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兰花园隔浮萍圃

当年北洋军阀实力派头领袁世凯死后,旗下军阀分裂,除北洋外,还有皖系直系奉系鲁系粤系滇系桂系川系黔系……各大系列各种混战今天一总统明天一皇帝,民不聊生

生存是碧空的唯一信念。

她隐居山林,躲进了野人山,为了生活自学种植饲养打猎纺织,自给自足过着原始人的生活,同时碧空潜心钻研独门心学,修身养性,创独门人生绝学,取三教之长避九流之短,跳出三界不受五行约束,几十年后终于修得正果:人类,但凡有真善美之心,无欲无求无贪念之人不必经六道轮回,可与天同岁,与日月同辉,同宇宙并存亡。 

  几十年来碧空修得与神仙佛同等法力万般本事,可不在三界五行管辖之中行走,冥冥之中一个引力让她找见了天河尽头一个崭新的世界——兰花园,这里四季如春、碧树连天、馨兰幽幽,一年四季桃梨争妍、莲花朵朵、鸟语花香,成年硕果累累、丰收一片,吃穿不愁。 

  从此碧空就在那里专心修炼研学,她要让人类都得此道,不必经六道痛苦轮回,与天同岁,与日月同辉,同宇宙并存亡。 

  几十年来的残酷生活和最后的追求决定让碧空把冷潇清翟几乎忘得一干二净了。 

  可是,冷潇清翟却一直在她身边,当年的旷世之灾同样让冷潇清翟失去了所有的亲人,只是他对碧空的爱恋让他顽强地活了下来,碧空流浪乞讨时,他一直跟随在碧空的左右,暗中保护照顾碧空,而碧空却全然不知,直至碧空隐居山林潜心钻研心学时,碧空对冷潇清翟的行为更是毫无察觉,冷潇清翟为了能永远与碧空在一起而又不会打扰碧空的生活,他断了自己的男根,在离碧空不远的地方偷偷跟着碧空修炼,碧空在野人山,他就在野人谷,碧空找见兰花园,他也寻得浮萍圃,这也算是冥冥之界对冷潇清翟一片痴情的同情与怜悯吧。 

     冷潇清翟完全迷失了自我,一言一行都如同碧空一般,一个英俊潇洒的大男人就这样变成了人妖。

皇天不负有心人,几经磨难,冷潇清翟终究学成了碧空的心学,虽然不能得道成仙成佛却也能天长地久,只是心中留有对碧空千丝万娄的爱意让他欲罢不能欲死还休,心魔和肉体的折磨让他变化成了妖魔鬼怪。

众所周知,形体腐朽未见元神者,谓之鬼,鬼是人死之后没有成神,也没有轮回;或有灵智,未见其有神通者谓之怪,怪就麻烦些了,可能是妖,可能是魔,可能是鬼,只要它做怪就是怪了;误入歧途者谓之魔;妖是非人的动物通过修炼,到了一定程度所得的果,魔是所有修炼者(包括人,妖,仙等)修错了方向所得果,而万物都有心魔。

冷潇清翟按科学常理应当是死尸一体,是鬼,可是他的元神还一直附在他身上,因为修炼有了灵智,不能轮回,又自断男根,变得非人非怪,但对碧空的爱恋却从来没有断过,这使他的行为受心魔控制,使他成为妖魔鬼怪为一体的怪物。

但他又不是传说中专做坏事的妖魔鬼怪,他所有行为只受情爱控制,其他方面与仙佛无异。

   如果心魔不要发作,他就是仙佛,对世界无害,如不能控制由爱生恨那他便成了恶鬼恶魔出来行妖作怪为害人间。这就是所谓的一失足成千古,一念之差万事休啊。 

  虽然冷潇清翟能天天看见碧空,可是,碧空专心修炼对冷潇清翟如视而不见,天长日久让冷潇清翟渐生恼怒,他不甘心就此消失在碧空的眼前,他要让碧空知道他的存在,于是,他观察碧空的言行为止,用他的魔性为碧空制造魔障,虽然不能加害碧空,却也让碧空的行动几经挫折。 

  冷潇清翟的一声呼唤把碧空带回到92年前,碧空好生不明白,为何惜日的英俊少年如今变得男不男、女不女、人不人、鬼不鬼的了,他比自己年长两岁,掐指算来也有102了,可是,他也不见老呀,只是比从前沧桑和成熟了许多,看上去不是神仙,更不是圣佛,难不成他是魔?碧空心底一惊,脸上没有表露出来。 

  一边的冷潇清翟却很是得意,能和碧空面对面亲密相见,他很激动: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望着碧空疑惑的眼睛,冷潇清翟带着一腔忧怨长叹道:“其实我一直在你身后,只是你从来就没有感受到,我能有今天都是你的功劳。” 

     冷潇清翟那一声如哀妇怨女般的长叹声惊飞走兽,绕山不绝。

1.金饶山美海原泪

 

    在天河尽头湖泊前边的金饶山上,桃梨争妍,粉红、艳紫、洁白杜鹃竟相开放,端坐在雌雄瀑布边修炼的端庄俊俏的百岁神女碧空掐指一算:“是时候了。”她起身飞跃至金饶山下,携起正在红白莲塘边玩耍的一男一女两十八岁的孩子飞人间,落在钓鱼岛上中选堤坝边桔园中榕树下的一间小屋前。

三人隐身来到岛上独居的渔民家中,屋里一位孕妇正在床上苦苦挣扎,遍地长蛇静卧,碧空让两孩子站立,左右上下规则地舞动双手在一米远处向两孩子发功,两孩子的元神飘飘袅袅飞入孕妇宫中,他们的身躯慢慢飞向天空,渐消失,随着阵阵“哇、哇、哇!”的婴孩啼哭声响,地上群蛇“嘶、嘶、嘶!”乱舞,欢迎荒岛上新增添的两个小生命,产妇挣扎起身给孩子包扎,碧空看着孩子紧锁眉头,寻思:为何两孩子只降临一个?而哭声分明是两孩子的,碧空打开天眼发现另一个孩子隐身其中,碧空大惊失色,思:我身边定有心存不轨恶人,这如何是好? 忽闻身后传来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没等碧空转身寻找,一个身影刷地飞去,碧空飞跟前去,那个影见碧空追来,在面上停住,人现了真身

那人长得很怪,说是男人吧,脸上却带着女人的娇艳,说是女人吧,浑身上下又满是男人的英俊洒脱,他看着碧空,一太监腔怨道:“碧空,红尘万丈飞逝92我思你念望断一缕缕晚霞凄凄,残阳如血你如冰,你可知我肝肠寸断求生不能救死不得?

这话听得令人毛骨悚然。

这人叫冷潇清翟,他碧空少女时代的情人想当年碧空是一娇艳欲滴情窦初开的美少女,冷潇清翟是一位风度翩翩英俊潇洒的少年郎,俗话说得好,哪个少年不钟情?哪少女不怀春?想当年这二人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可是,造化弄人,到如今曲终人散物是人非,花开花落两不知,两情人相遇如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碧空的一腔忧怨都不知向谁倾诉

缘由得追究到1920年碧空的家乡宁夏海原,那年的12月16日傍晚发生了8.6级的寰球大震,天崩地裂、山移树开,住在窑洞中的爷爷、奶奶当场死亡,碧空正好在妈妈身边,妈妈在窑洞倒塌之季把她拉入怀中用身体避护着,劳作迟归的父亲用手指拼命挖掘把她出来时,她已悄无声息,也是碧空命不该绝,待悲痛欲绝地一个个掩埋亲人的父亲抱起无声无息的碧空正准备放入大坟坑时,碧空哇地一声号淘大哭起来,父亲赶紧抱紧碧空,悲悲切切的一声:“孩子……”一腔男儿泪终于落了下来,掩埋掉亲人后,父亲带着碧空开始乞讨,只见沿途尸横遍野、哭声遍地,整个县城废墟一片、惨绝人寰,碧空父女救助无援,饱受冻馁之苦,一路饿殍病痛僵毙之人超过震灾之数,最终父亲也未能幸免,望着把水和食物还有唯一一块大洋都留给自己的父亲,碧空欲哭无泪,靠着求生的坚强欲望,一脸灰烬浑身尘土衣冠破烂的她走出了灾难之地。

 

 

海原

站长大袁袁玄幻小说《碧空源源》——长篇连载

简介:

碧空在天外神客兰洛奇的帮助下修炼成功得以长生不老,收天外天两徒弟兰花精与碧树精,并把他们的两孩子带至人间,在Y星球找到了人类生命的基因种子,又在x星球借得先进工具探得地球灾难之源,修复地球,使人类不再饱受生老病死之苦的折磨,避免了自然灾害之痛,地球人得以幸福快乐永远。

作者QQ32313650

19.

话音刚落我让人敲了一闷棍,不醒人事。

……

醒来时,我身在一个宽大陌生的阴暗地,几处火光闪耀,四周隐约可见如宫壁辉煌,不远处的桌子上躺着几具开了膛的尸体,内脏外流,鲜血淋淋,我吓得又晕了过去。

心说:“宝贝呀宝贝,你不是前知五千年的吗?为何就不知在这地方有恶人呀。”

我仿佛听到宝贝东方嫣雅在对我说:“麻麻呀,我是前知五千,可是,我不知后五千年呀,还有一点我必须说明的是:我知的前五千年是在我变成婴孩之前的五千年,在我变成婴孩之后发生的事我是不知道的呀,我们眼前这些人根本就不是这地的主人,这个地方是您的爱人欧阳鹏鹍的八舅公的,解放前他是一个大地主,偷偷请外地人建了这个如宫殿般地下室,准备称雄一地称霸一方,只是建好后还没来得及使用,因为兄弟不和自相残杀,挂了,后来全国解放了,他还有命的兄弟都携家带口跟着国民党跑台湾去了,现在这里的人都不知是哪里冒出来的。”

我盯着宝贝乌黑的眼睛,听她心语。

过来一个漂亮妖媚的女人把头探向我们,说:“你们醒啦,上大街表演去吧。”

看见女人,我胆子大了些,说:“表演什么?我们还饿着肚子呢。”

漂亮女人用手一挥:“给她们两个馒头还有一些水,让她们快点吃。”

好嘛,我们成了马戏团的台柱,天天表演压轴戏,宝贝用她的天籁之音仙露之躯在我的指尖上歌舞。

不足六十公分高的小嫣雅如此这般的精灵古怪漫妙无比,吸引了不少看客,给漂亮女人带来不少财富。

几天下来我们累得精疲力尽。

夜晚,让馒头和白水打发后的我们被推进一间黑屋。

我心说: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呀?

宝贝心语:“麻麻您放心,有人来救我们了。”

我笑了,调侃道:“五千年以后的事你也知道啦?”

宝贝也笑了,说:“我不是知道,是算出来的。”

宝贝抱紧我说:“麻麻,你娘家不是有亲戚吗?你的哥哥轩辕嘉铭嫂嫂翁梦,还有他们的孩子源庚源源,这么久没有你的音讯肯定是要来找你的啊。”

“是啊,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但是,血浓于水,我何尝不是在天天想他们,特别是那个一身两人的孩子,我想死他们了。”

“麻麻,他们也在想你的啊,还有那貌美如花的碧空奶奶、源庚源源天外天的父母碧树精、兰花精都来了,连帽帽和冷潇清翟也会来的。”

“这也是你算出来的?”

“是的呀。”宝贝笑得花枝乱颤。

我也笑了。

欲知碧空、源庚源源、碧树精、兰花精、帽帽、冷潇清翟、轩辕嘉铭、翁梦是何许人也,请看袁袁们网站站长大袁袁我的长篇连载玄幻小说《碧空源源》

18.

“宝贝,虽然你会说会走,可是,个子却还是这么小,怎么去上学呀。”

“麻麻你忘了呀,我是天上的一滴仙露,前五千年的事我都知道,虽然后五千年的事我不知道,但是,我还是不用上学的,我只要天天和您在一起就好了。”

“那我不是误了你的前程吗?”

“不会的,麻麻,您的幸福和安全就是我的前程。”

“即然是这样,那我就努力赚钱让我们过上好日子。”

“嗯,麻麻加油,我永远是您忠实的铁杆粉丝,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会和您一起去面对。”

我抱紧嫣雅,心说:“宝贝,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只是现在天快黑了,我们去哪里吃哪里住哟。”

“麻麻,我知道有个地方很好住人,而且还有很多好吃好喝的。”

“小鬼,是不是我想什么你都知道?”

“不是啦,我看你紧锁眉头,我们又还没吃喝,我一猜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了,麻麻您还是抱着我,别让人引起怀疑,我悄悄地告诉您往哪走就是了。”

我按着嫣雅宝贝的指点来到一座大山脚下,抬头望去,满目青山,低头看见陵墓,一座一座,我有点害怕了,战战兢兢地说:“宝贝,这里能住人吗?”

“当然可以住人的呀,而且条件还很不错的。”

“宝贝呀,这里是住死人不是住活人的呀。”“死人住外面,我们活人住里面的啦。”

“那我们怎么进去呀?”

 

 

 

 

 

17.

登高峰,满目青山,归途遥遥无期,我的粑粑麻麻呀你们在哪里?我鼻子一酸,眼泪不争气地在眼睛里打转,几个圈子后终于忍不住滚落下来。

“麻麻,不哭,嫣雅永远和你在一起。”

嫣雅边说边伸出小手轻轻擦去我脸上的泪水然后两只小手搂着我,一只小手不停地拍着我的后背,仿佛大人安慰哭泣的孩子。

我的惊讶不亚于看见太阳西出,我紧紧抓住宝贝的两个小肩膀问:“宝贝,你什么时候开始会说话的?”

宝贝亲亲我的脸说:“在我看见麻麻伤心落泪的时候。”

宝贝的声音和她的容颜一样清新脱俗,真的爱死人了。

我刨根问底道:“那你告诉我,你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

“我从天上来,哪里也不去。”

如果是别人说这样的话,打死我也不信,可是东方嫣雅说的,我信。

我继续问她:“那你是人还是仙?”

“麻麻,我本是天上王母娘娘蟠桃园里的一滴仙露,经过观音菩萨的点化化成婴孩降落人间,正好遇见麻麻你昏倒在鲜花丛中的桂花树下,这就是你和我天生注定的缘份,你,轩辕璟瑶注定要做我的麻麻了,你还给我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东方嫣雅,我很喜欢。”

“那么,宝贝,你怎么会跑到水面上去呢?还不会沉下去?”

“麻麻呀,你不要管我为什么会到河面上去,你只要知道我是天上的一滴甘露,不会沉没在凡间的俗水中就好啦。”

“好吧,宝贝,那你会走路不?”

“会的呀,麻麻你看!我不但会走路还会跳舞呢。”

嫣雅宝贝从襁褓中跳到地面上翩翩起舞,风儿为她歌唱,云儿给她伴舞,鸟儿围着她转。

看着可爱的精灵宝贝,我喜极而泣:拥有这样的宝贝,我相当于拥有了整个世界。

 

16.

来到一家小吃店,我要了饭菜端上来还没吃上两口,老板过来挥挥手要赶我们走,说我们是不吉不祥不孝之人,他不做我们的生意。

心情特坏的我大声道:“我们怎么就不吉不祥不孝了?”

老板鄙夷看着我们说:“你自己怎么不吉不祥不孝你还不知道?你还好意思来问我?快走,快走!再不走,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感情这小地方消息很快呀,这里的人民也还蛮团结的嘛——一至对外。

我在心里愤愤道:你们已经对我不客气了,我花钱吃饭都不成,那你们还开店干嘛?趁早关了吧。

想到这,那店门哗地一下就关上了,小店员工老板你怪我我怪你,七手八脚好半天才把门打开,我感觉怪怪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想事成?

我抱起嫣雅背起行李又踏上了乡村的小路。

今晚去哪里住呢,人生地不熟的,这个鬼乡下连家旅馆都没有。

我漫无目的地走了好长一段路,想回娘家,可是,当年我义无反顾地跟着欧阳鹏鹍走的时根本就没有发现回家的路这么远呀。

15.

我抱着孩子走在乡村路上百思不得其解:尽管嫣雅宝贝看上去聪明伶俐的,可她连爬都不会怎么会跑到河面上去?难道她有一双隐形的翅膀,灰出房门灰上大路灰到河面上去了?

莫名其妙!

回想当时我把孩子抱回屋里时,欧阳鹏鹍还在床上睡得如同死猪一样,我更不明白了:房门是怎样打开的?每晚睡前我都会认真仔细确定关了门后才去睡觉的呀。

是欧阳鹏鹍开门把嫣雅扔到河里后自己又回来关上门装睡?

他这样做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只是为何那么大一动静我会一点都不知道呢?我不是睡得很死的人呀。

还有,家娘如何也会掉到河里去?我救嫣雅时真的没有看到她呀,她去河里干嘛?难道是她让鹏鹍开门把嫣雅抱给她,在她把嫣雅扔河里去时自己不小心也掉下去了?那家官当时在哪里?还有大郎大嫂在哪里?

是家官家娘大郎大嫂还有鹏鹍一伙在演戏?他们合伙把嫣雅扔河里去了,结果嫣雅没有沉下去,我又及时发现救了回来,这伙人气急败坏想出第二个计策让家娘假装也掉河里去了,这样我就成了只救孩子不救婆婆的不孝媳妇。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目的就是为了把我和东方嫣雅一起赶出家门?他们为什么要赶我们走呀?

我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还好欧阳鹏鹍把我的东西都扔出来了,我忽然觉得这人还有点良心。

没了家,我和嫣雅要去流浪吗?

14.

待我手忙脚乱换了衣服出门,门外是一片混乱,家娘躺在院子里,一群人围着她,有人在急救有人在看热闹,见我出来众人都围着我了。

家官用手指指着我道:“你去了河边不救你妈却先救这个小杂种,你还有孝心吗?”

欧阳鹏鲲两手叉腰:“妈妈更重要还是那个小杂种更重要?!”

闻人如履把肥手往上一挥,妖里妖气地说:“那还用说呀,妈妈和她没有血缘关系,那个小杂种和她有血缘关系的呀。”

欧阳鹏鹍跳了起来:“我这就去把那个小杂种给扔出去!”

他说着就往房里冲,我赶紧冲在他前面抱起孩子冲出房门往边上躲,我边躲边说:“我在河边时只发现嫣雅没有发现妈妈,如果我发现妈妈也掉进河里了我肯定是先救妈妈的。”

家官也跳了起来,他抓起扫把向我冲来:“你先救了那小杂种跑回家,现在还有脸说这个话!看我不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欧阳鹏鲲拉住家官:“爸爸,您别和她一般见识,先救妈妈要紧呀。”

闻人如履:“对、对、对,把她和那个小杂种赶出家门就是了,什么东方嫣雅她和那个轩辕璟瑶合起来就是鬼怪,赶走就对了。”

一直以死猪状态存在的欧阳鹏鹍现在精神焕发和神精病一样跟话道:“滚!你们都给我滚出去!”

他冲进房间把我的东西都扔了出来。

我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可怜我结婚还没有一个月呢,我两腿一软跪在地上:“你们先去救妈妈吧,不用赶我的,我自己会走的。”

欧阳鹏鲲和闻人如履一起道:“谁是你妈妈呀?你们这两个西方鬼怪,滚、滚、滚!快点滚!”

欧阳鹏鹍拉起我把我推出院子,紧接着把我的东西一件件地扔了出来。

家官站在院子里两手叉腰道:“像你这种不忠不孝的人走了我们家才会干净。”

欧阳鹏鲲和闻人如履嘴里叨叨着:“快走、快走、快走!”然后两人一左一右把大门关上了。

13.

唉,百密必有一疏,那夜我睡过了头,一觉醒来,嫣雅宝贝不见了。

我吓了了大跳,刷地起身就满世界找孩子去了。

床上床下整个房间院子到处都找遍了也没找着孩子。

这就奇了怪了,天天晚上我都是把嫣雅小宝贝用襁褓包好好放在我身边让她自己睡的。怎么一觉醒来襁褓和宝贝一起不见了,我出了大门沿路寻去,最后在河面上发现嫣雅小宝贝的襁褓,她正在水面上漂流着。

我三下两下扯去衣裤踢去鞋子,噗通一声跳下水,三下两下游到宝贝身边把宝贝托上岸,衣服都不要了急忙忙把孩子抱回家。

还没缓过神来,大郎大嫂在院子里大喊大叫:“大白天的你们两个在房间里干嘛?!妈妈都掉进河里去啦!”

家娘也掉进河里去了?我怎么没发现呀?今个到底是怎么了?一大早的大家都往河里去? 

我把死猪样的欧阳鹏鹍拉起推出房门让他去救急,自己关上房门换衣服。

我一边找衣服一边盯着宝贝看,宝贝对着我微微笑,看来她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