从安议。

章和元年,代桓虞为司徒。和帝即位,窦太后临朝,后兄车骑将军宪北击匈奴,安与九卿诣朝堂上书诔,以为匈奴不犯边塞,而无故劳师远涉,损费国用,徽功万里,非社稷之计。书连上辄寝。

诸卿稍自引止,惟安独守正不移,至免冠朝堂固争者十上。太后不听,众皆为之危惧,安正色自若。

窦宪既出,而弟执金吾景专威权,公于京师使客遮道夺人财物。有司畏惮,莫敢言者。安乃劾景惊惑吏人,当伏显诛,寝不报。窦氏大恨。但安素行高,亦未有以害之。

附参考译文:

袁安字邵公,汝南汝阳人。袁安为人严肃庄重有威望,受到当地人尊敬。起初任县功曹,携带着檄文见从事,从事通过袁安送信给县令。袁安说:“公事有邮驿办理,私下请求则不是功曹所应做的。”推辞而没有接受,从事因害怕而没再请托。

永平十三年,楚王刘英阴谋叛乱,此事交由郡审理。第二年,三府推举袁安任命他为楚郡太守。此时刘英供辞所牵连并被逮捕的有数千人,显宗十分愤怒,官吏追查十分急迫,被捕的人因痛苦不堪而屈招,惨死的人很多。袁安到郡后,不进官府,先去审查案件,查出那些没有明确证据的犯人,上奏要求放他们出狱。府丞、掾史都叩头力争,认为这是偏袒附和反叛之人,在法律上是同罪,不同意他的做法。袁安说:“如果有不符合实情的,我自当承担罪责,不会因此连累你们。”于是分条详细上奏。皇帝醒悟了,立即批复同意,因此有四百多家得以出狱。

建初八年,升任太仆。元和二年,武威太守孟云上奏:“北虏既然已经和亲,我们应该将俘虏归还他们,以此来安抚他们。”皇帝召百官在朝堂上商议。公卿都说夷狄狡诈,贪心从不满足,得到我们归还的俘虏之后,就会狂妄自大,因而不能同意。惟独袁安说:“北虏遣使奉献贡礼和亲,在边境捕获到人口时,便把他们交还我方,这是表明他们畏惧威严,而不是首先违背誓约。不应该对戎狄失信,放俘虏回去足以显示我们中原的优待和宽容,又使边境百姓得到安定,确实是有利的。”司徒桓虞改变看法而依从袁安。太尉郑弘不满,说:“各位说应当归还俘虏的,都是不忠之人。”司隶校尉也上奏,袁安等人都上交印绶谢罪。肃宗下诏回复说:“议而不决,各持己见。凡政策都由众人决定,你有什么过错而深深谢罪?”皇帝最终听从了袁安的建议。

章和元年,代桓虞任司徒。和帝即位,窦太后掌管朝政,太后兄车骑将军窦宪北击匈奴,袁安与九卿到朝廷上书劝谏,认为匈奴不犯边塞,而我们却无故兴师远途跋涉,浪费国家财用,到万里之外去求取功劳,这不是为国家考虑的上策。然而接连几次上书都被搁置不发。九卿也都渐渐不再上奏。惟有袁安坚持正道不肯改变,直至摘下官帽在朝廷上争论了十几次。太后不听从,众人都为他感到危险恐惧,然而袁安神色自若。

窦宪出征之后,他的弟弟执金吾窦景专掌大权,公然在京师派门客拦路抢夺百姓财物。有关主管官员害怕,不敢上报。袁安便弹劾窦景使官民不安,应当受到公开的处罚。奏章被搁置没有回音。窦氏家族十分忌恨。但袁安平素行为高尚,因此也找不出什么陷害他的把柄。

 成语:袁安困雪

此成语指:指高士生活清贫但有操守。

东汉袁安没作官的时候,客居洛阳,很有贤名。一年冬天,洛阳令冒雪去访他。他院子里的雪很深,洛阳令叫随从扫出一条路才进到袁安屋里。袁安正冻得蜷缩在床上发抖。洛阳令问:”你为什么不求亲戚帮助一下?”袁安说:”大家都没好日子过,大雪天我怎么好去打扰人家?”洛阳令佩服他的贤德,举他为孝廉。

原文

《后汉书·袁安传》李贤注引晋周斐《汝南先贤传》:“时大雪积地丈余,洛阳令身出案行,见人家皆除雪出,有乞食者。至袁安门,无有行路。谓安已死,令人除雪入户,见安僵卧。问何以不出。安曰:‘大雪人皆饿,不宜干人。’令以为贤,举为孝廉。”

东汉神品篆书碑刻《袁安碑》

书法江湖 | 2016-04-22 21:56
中央美院教授、著名书法家刘彦湖先生让很多藏家痴迷的篆书,其根基就来源于袁安碑。此碑之精妙不单纯是书法,主要是由此碑能让人触及灵感、增进对书法的理解!
640
刘彦湖教授篆书
东汉篆书《袁安碑》
《袁安碑》东汉篆书碑刻。全称《汉司徒袁安碑》。东汉永元四年立。在今河南境内,碑石已残,每行末一字及碑额均已损佚,现存碑石高1.53米,宽0.74米,文共十行,满行存十五字,有穿在五六行之间、正当碑中,为汉碑之所仅见。此石于明万历间在偃师县辛村牛王庙中用作供案,因字在下面无人知为碑刻。1929年夏,村中一儿童仰卧其下纳凉,发现石上刻有文字,即告村人,村人任继斌遂以拓本流传行世。
释文:
司徒公汝南女陽袁安召公,授《易》孟氏〔學〕。永平三年二月庚午,以孝廉除郎中。四〔年〕十一月庚午,除給事謁者。五年四月乙□,遷東海陰平長。十年二月辛巳,遷東平〔任〕城令。十三年十二月丙辰,拜楚郡〔太〕守。十七年八月庚申,徵拜河南尹。〔建〕初八年六月丙申,拜太僕。元和三年五〔月〕丙子,拜司空。四年六月己卯,拜司徒。孝和皇帝,加元服,詔公為賓。永元四年〔三〕月癸丑薨。閏月庚午葬。
640 (12)640 (11)640 (10)640 (13)640 (9)640 (8)640 (7)640 (14)640 (15)640 (6)640 (16)640 (5)640 (4)640 (3)640 (2)640 (1)















龙门编辑
平台主编:葛 子
责任编辑:王中伟
微信版本:书法江湖微信平台
Q Q 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电话:15224030201
分享历史人文
旨在弘扬文化传承 丰富大家精神生活

《袁良碑文》

记述了良公辉煌的生平,值得后世子孙学习、永远铭记于心。更重要的是她记述传达了袁氏族人自有的古来族传:(一),袁氏根的所在!(二),袁氏姓源于何处!(三),涛涂公的上溯世系!(四),汉朝间袁氏陈郡扶乐支简略的世系图!——袁力
国三老袁良碑
《汉故国三老袁君碑》的碑文为袁氏确定了根;为袁氏确定了姓源;确定了涛涂公上溯至满公的世系即为陈国的主干世系;又确定了辕生至袁良的世系图,记录了多位袁氏先袓个人资料。
作品名称
汉故国三老袁君碑
创作年代
约于公元133年
作品出处
欧阳修全集卷集134集古录跋尾卷一
文学体裁
碑文

目录

内容

编辑

君讳良,字厚卿,陈国扶(乐人)也。厥先舜苗,世为封君。周之兴,虞阏父典陶正,嗣满为陈侯。至玄孙涛涂,初氏父字,并姓曰袁,鲁公四年为大夫,哀十一年,颇作司徒。其末或适齐楚,而袁生。(阙)独留陈。当秦之乱,隐居河洛。高祖破项,实从其册,天下既定,还宅扶乐。孝武征和三年,生曾孙干,斩贼公先勇拜黄门郎,封关内侯,食遗乡六百户。后锡金紫,仙修城之阝,干薨,子经嗣。
经薨,子山嗣,傅国三世,至圭荣而断,君即山之支孙,纟赞神明之洪族,资天德之清则,忄享综《》、《诗》,而说礼乐,举孝廉、郎中、谒者、将作大匠、丞相令、广陵太守,讨江贼张路等,威震徐方。谢病归家,孝顺初政,咨(阙二字)白。三府举君,徵拜议郎符节令。
时元子光,博平令;中子腾,尚书郎;少子璋,谒者。诏书壁(阙二字)可父事。群司以君父子俱列三台,夫人结发,上为三老,使者(阙)节安车亲(阙)几杖之尊,袒割之养,君实飨之。后拜梁相。帝御九龙殿引君对觌,与酒饭,赐饮晏。册曰:顷者连遇运害,灾条备至,阴阳不和,寒暑不节。昔孔子制义,承奉则有兴盛之福,慢期即致来咎之变,朕以妙身,袭裘继业,二九之戎,今直其际。图记占(阙)恒在藩国。自先帝至德,犹有七国之谋,盖治世者不讳其难。
朕追寤社稷之重,恐有交会诸国王侯,开导以骄满之渐,令奸邪因缘生慝,相以显选,简练内升。昔掌苻竟,惠抚我民,故连拔授不问勋次,典郡职重,亲执经纬,隐括在手。往者王尊发纵於平阳清约藩辅,其节ぅ然。忠臣之义,有献善(去)否,其加精微,测切防绝,朕疚心以戎,今特赐钱十万,杂缯卅匹,壬(王字)具剑、佩书刀、绣文印衣、无极手巾各一。往悉乃心,勉崇协同,便宜数上。

君子曰

编辑

君子曰:优,贤之宠,於斯盛矣。审县治郡,无民不思,载八十五,久病致仕,永建六年二月戊辰卒。居网室庐,殡亏假馆,昔行父平仲,小国之卿,其俭猷称,况汉大夫,父子同升,而而环堵,不遭正明实录之时,使前哲孤名,而君独立。於是厥孙卫尉滂司徒掾弘(阙)乃刊石作铭。其辞曰:[1] 
飞清德,纷其厉,跨高山(山字,)铺云际,作帝,振沙,登华龙,眺天坐。酌不挥,凯以迈。民被泽艳畿义大本德,曜其碣。(阙)煌煌,数万世(《隶释》六)[1] 
参考资料
  • 1.  中国国家数据库古文数据中心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