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年话狗-站长袁爱兰

图片上的这只狗狗是我捡来的。

多年前的一个晚上,我狐独地走在茫茫的黑夜里,牠和我一样,不同的是牠的温饱问题还没有解决,正在一个垃圾桶奔向另一个垃圾桶不停地翻 着垃圾寻找食物。

本来心情沮丧在心底感慨人生的我发现了自己的幸运,至少,我吃穿不用愁。于是,我对翻着垃圾的牠生出了同情心,热情地向牠发出了邀请:狗狗,跟我走好吗?我可以给你弄到吃的。

我万万没想到的是牠真的跟着我走了,虽然牠一边走一边警惕地东张西望确定安全系数,但是,牠跟着我走了,就在进林业站大门的时候牠还犹豫了好一会儿,观察了好久。

我和牠商量:你要是真的想跟着我,你就让我拴住你好吗?

牠马上乖乖地坐在了我的面前,我激动的有点手足无措地去找了条细绳子象征性把牠拴了下(牠要走,随时可以离去。),然后我骑上单车飞也似的出门去给牠弄吃的去了。

我去一个熟人家弄来了饭菜,牠把肉吃了,青菜和白米饭都不吃,后来我发现牠连骨头都不爱啃。

虽然牠是个流浪狗,但是对食物还是这样挑剔,这也许就是牠成为流浪狗的原因吧,谁叫牠是土狗和洋狗的杂交狗呢。

这是遗传,我不能怪牠,只要牠肯跟着我,我就去给牠找肉吃。

虽然牠常常不停地咬断绳子离去,但是,每次离去后牠都会再回到我的身边,慢慢的,牠离去的时间间隔越来越长,离去的天数越来越少,停留在我的身边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了。

开始是牠想离开一段时间,后来,是我要出门我不得不离开牠了,每次我离开牠的时候牠都会送我,依依不舍,牠一直跟着我,我和牠解释半天,牠才自行离去。

每次我都担心我回来时会再也见不到牠了,不可思议的是,每次回来我都能再见到牠,如果不是马上见到,我在街上或者楼上喊一喊狗狗,牠就回来了,如果牠是在不远的地方,牠马上就呵滋呵滋的跑回来了,经常是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不久躺下就睡着了(笑)。

2018年,狗年到了,我又要休年假了,我很无奈又很无助地离开了牠。

休假回来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马上见到牠,可是,我喊了好几天了,牠都没有回来,我担心起来了:狗狗,你不会饿死冻死或者遭遇不幸了吧(难过)?

话说好人有好报,还真是这么回事。

昨天我把别人头盔的扣子在马路上弄丢了,我问她要不要回去找下。

她说,不要。

我却心里感觉不舒服,心想自己把人家东西弄丢了,要赔的,但是,这东西还不好买,只能去找回来了,反正我也没事就当去走步好了。

我在先前路过的地方一直走着,一直走过了感觉丢东西的地方也没有找到头盔扣,我心里疑惑着呢:怎么刚刚丢的东西就找不到了呢?真的是不翼而飞啊。

正当我扫兴而归的时候,我发现我的狗狗正在街上走着呢!我激动地叫道:狗狗,狗狗!

狗狗牠抬头看见我也很激动,立马摇头摆尾朝地我冲跑过来了,我赶紧给牠找吃的,可怜的狗狗,大过年的,真的是饿坏了,牠吃了好多肉,我从来没有看见牠吃过这么多的东西,有:牛贩子给的一整个牛脾,还有猪贩子给的一大块猪肝,还有批发店老板给的猪头骨头肉。

要回去的时候我怕牠又走丢了,找了条绳子牠欢快的低下头尖起嘴摇头摆尾的直往我面前的绳子里钻,求带走。 ‌

我带牠回到了单位,单位装修了,到处都是新的,牠不住新的地方,拼命往以前牠住过的狗窝钻,我看天阴阴的,害怕下雨,但又拉牠不动,牠非要住 原来的狗窝,我只能由着牠了。

悲剧了,晚上不但降温还下起来了大雨,我早上起来才发现,可怜的狗狗一身湿淋淋的缩在满是湿草的狗窝里,还不肯上楼,我讲解了好一会儿,牠才上楼,我用了两把干拖把擦干了牠身上的雨水,牠就成了图片上的模样(呵呵)。

狗狗,今年是狗年,你的本命年,你一定要快乐哟!

生 活——袁心念

岁月沧海桑田,变幻莫测,我心依旧

在这夜深人静得时候,辗转难眠,感恩生活,写下生活随笔

爱的花朵,永不凋谢

生命无价,倍感珍惜,苍天赐于生活的一切皆是恩宠。

相遇,心绪如白云飘飘;拥有,心花如雨露纷飞;错过,心灵如流沙肆虐。

回首,幽情如蓝静夜清而我注定是生活的戏子

相识相知于网络世界,你和我,语言沟通,心灵交流,感受漫长时光,如若时光不老,你我不散,夕阳西下,深得为伴。

断肠人在天涯,没有尽头只有回头,转回身,人比黄花瘦。

因为爱,所以珍惜,感恩万事万物唯我所用,不唯我所有,当爱的火爆发出来伸出温暖双手拥抱天大地,感受爱的真谛,只愿大地作证,眼,偶遇得奇缘,一切顺其自然随风而去。

我愿献出一盏心灯,等你回家,光明与你我同在,从此爱的世界有了你,曾经现在将来某年某月某日老去那一天。

因爱而光荣。

永存于人间四月春,洒下爱的花朵,盛夏得果,未知得生活,从来没有想过这一次偶遇、奇缘,来得么突然。

感恩一段生活,似乎加宽了生命宽度,见证自己洒下热血笑容,慕然回首,此情此景,当时已惘然致君心,此情已待成追,爱依旧

时光,展示生命之花爱的力量。

亲爱的,晚安!

 

我骄傲!——袁心念

我骄傲,贵而不骄,骄而不傲,或许是人生的基石,感恩从父母开始,父母生我养我,把我养大成人;感谢他们把我带到这个美好的大千世界里,于是,我的生命开启了人生道路的一道道航班;我很庆幸,幸运的拥有一个完美的童年,体会到儿时的幸福与快乐,童年是我这一生中最快乐最美好的时光,虽然时光流逝,但是,感恩一直都在;感恩我的亲人朋友同事,他们让我体会了什么是爱的真谛!纯洁纯粹纯真的爱的真谤,真善美、、、、、、、一直伴随至今日,我的骄傲。

自从成为袁氏群组的一名成员后,我更加骄傲!同时,我感谢袁氏宗亲的每一位家人朋友,我们天南海北,四海为家,为了生活浪迹天涯,我们或为长辈或为兄弟姐妹,但是,我们永远是一家人,亲上加亲!友谊越来越深,亲情越交越浓!

在此,我祝天下各位袁氏宗亲,合家欢乐、万事大吉、生意兴隆、财源广进、步步高升、力争第一、勇攀高峰!走进袁氏这个大家庭的同时我们迈进了血与水相溶的亲情,这份爱不得不在乎,因为这份爱传承着袁氏家族历史,宏扬着袁氏企业文化,我很荣幸自豪而骄傲地成为其中的一员,因为有缘,更多的是前世注定的今生,一切众生皆有安排!我们或许不见面,但此时此刻借大地的微风轻吻着你的脸,我们相隔并不遥远,手拉手,心莲心,同一个地球共一个梦想!加油!

君子以自强不息的精神一直传承着中国的文化!本人来自重庆巫山一座山清水秀的城市,这里有着除却巫山不是云的美丽传说,因为有你,这里的夜色并不孤独,灯火阑珊,笑容灿烂,这里的山水有情有爱!三峡美誉因此而永远闻名!真诚地欢迎各位宗亲来此游山玩水!共度天伦之乐!

乍洋袁氏祠堂一座有着千年历史的神秘古祠

2017-03-20 袁氏宗亲网
        闽东柘荣县乍洋乡溪口村的袁氏祠堂里,悬挂着一块国民党代总统李宗仁题写的牌匾。据传,当年李宗仁之所以为袁氏家族信笔挥毫,是因为他把蒋介石的老家奉化溪口和闽东乍洋的溪口混为一谈。为了解这个历史谐趣,我们饶有兴趣地前去溪口“考古”,得以赏阅当地的景物、人物与风物。

 

        “一径竹荫云满地,半帘花影月笼纱。鱼翔浅底明如镜,鸟鸣苍穹绿如兰。”这阙七绝一直被用来描述乍洋的真山真水真性情与溪口的古桥古风古文化。乍洋乡地处闽东北国家生态示范区柘荣县的东部,是生态柘荣的“竹海茶乡”,溪口则是锦绣乍洋的人文古村。这里的袁氏始祖源于唐代,由河南迁徙而来,崇文习武、耕山种地、诗礼传家已历42世。袁氏宗祠里那些斑驳沧桑、耿介拔俗的古牌匾,足以隔着岁月的屏风,将既往的陈年旧事娓娓道来:三条路、四枯井,武秀才、文举人,李宗仁、萨镇冰……与纯朴憨厚的老农促膝畅饮村醪佳酿,酒酣耳热之际便有了源源不断的精美传说与玄妙生趣的风云逸事,就如那条亲昵昵环绕在村边的小竹溪一样,曲曲弯弯清清亮亮明明澈澈汩汩咚咚。“三条路”已经草莽丛生,但延伸历史的三行石阶仍能将古代文官武将衣锦还乡时的繁华显赫与得意洋洋浓缩其中。据乡贤袁亦柳、袁宗开介绍,“三条路”中最宽敞、最中心的一条为官道,两旁则是供从属与仆人行走的便道;在古代只有中了状元、探花和榜眼前三甲的儒人武士才有资格走这样风光十里八乡的“三条路”。“四枯井”不枯,其实是官道旁的“饮马井”。武秀才早已驾鹤西去,但他当年练功行武的旧石锁依旧寂寂躺在厅堂里听风沐雨。文举人并未给我们留下一些不朽诗作,只有那些挂满堂屋的“文魁”牌匾,隐隐透露着这儿原本是书香门第。已经有很多乡亲讲不清楚李宗仁、萨镇冰与袁氏宗族的关系,但袁氏宗祠里那些龙飞遒劲、力拔太姥的墨宝真迹,却分明昭示着国民党与溪口的历史渊源关系并不简单。

在一个年代久远的宗祠里遗留几多传家墨匾并不稀奇,但一些民国政要诸如李宗仁、杨树庄、蒋光鼐、萨镇冰、何宜武等人的赠匾齐聚一祠,就不免有些耐人寻味了。溪口村的袁氏宗祠里,就同堂悬挂着他们题写于不同年代的匾额。关于这些已经斑驳古朴但仍历历传神的字匾的来历,溪口村里的老少们大都无法予以明晰,但是对民国代总统李宗仁题写的“世泽绵长”的贺匾,却普遍认同是当时此地的国大代表进京选举时向李先生讨得的。那时大江南北的国大代表何其多,为何李大总统唯独赠字予他?对这一疑问,更为风趣的说法是李宗仁将乍洋的溪口与蒋介石的老家浙江奉化溪口混为一谈。我想,即使果真如此,那么前后三任的福建省长杨树庄、蒋光鼐、萨镇冰的题字难道也以讹传讹,步其尘后吗?

据《袁氏宗谱》载,溪口的袁氏始祖于唐朝由河南迁徙而来,迄今已历42代,繁衍子孙两万多人。翻开溪口袁宗的历史,不难发现此族原本英雄辈出、代有贤人。但柘荣的袁姓更喜欢把“皇明开国功臣”袁天禄作为自己的祖宗来加以叩拜。元朝末年,红巾军起义波及福建,乍洋溪口的袁天禄兄弟组织地方武装“泰安社”协助元朝政府镇压起义军,官至“中顺大夫、福建义兵征行元帅和行省左丞”。后来朱元璋战火逼近福建,经审时度势,为免乡土遭受兵祸,袁天禄“遂密遣古田县尹林文广往金陵纳版图礼款,归顺朱元璋”。朱元璋对袁天禄的归附大加赞赏,赐书褒嘉。

袁天禄向朱元璋交纳贡款后的次年,就以母亲年迈为托词,私自率兵回柘洋(今柘荣)。抗旨之后,为防不测,他征集社兵,在柘洋柳营砌石为城,在一年内建成周长861丈,高1.5丈,厚1丈的城堡——柘城。城堡的城墙用毛石和河卵石砌造,周长2520米,高4.5米,厚5.1米,上有巡行道、女儿墙,东南西北分别设置宣寅门、纳福门、拱仙门、迎龙门和小北门5个城门,其中南向的纳福门外还加筑了“瓮城”。历经数百年历史沧桑,柘洋城堡现仅存东向的宣寅门以及龙溪东岸的两段城墙,全长226米。柘城(即下城)是闽东建筑最早的一座石头城,这座石城与后来在明朝嘉靖年间修建的“东新安堡”,也就是现在的上城隔溪相望、互为犄角、彼此呼应,形成了全国罕见、福建唯一、闽东最早的石构城堡——柘荣“双城城堡”。柘荣县的城关镇被称作“双城镇”,历史的由来就在于此。“先代贻谋由德深,后人继述在书香。”袁氏宗祠的龙柱上还有这样一副警世对联。这足以说明自明朝以后,天禄之后及其旁系的后代,已经开始由行兵尚武转向舞文弄墨了。宗祠里不乏“文魁”、“选魁”一类清代牌匾,清廷给这个家族许多中举后生和长寿先生的赠匾挂满了宗祠四壁。有道光年间的“历世重光”,有光绪年间的“天赐纯瑕”,有嘉庆年间的“望重成均”,也有咸丰年间的“松筠柏操”,等等,还有一匾也许更有文物价值,上面标有道光皇帝“圣旨”的“节孝”牌匾。李宗仁代总统的墨宝“世泽绵长”书于民国三十七年,而南京国民政府首任海军部部长兼福建省政府主席杨树庄的祝寿赠匾“梦赐遐龄”早在民国二十二年就送出了。另一位福建省政府主席、爱国将领蒋光鼐早在民国十年就为这里的寿星送来了“婺焕稀龄”的贺匾,由此可见,李宗仁的匾额系因“溪口”之讹而来之说基本可以否定。

据查史料,我更愿意大胆地推测,溪口的牌匾与袁世凯有关。乍洋溪口的袁氏由河南迁徙而来,而北洋军阀首领、中华民国大总统袁世凯恰恰是河南项城人。也就是说,溪口的袁姓与河南的袁姓同出一脉,应验了宗祠里的一副对联:“乔木发千枝,岂非一本?长江分万脉,总是同源。”袁世凯担任北洋军阀集团首领期间,后来为溪口题匾的海军耆宿萨镇冰被委任为筹备海军大臣和海军提督。袁世凯担任大总统期间,萨镇冰担任过北洋政府的海军总长。宣统三年(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萨镇冰曾奉命率海军前往镇压。在历史的紧要关头,萨镇冰选择了革命。萨镇冰曾经给谢冰心的父亲赠过一联墨宝:“穷达尽为身外事,升沉不改故人情。”从中不难看出萨镇冰的为人原则与处事风范。由此及彼,萨镇冰给袁家后代题赠贺匾也就可想而知了。

无独有偶,同样给溪口题匾的杨树庄,在袁世凯统治时期也是袁的忠实部属,他曾任国民政府首任海军部部长兼福建省政府主席。他曾经给袁世凯打报告,提出成立海军军官俱乐部,后来在袁世凯的支持下,俱乐部在福州马尾船政学堂附近落成,达官贵人常常在此举行豪华的盛宴。袁世凯死后,以杨树庄中将和陈绍宽少将为代表的海军“福建派”迅速兴起。杨树庄的“福建派”之所以能够成为海军中实力最强的一派,与袁世凯生前对他的器重不无关系。1924年前,杨树庄一直是福建省的实际统治者,其海军司令部就设在厦门。由此可见,袁世凯对其有恩,那么杨主席给袁氏后人题匾,就不在话下了。

杨树庄之后,爱国将领蒋光鼐担任福建省政府主席。蒋光鼐与袁家早有渊源,袁世凯有妻妾10人,生子女32人,其中不乏与之私交深厚者。后来虽然蒋光鼐参与“讨袁”兵败而逃,但他重新掌权后,堂堂正正,不做秋后算账之事。而且那时乍洋溪口已经成为闽浙交通物流要冲,系国民党重兵把守的战略要地。国共内战时,溪口累遭兵火,房屋焚毁不计其数,清道光年间(1826年)修葺的袁氏宗祠也遭战火破坏。李宗仁担任代总统期间,恰逢袁氏宗祠重新修葺,于是袁姓国大代表通过萨镇冰等国民党政要前往索字就成了可能,而李宗仁感念溪口作出的巨大牺牲与贡献,慷慨挥毫就更在情理之中了。

乡贤袁亦柳、袁宗开介绍,关于《袁氏宗谱》比较有意义的记载,可以追溯到1589年。当时拥有“中宪大夫、广东按察司副使前刑部郎中大理寺”官爵的柘荣进士、黄柏人游朴游少涧,专门回到乡里为《袁氏宗谱》作序。1948年重修族谱时,柘洋袁氏国大代表袁登久受溪口乡亲重托,于国民大会间隙拜谒李宗仁代总统。目前的袁氏宗谱里除了李宗仁题字之外,时任民国最高法院高级检察官的何修敬、国防部史政局长吴石、宁夏省主席马鸿逵、上海法院推事何宜武等10余名国民党政要均为《袁氏宗谱》题册志念。

有道是“胸中悬日月,笔底动风云”。由此可以猜想,乍洋溪口袁氏与袁世凯极可能有着血脉之亲,并与国民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只是在特定的敏感期,溪口人在风云变幻的政治风险面前“三缄其口”,以致后人失去了对牌匾来由的了解。笔者饶有兴趣地撰写此文,抛砖引玉,期待学者前往考究,以更确切的说法揭开溪口古牌匾的神秘面纱。

不见二十多天的狗狗回来了

出门半个月回来也好多天了,一直没看到那只在林业站住了好久的流浪狗狗,我心想:牠不会是让人给烹了吧。
一边想一边替这只狗狗难过,但我心中还是一直希望牠好好的,希望牠再回到林业站来在我的门外站岗,让我呆在那漆黑恐怖的夜晚里不再害怕。
我心里这样想着,就生出寻找牠回来的念头。
走在车来人往的大街上,每每出现一只狗狗我都看看是不是牠,我都会习惯性地用福州腔调叫喊着:狗狗,狗狗。
有些狗理都不理我,偶尔有几只狗在我的叫喊声中回头看看我后就立马转头不再理会我,任凭我一再呼唤也不再回头。
我是喊一声失望一遍,喊一声失望一遍:完了完了,我的狗狗真的让人给烹了。
今天照例出门去吃饭,看见一群狗在小田店里玩,其中有一只狗很像我的狗狗,我试探着叫了声:狗狗,狗狗。那狗回头看我,我一看,真的是我的狗狗哟,我再叫:狗狗,狗狗。我的狗狗就摇着尾巴跑到了我的面前,围着我撒欢,我真高兴牠还活着。

147761308738277228
然后这只狗狗就一直跟着我,更让我高兴的是牠还认我,还像以前那样听话,让牠跟着我牠就跟着我,让牠不要进食堂牠就不进食堂,让牠等我牠就乖乖的坐在原地等我,我说我把你绑住吧,牠就让我把牠绑住。

101629773960709279
我吃饱饭要回林业站了,牠就往去林业站的路上飞奔而去,还不时回头看看骑着自行车的我,牠还像以前一样见着垃圾堆就过去闻闻舔舔,看见公狗就去套近乎,看见母狗就去咬牠一下再回到我的身边,牠一路上跑来跑地跟着我进了林业站,我去洗手间出来,牠还在外面等我,我带牠去牠以前的狗窝,指着狗窝说:这是你以前的窝,进去吧。牠有点顾虑犹豫不前,我说:进去吧进去吧。牠就进去了,而且趴下就睡。

185762493691196790
我出门那天牠送我的情景还历历在目,那天牠一改往日大门一开就飞奔而去不见踪影的习惯,不停地在我的左右跑来跑去,还不时停下了等我,我和牠说我要出门,你要自己找吃的,不要去别人家搞破坏,牠竟然听的明白,牠还要送我出门。
我明白为什么老人喜欢养狗了,狗的确知恩图报,是人忠实的朋友。

远方

那年春天,来到瑞士小城卢塞恩,这个城市环湖而建,树枝刚吐出嫩绿的新芽,湖水安心地轻轻荡漾,天鹅在湖边悠闲地梳妆,远处的雪山在蔚蓝天空的笼罩下,一点儿白一点儿蓝,显得魏峨又轻盈。这是一个慢节奏的城市,在湖边,很多人们慢悠悠的散步,聊天,发呆,饱览大自然给我们的一切馈赠。我发现,一个女子,她坐在湖边,也不说话,也不听音乐,就是静静地望着远方的雪山,她是游客吗?也和我一样,不远万里来到这个城市,还是她是本地人,有一些心事,想在这里静一静,我不得而知,我只知道,有她的出现,这景色更美了

来袁家砭,赏秋?

连日的阴雨天气终于过去了,在纷纷绕绕的秋雨后,树叶换上了五彩斑斓的圣装,午后,沐浴着久违的暖阳,万物又开始愉悦起来! 去袁家砭,赏秋。一个小小村庄也精心为到来的秋天妆扮着,把山间、树木、花草的色彩画的浓烈,努力让秋天出彩!

夕阳下的暖泉沟,绵雨过后金色浸染,山顶白墙红门的小庙貌似住着神仙,默默守候且保佑着村庄!

在山峦环抱下的坝上风光,经过黄土坡上雨水日久月累的冲积,变得平坦如原堪比南泥湾。

远眺山下的无定河,静静地流淌了千百年,滋润着两岸的人民!小时候也是小伙伴戏水游泳的最佳地方。

▽一览众山小,脚下的无定河,对面的麻地沟尽收眼底!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来 绵雨送夏归 随风飘零落 渲染秋意浓

洋洋洒洒的几棵杏树,各有各的色彩,各有各的身姿,却又和谐的相互映衬着对方的美!

?落叶归根,树叶被树干孕育了两个季节,为了报答,她在自己最美的时光挣脱飘落,用生命为养育自己的树干奉献了最后能量!

雨后的黄蒿还挂着零星晶莹的水珠

我的家乡有着冬的银装素裹、春的生机勃发、夏的郁郁葱葱,此时的秋雍容华贵,努力的绽放着自己的精彩,怒放着自己的生命…… 赏秋色,观美景,来袁家砭足矣!

韭菜花开

走出虚拟的网络世界,凡尘才是最美的地方。
美丽的阳光,清新的空气,鸟语花香。
清爽爽来到桂花园,地瓜叶绿了,玉兰花美了,月月桂香了,就连那毫不起眼的韭菜花也开了,开在我惊讶的目光里。
是的,那毫不起眼的韭菜花静静的开了,开得我惊讶连连。
年年韭菜花开,唯独此时此刻我才发现,这静静的毫不起的眼的韭菜花竟然这么美丽,它真正的完完全全的素颜,不带一丁点的胭脂花粉气息,真诚美丽静悄悄地开着,开得清新淡雅朴实无华,开得亮瞎了灿烂耀眼的阳光,美丽了一个平凡的世界。
我平时只知道除草浇水割韭菜,心里嘴上还不时地唠叨埋怨:为什么北方的韭菜有韭黄好吃,而南方的韭菜一年只开出这么一点儿毫不起眼的韭菜花,枝条硬硬,花花素素,一无是处。
天天当宅女泡网络看多了花花的网络虚拟世界,今天我才发现这平凡的毫不起眼的韭菜有多香多绿多好,我一茬茬地割,它一茬茬地长,毫无怨言,不知不觉的它还开出了这么美美素素的韭菜花,清新淡雅朴实无华,真真的是爱死我了。
让智能家居走开,让天价翡翠呆一边去,让六十六公斤重二亿八千万元的黄玉靠边站!我只要你:素素美美静悄悄地开的韭菜花。

再见,上海!

各位姐妹兄弟再见了,上海宗亲会让我来到了上海,见识了美丽富有次序的上海,复杂的思绪,难舍的情怀,人生没有规则,生活难存定律,很想去流浪、四海为家,可是,心情总有些许放不下,还有点点的无奈,正如此时的我,本该回程工作,却不知在逃避什么,漫无目的买了去南京的车票,前一刻我点击的目的地还是北京,坐在飞驰的列车上,心情莫名伤感,还有更多的感动难以忘怀,袁梅妹妹和荷叶姐姐的床、佩娟妹妹的针线和内衣、大鹏兄弟的茶油、永清兄弟的款待、德礼兄台的关心、袁野、袁志刚的好酒,还有那数不胜数的红包……宗亲们,谢谢你们,有缘再相见。

寂静的夜晚

走进我的桂花园,满园的桂花飘香,芳馨无比,当我深深地呼吸一口纯天然的桂花香后,心旷神怡,生活中所有的烦恼与不快都随风而去。

走过庭院中的深绿的铁树,欣赏盛开的茶花,观望走廊上碧绿的吊兰,房间里迎接我的是翠绿的万年青,我知道,今夜又会是一个好梦沉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