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石塘山袁氏——袁芳瑛

2016-07-21 袁文献 袁氏历史文化

   株洲石塘山袁氏始迁祖(一世祖):袁杲,字正东,号扶桑,岁贡生,籍江南凤阳寿州,后由茶陵卫分俸迁湘潭,住十三都石塘山(现株洲市天元区群丰镇石塘村),始迁祖母沈氏。

袁芳瑛(1814-1859),石塘山袁氏第十二世,班名世矿,字挹群、号伯刍,一号漱六,生于湘潭姜畲骑头湾。清道光23年举人,道光25年进士,散馆,授翰林院编修,充国史馆协修,实录馆协修纂修官,擢陕西道监察御史,咸丰四年(1854)官至苏州知府,咸丰七年(1857)迁任松江知府。当时太平军和清军激战,外国列强入侵,他“介于夷寇之间,悒悒不得其志”,咸丰九年卒于任上,赠正二品资政大夫。

嗜蓄书,与朱学勤、丁日昌并称为咸丰时三大藏书家。藏书之富足与瞿绍基恬裕斋、陆心源皕宋楼、杨以增海源阁相匹敌。所藏十分之三得之孙星衍旧藏。光绪初,其藏书为李盛铎木犀轩在湘购得。

《湘潭石塘山袁氏族谱》与袁芳瑛藏书

作者  励双杰

袁芳瑛(1814—1859),谱名世矿,号漱六,道光乙巳进士,由御史出任松江知府。生平唯一大事,即为藏书。《中国私家藏书史》(范凤书著,大象出版社2001年)称他“为咸丰间崛起之大藏书家,称雄一时,压倒群家。”叶昌炽《藏书纪事诗》有载:“其卧雪楼藏书极富,黄再同前辈曾见其书目四大册,《汉书》宋元刊本多至十许部,余可知矣。”叶德辉《郋园读书志》也说:“袁漱六太守校宋钞本。湘中精版本之学者,必首推先生,所藏两宋元明旧椠名钞,皆荟萃南北藏书家整册残篇而自成一派。”他每得一善本,手自校仇,书根书面,手标目录,书法腴润,脱尽馆阁习气,嗜书如性命。其书得之于兰陵孙氏祠堂者十之三,得之于杭州故家者十之二,得之于官编修时者十之四五。精藏精校,深为学界所重!但在他死后,藏书毁的毁,散的散,一代藏书大家顷刻灰飞烟灭。他的藏书散出,缪荃孙在《元河南志跋》所记最有意思:“光绪壬申袁漱六前辈卧雪庐藏书来厂肆火神庙,名钞旧校,触目琳琅。而价极昂,荃孙境又极窘,无计得之,又不能自已,心跃跃然,目炯炯然,逐日蹒跚书城之侧,寝食俱废。”京师大学堂总办李盛铎当年曾入袁芳瑛幕,袁氏之书,珍品多被其掠买而去,由此奠定了木犀轩善本的基础。

这个载有晚清大藏书家袁芳瑛家世的《湘潭石塘山袁氏族谱》,我前后共入藏了乾隆五十一年(二修)、同治二年(四修)、光绪二十四年(五修)、民国三十一年(六修)四部递修本。

袁氏始祖杲,字正东,原籍江南凤阳寿州,后由茶陵卫分俸,迁湘潭,住十三都八甲石塘山。生四子:时祐、时祯、时禧、时祥,析为四大房。因第四房时祥支徙居宁乡,故谱只及湘潭三房。

袁芳瑛支出伯房时祐派下。至十世遇春,字资万,号锦堂,从家谱记载来看,石塘山袁氏就他这一支最为显达。他本人于乾隆二十二年奉旨拣发江南,历任盱眙县县丞,护理凤阳钞关,署凤阳县知县事,终养回籍。有六个儿子,各有功名。第六子显名,学名士彪,字锡嘉,号慕虎,别号东山。他生了七个儿子,第五子就是袁芳瑛。谱卷七第四十三叶载:“世矿,官名芳瑛,字挹群、号伯刍,一号漱六,行十七,优廪生。道光癸卯科乡试举人,甲辰考取宗室官学汉教习。乙巳科进士,钦点翰林院庶吉士,授职编修,本衙门撰文充国史馆协修,实录馆协修纂修官,恩赏绸缎。大考二等,以翰詹升缺用,京察一等,擢陕西道监察御史、实授江苏松江府知府,军功保举钦加道衔。嘉庆十九年甲戌六月二十日生,咸丰九年己未九月初三日卒。”从这里可以补充修正不少有关袁芳瑛史料,如字、号、生、卒等。有不少辞书说他出生于1811年或不详,连陈玉堂先生的《近现代人物名号大辞典》也记载为“?—约1862至1974间”。

谱中有关袁芳瑛的记载及袁芳瑛自己所撰文篇颇多。其子橞泽、棨泽撰有《诰授中宪大夫晋授资政大夫漱六府君行述》,比较详实:“善书法、工吟咏。在京时,朝鲜贡使与之唱和,得其一字一艺,如获奇珍,自后每岁贡使来京求书者踵至,虽文艺之末亦足为外邦所宝重。其守松江也,中丞赵每誉其文字之佳,而藩司介寿,因索其文。时方试士,居考棚,府君于阅卷之暇取周兴嗣千字文,集成四言庆语献之,苏江才子皆闻而搁笔。生平最嗜书,家藏甚富,于书无所不读,尤精于雠校,不为古人所欺,其识力有大过人者。颜其室曰蠧斋,谦词也,其一生著作有《卧雪庐全集》待梓行世。”

袁芳瑛的夫人杨氏,是同知衔杨敦福的女儿,于袁氏藏书出力颇多。王湘绮撰《袁母杨夫人寿序》,盛称漱六内助之贤,其与藏书有关者:“于时风尘澒洞,而夫人独戎装,至宜春途塞还,改道汉淮赴松江,松江君已患劳疾,得夫人侍护,稍稍支拄,逾两年乃卒,寇乱愈急,江浙瓦解,达官朝使莫敢驿行。而松江君官中外所得书无虑万卷,资力半耗于驮运,至是议者皆以累重不可致,欲缓俟通道,夫人独先部署,以余资悉用运载遗书先还,而身率孤子女扶柩后发。曾文正时督两江,遣书迎候,谋资斧,夫人已自南昌还里矣。是时行者单车轻骑犹惴惴,袁氏归装重囊行数千里,观者皆叹息,以为非独贤明知轻重,乃其才不可及也。袁氏既以藏书名湖南,及闻嫠孤致书还,或羡且妒,百方谋出其书,不翅觊财产,夫人毅然以藏弃自任,来攀说画计者,漠然若无闻见,迄今二十年,藏书全然尚完,然后知松江君悴精力于求访者,恃夫人之能守也。”杨夫人死,袁氏之书卒不能守,据说与他的长子橞泽有关。

橞泽,字榆笙,号星伯,他的夫人曾氏便是近代史上鼎鼎大名的曾国藩的长女。《唐浩明评点曾国藩家书》中评点“禀父母(道光二十七年六月二十七日)”时说:“曾氏有五个女儿,长女纪静,许配的是湖南湘潭籍翰林袁芳瑛的儿子袁秉桢(谱中无秉桢名)。不料此子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花花公子。读书不成尚在其次,他居然敢于娶妻之前先买妾,置曾府的脸面于不顾。懦弱的纪静竟然在夫家备受冷落,多次回娘家诉苦,并表示不愿回夫家。为了劝说女婿,曾氏后来接袁秉桢来江宁城住督署。袁秉桢恶习并不改,他经常在外宿娼嫖妓,半夜三更醉醺醺地回衙门。又私取公款,不敬岳父。曾氏终于对这个女婿完全失望了,将他赶出衙门,从此不再认他。曾氏不认女婿,却一定要女儿认丈夫、守妇道,不让纪静住娘家,要她跟着丈夫回湘潭。同治九年,纪静在痛苦中去世,年仅二十九岁。侯门之女的如此下场,令人可悲可叹。”

橞泽不肖,还表现在对袁芳瑛的藏书处理上,《中国私家藏书史》说:“其子榆生,不喜故书雅记,堆置五间楼房,积年不问。白蚁累累可见。木斋(即李盛铎)指名求书,不得,则运数箱来,令其自理,因而获袁氏书最多。异年榆生将数百箱载汉皋竞售,购者麕集。(光绪)戊子、己丑又尽运京散售。藏书家郭人漳、曾纪纲、叶德辉、王礼培、缪荃孙、易寅村诸人都曾分得一胾”。只惜袁芳瑛藏书其兴也勃,其败也忽。

不过,袁氏家族的藏书之风并未就此而堕。袁芳瑛三叔显惠的曾孙袁树勋,(1847-1915),谱名日盈,字百川,号海观,晚年自号抑戒老人。历任天津知府、江办按察使、顺天府尹、民政部左侍郎、山东巡抚、上海道台、两广总督,曾呼吁开国会、消祸萌等,不为清廷采纳。陈玉堂《中国近现代人物名号大辞典》说他“精鉴赏、善书法”。他的儿子袁思亮,字伯夔,北洋时期曾任国务院秘书、印铸局局长,太白楼诗人冒效鲁即为他的学生。《震中观书记》曾记载:“《施顾注东坡先生诗》宋嘉定间淮东仓司本。此书原为翁方纲旧藏,视为镇宅之宝,更命其室名曰‘苏斋’。书内有何绍基等题跋。清末,此本归长沙袁思亮。后袁氏藏书楼不幸失火,被袁氏视为身家性命所系的此本就在火中,袁思亮情急,欲与以身相殉,家人无奈,冒死从火中将此本救出,可惜书脑书口已全部过火,仅剩下烧残的版心部分。民国间此残本归著名收藏家张珩,重新装裱后,赠中央图书馆保存。所以,看到这部被火烧残的国宝,真像看到了在大火之中、颤颤巍巍、挥突涕号、痛不欲生的袁思亮。”(2003年3月26日《河南文献》)

今人拓晓堂后来写过一篇《翁方纲藏:宋刻本〈施顾注东坡先生诗〉》的长文,配以图片,说的就是袁思亮收藏过的这一部。


《施顾注东坡先生诗》

 

2001年,台湾“中研院近史所”整理出版了《袁氏家藏近代名人手书》,收载袁树勋及其长子思亮两代所收辑清末民初之名人手书,俱未尝公之于世,多涉及民国肇始之际之政坛珍闻,参考价值极高。

几人不负父遗书——清代藏书家袁芳瑛藏书及其散佚

作者  殷燕召

《甘吉藏书图》 齐白石画 资料图片

湘潭袁氏沧州藏书

古潭州袁卧雪庐收藏

袁芳瑛是清代一位大藏书家。如今他的名字不但普通人已不大熟悉,就是一些论述藏书的专著,也记载不多。究其缘由,大概是他身后藏书迅速散亡,不能如那些累世藏书之家,得享盛名。名之不传,恰如物之不遇。

袁芳瑛是湖南湘潭人,字漱六,道光乙巳年(1845)中进士,藏书处名“卧雪庐”。他藏书颇富,与浙江仁和(今杭州)的朱学勤、广东丰顺的丁日昌,并称咸丰时三大藏书家。清末藏书家叶德辉《郋园读书志》中说,自己藏有一部《绛云楼书目》(绛云楼是清初钱谦益的藏书楼),经袁芳瑛朱书手批过,上面记录的珍贵书籍,旁边时有“此本在余许”“余藏有宋本”等袁氏字迹,从中可窥见袁氏藏书十之二三。同为清末藏书家的叶昌炽,在其《缘督庐日记》中写道:“袁淑六藏书之富,恬裕、皕宋楼、海源三家皆不能及。”这是极高的评价。

恬裕,是指清代著名藏书家瞿镛,他是江苏常熟人,藏书处名“恬裕斋”,后因获古铁琴与古铜剑,遂将藏书处改名为“铁琴铜剑楼”。宣统元年,清廷曾以京卿官职为诱,命瞿氏以家藏书籍献赠。

皕宋楼,是清末藏书家陆心源藏书楼之名。皕宋,意谓内藏宋刻本有200种之多(实际不及此数)。陆氏藏书后来被其子陆树藩卖给日本岩崎氏的静嘉堂文库。此文库有18种古籍被日本列为“重要文化财”,而陆心源之宋元版藏书就占16部,可见皕宋楼藏书的文献价值。

海源,是指山东聊城著名藏书家杨以增创建的海源阁。其藏书宏富,版本精善,海内闻名。1972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时,毛泽东主席赠送给他的《楚辞集注》,就是海源阁藏书的影印本。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国家典籍博物馆成立,所展示的宋元善本书籍,几乎都有海源阁或铁琴铜剑楼的收藏印。叶昌炽曾著《藏书纪事诗》,遍述历代藏书家故事,他以此三家作对比,足见袁芳瑛藏书之富。

袁芳瑛幼而好学,他的舅父石承藻考中过探花,是清朝官吏,袁芳瑛曾遍览舅父家的藏书。袁芳瑛考中进士后,在北京任翰林院编修10余年,读抄内府藏书,并去厂肆搜求,获得一批内府散佚出的四库馆底本、稿本和善本。他尤其喜欢收集考据不同版本书的异同,收明代以前《史记》多达30余种。每得一善本,他便手校标目,不断积累,于版本校勘最有研究。叶德辉评价说,同治光绪以前,谈版本之学者,京师只有仁和(今杭州)人邵懿辰、盩厔(今陕西周至)人路慎庄、湘潭人袁芳瑛三位。

后来袁芳瑛赴任松江知府,载书相随,因和太平军作战,藏书受到不少损失。当时清廷与太平军战事四起,江浙故家巨族为避战乱,大都到了上海,其藏书也多散失到当地书肆。袁芳瑛近水楼台,在上海各处购买书籍不遗余力,所得的书比原来的旧藏更胜。后人统计,袁芳瑛的藏书,得之于孙星衍孙氏祠堂藏书的占十分之三,得之于杭州故家的占十分之二,得之于任编修时搜仿的占十分之四五。

袁芳瑛的藏书,可谓是“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叶德辉《郋园读书志》说:“湘中精版本之学者,必首推先生,所藏两宋元明旧椠名钞,皆荟萃南北藏书家整册残篇而自成一派。身后为不肖子孙鬻卖及献之权贵者,瑶函玉册,贱若泥沙。”关于袁芳瑛藏书的散佚,黄濬《花随人圣庵摭忆》中的记载最动人心魄,略述于下。

袁芳瑛藏书号称近代第一,他罢官归乡时,装书的船就有数十条。袁芳瑛去世后,其子榆生便将书籍堆放在五间楼房中,封闭楼门,积年不问。光绪初年,湖南学政朱逌然离任前,曾亲自去袁家储书的五间楼房参观。他见到的场景是楼房中由下至上,皆被书籍充塞,要进入楼中,必须从遍地的书丛上踏过。由于书籍都堆摞在一起,无从检阅,但随手翻看竟都是宋元本的珍贵古籍。更令人痛心的是,楼中白蚁累累,可以想象许多书籍已被虫蚀。朱逌然将自己见到的情形告诉了当时湖南巡抚之子李盛铎,而这位李盛铎日后也是一位藏书家。朱逌然说:“东南文献菁华,盖在此五间楼中,听其残毁以尽,吾辈之罪也,吾力不及,时亦不许,子其善为谋之。”朱逌然这话,言辞像托孤,意思很珍重,李盛铎遂决心收购袁芳瑛的藏书。然而袁榆生虽然此时家境不富裕,但是贩卖先人故籍,也怕受到人们的责骂。于是李盛铎先借钱给袁榆生花用,当袁榆生借了数千元后,李盛铎便要求用其家产抵债。而袁榆生用来抵债的家产,自然只能是书籍。最初送来的数十册书,大都为清代康熙、乾隆年间刊印的,并不珍贵,但李盛铎依旧估价留下,并要求看一看袁家藏书目录。袁榆生送来书目四大册,以蝇头小楷书写,记录的都是善本书籍,一看就知道是藏家旧物。李盛铎于是按图索骥,辗转收了不少袁芳瑛藏书中的珍品。第二年,袁榆生尽取家中藏书,有数百箱,运到汉口出售。当时购买者麇集,浙江藏书大家丁丙也在其中。李盛铎也是尽力购买,并且说,我这样做是在与吃书的虫子争胜,将从天下收集来的书还给天下人罢了。李盛铎自己认为,他前后从袁家收来的书,大概只有袁芳瑛原来藏书的十之一二。由于获得这批书,他一跃而成清末大藏书家。后来李盛铎与朱逌然在北京相遇,说起收购袁芳瑛的藏书,使其没有全部损毁,两人还颇感欣慰。

袁芳瑛藏书散佚,在其他一些藏书家的记述中也可窥一二。缪荃孙题跋《元河南志》云:“光绪壬申袁漱六前辈卧雪庐藏书来厂肆火神庙,名钞旧校,触目琳琅。而价极昂,荃孙境又极窘,无计得之,又不能自已,心跃跃然,目炯炯然,逐日蹒跚书城之侧,寝食俱废。”叶德辉《郋园读书志》说,他校对《赵忠定公奏议》,见袁芳瑛藏书目录中记载收藏此书,便急托友人向袁芳瑛的孙辈寻访,但“残篇蠹简中并无此种”,听说所藏残书卖给衡州程氏,但程氏并不懂藏书,叶德辉慨叹“惜哉”。

据说,袁芳瑛藏书最后一批,是四大箱钞本秘籍,卖给了曾担任过故宫博物院院长的易培基,售价近万元。而当年袁芳瑛最珍贵的几柜书,因屋漏雨蚀,粘不能揭,竟被榆生付之一炬。李盛铎所收藏的图书,后来捐献给北京大学,成为北京大学善本书的最精华部分。

袁芳瑛的老乡,湘潭人齐白石,曾画过《石门二十四景》一套册页。在其中一幅《甘吉藏书图》中,齐白石题写道:“亲题卷目未模糊,甘吉楼中与蠹居。此日开函挥泪读,几人不负父遗书。”这首诗,或许正可看作袁芳瑛藏书散佚的一个注脚吧。(文章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株洲石塘山袁氏 袁思亮

2016-07-16 袁文献 袁氏历史文化

   袁思亮(1879~1939),字伯夔、一字伯葵,号蘉庵、莽安,别署袁伯子。株洲石塘山袁氏先贤,民国藏书家、学者。其交游广泛,时与陈方恪唱和,且有赠梅兰芳、程砚秋之作。喜作词,小令类小山,长调学梦窗、白石,多咏物、感怀、题赠之作,著有《冷芸词》。

他出生于当时的湖南长沙府湘潭县十三都八甲(现株洲市天元区群丰镇石塘村)石塘山袁氏,附贡生花翎二品顶戴指分江蘇试用道,举人,试礼部未中后,遂绝意于科举。

民国初年曾任北洋政府工商部秘书、国务院秘书、印铸局局长、汉冶萍矿冶股东会董事等职。袁世凯复辟后,便弃官隐居于上海和叶揆初为邻,终日以著述、购书为事。所藏宋元古籍甚多,喜收诗文集,如有正德木活字本《太平御览》及宋本苏诗等;如得到丁日昌所藏的宋本《韩昌黎集》,世称宋本集部第一;宋淮东仓司刊本施元之、施宿、顾禧注《注东坡先生诗》,宋刊《苏东坡诗集》,字画精研,书法仿欧体;姚鼐手稿本《使鲁湘日记》,朱锡庚抄校稿本《笥河文集》等10多部精本。与陈散原交好。散原先生非常推崇他的学问文才,据说他的一些应酬文字由袁思亮代笔,《散原精舍诗文集》中有多首诗赠送袁思亮。另涵芬楼刊印《夷坚志》,是张元济借袁思亮藏宋版副本。

其子袁东荣娶前青岛市市长胡若愚之二女儿胡锡大为妻。其父袁树勋,字海观,清末大臣,官至山东巡抚、两广总督,亦喜藏书,收藏书画极富一时,宣统元年(1909)曾出力创办山东省图书馆。藏书处曰“雪松书屋”、“刚伐邕斋”等,藏书印有“刚伐邕斋秘籍”、“湘潭袁伯子藏书之印”、“壶仌室珍藏印”等。著《蘉庵文集》、《蘉庵词集》、《蘉庵诗集》等。

 

《清代硃卷集成》对袁思亮的记载中有:袁思亮,字伯夔,一字苏孙,行一,光绪己卯年十二月十四吉时生,湖南长沙府湘潭县民籍,附贡生花翎二品顶戴,指分江苏试用道,光绪二十九年癸卯恩科湖南乡试中式第四十二名举人。

 始迁祖:袁杲,字正东,号扶桑,岁贡生,籍江南凤阳寿州,后由茶陵卫分俸迁湘潭,住十三都石塘山。始迁祖母氏沈。

二世祖:时祐,字添助,号月塘,郡庠生。二世祖母氏陈。

三世祖:钦爵,字蒂锡,号石峰。三世祖母氏谭。

四世祖:克慧,字思庵。四世祖母氏冯。

五世祖:应芬,字青暘。五世祖母氏萧。

本生五世祖:应芹,字青云。本生五世祖母氏龙。

六世祖:珽,字均允。六世祖母氏刘。

本生六世祖:珈,字公照。本生六世祖母氏陈、刘。

七世祖:昌延,字茏飞。七世祖母氏戴。

 八世祖:廷取,字崇九,号宜亭,邑庠生。八世祖母氏张。

九世祖:之松,字五封,号青枝,国子监生,诰赠资政大夫。九世祖母氏文,旌表节孝,征有节孝诗行世,府详入节孝志有传,诰赠太夫人。

十世祖:遇春,字资万,号锦堂,一号邁坡,安徽䏏胎县县丞、凤阳县知县,护理凤阳钞关,诰授奉直大夫,诰赠资政大夫,著有《只可呤诗集》藏稿。十世祖母氏刘,诰封宜人,诰赠太夫人。

高祖王父:士辰,字上章,号执徐,一号客山,国子监生,诰赠资政大夫。高祖王母氏孙,诰赠太夫人。继母氏陈、曹,庶母氏胡。

 伯叔高祖:士元,诰授奉直大夫,历任浙江慈溪县县丞等;士鳌,邑庠生,诰赠奉直大夫;士茏,邑庠生,貤赠奉直大夫;士彪,邑庠生,敕赠儒林郎,诰赠中宪大夫,晋赠资政大夫,诰赠荣禄大夫。

 曾祖王父:定国,字建伯,国子监生,诰赠资政大夫,晋赠荣禄大夫。曾祖王母氏严,诰赠太夫人,晋赠一品太夫人。

叔曾祖:世祓,国子监生;安邦,嘉庆丙子科武举;世缙,国子监生。

从伯叔曾祖:世锦(国子监生)、世纹、世鉎(从九品)、重进(邑庠生)、蘭瑛(国子监生,诰赠奉直大夫)、世组、世绅、濩瑛(邑增生,貤封文林郎,诰封奉政大夫,晋赠中宪大夫)、若瑛(邑庠生,貤赠奉直大夫)、芳瑛(诰授中宪大夫,晋授资政大夫,诰赠荣禄大夫,道光癸卯科举人,乙巳恩科进士,翰林院编修,陕西道监察御史,实授江苏松江府知府,钦加三品衔升用道)、万瑛(邑庠生,诰赠朝议大夫,晋赠通议大夫)、茂瑛(国子监生,貤赠奉直大夫,诰赠武功将军)。

王父:瑞麟,字辑五,号宝藩,一号向亭,监知事,诰封资政大夫,覃恩晋赠荣禄大夫。王母氏李,貤赠奉直大夫承恩公之女,诰封夫人,覃恩晋封一品太夫人。

伯祖:敦礼(钦加五品衔,山西闻喜县典史,貤赠朝议大夫)、菼(邑庠生,貤赠朝议大夫)、藻(邑庠生,选授广东海丰县知县,署理闽广南澳海防同知,钦加运同衔,赏戴花翎,诰授朝议大夫,诰封中宪大夫)。

 从伯叔祖:锡泽、兆泽、学泽、印泽、福泽(国子监生)、恩泽(从九品)。

再从伯叔祖:砚泽、畊泽(国子监生)、种泽、雨泽、我泽(国子监生)、公泽、生泽、田泽(从九品)、清泰(邑庠生)、芗泽、山泽(国子监生,貤赠奉直大夫)、宗翰(国子监生,保举府经历,钦加同知衔,候选知县,诰授奉政大夫)、九泽、政泽、顺泽(六品军功)、俏泽、槐泽(国子监生,保举从九品等,诰授奉直大夫)、楠泽(邑庠生,保举六品军功)、德麟(例授登仕郎)、丽泽、楷泽(国子监生)、桢泽(国子监生)、秉桢(二品顶戴,赏戴花翎,江苏即补道军机处存记,诰授资政大夫)、振麟(学增生,直隶州知州候选同知,钦赐花翎,诰授奉直大夫,晋授中宪大夫)、溁泽(学增生,貤封奉直大夫)、庆荣(由蓝翎县丞候选主簿,河南候补知县,钦加同知衔,赏换花翎,诰授奉政大夫)、炳坤(廪贡生分缺先选训导,特授山东定陶县知县,调署泗水县知县在任,候补同知直隶州,诰授朝议大夫,晋封通议大夫)、祖荫(国子监生,四川试用按经历,敕授宣德郎)、庆棫(国子监生)、秉钧(花翎儘先补用参将,诰授武功将军)。

父:树勋,号海观,历任江苏高湻、铜山、南汇、上海等县知县,保荐卓异,江西候补知府,军机处存记,直隶天津府知府,湖北荆宜施兵备道监督宜昌沙市税关,监督荆州钞关,二品顶戴,赏戴花翎,江苏苏松太兵备道监督江南海关,兼管水利驿传铜务,管理通商事宜,诰授资政大夫,诰封资政大夫。

母氏唐,诰封资政大夫讳祖倬之女,花翎二品顶戴,江苏候补道前署江南盬巡道讳际昌之胞妹,花翎江苏候补道郁华之胞姊,诰封夫人,诰封太夫人。庶母氏龚,诰封淑人。

 叔父:树人,号子敬,三品衔,候选知府,诰授中宪大夫;树滋,号子美,诰赠资政大夫;树藩,号子善,诰赠朝议大夫。

 从伯叔父:曰升、曰勤(国子监生,候选知县,钦加五品衔,赏戴花翎,诰授奉直大夫)、希安(候选州判,钦加五品衔,诰授奉直大夫)、曰滋(蓝翎补用知县,钦加五品衔,诰授奉直大夫)、国钧(花翎江苏候补道即补知县,前署萧县知县,现署江宁县知县,诰授通议大夫)、树祺(花翎五品衔,分省补用知县)。

再从伯叔:曰德、曰元、曰允、曰旺、曰省、曰皓(从九)、宪章(五品衔蓝翎把总,诰授武德骑尉)。

胞姑母二:长适同邑五品衔分省补用知县冯光汉;次适同邑五品衔分省补用县丞周扬英。

 弟:体乾,花翎三品衔江苏补用知府,即补同知,诰授中宪大夫; 增文,出抚,花翎五品衔,江苏试用知县;思亶,五品衔,分部主事;沛崑,花翎五品衔,分部主事。增福。

从父昆弟:思恒、思异(候选同知)、思永(廪贡生花翎浙江补用知府,即补同知,驻日本横滨副领事,前署理出使日本三等参赞,诰授中宪大夫)、思古。

女弟二:长适同邑花翎江苏即补道唐郁华长子花翎同知衔江西即补知县现署瑞金县知县文鼎;次待字。

妻:徐氏,辛亥科举人、丙辰科进士、翰林院庶吉士、礼部主事、祠祭司员外郎、祠祭司郎中、甲子顺天乡试同考官、戊辰会试同考官、湖广道监察御史,历任四川雅州、夔州、成都府知府,建昌上南驿务兵备道、成绵潼龙茂兵备道,讳景轼之女。候选道江西补用同知之莘胞妹。

从子:荣安、荣宣、荣斗、荣寅。

族繁,不及备载。

 

附1:袁思亮《冷芸词》中  虞美人 六首

 

分明剪取吴淞水,中有销魂泪,扁舟无分载西施,一任和愁和恨到天涯。谁知赢得三生债,不共沧波改。吴头楚尾惯经过,多少前尘影事暗消磨。

 

兰情水盼饶风韵,眼底韦娘俊。不教歌舞只教诗,要把檀奴狂态误蛾眉。高楼明月当窗见,帘外东风满。梨涡一样脸波横,底事输伊独自擅嘉名。

 

酒旗戏鼓春江夜,一曲元无价。舞休歌罢不还家,都逐流萍随分住天涯。当时道是灵和柳,不入游人手。谁知作絮复霑泥,轻薄东风无力护芳菲。

 

黄姑夜叩星宫事,灵鹊纷无睡。风波直到有情天,天上银河今夕是何年。朝朝洗面春江雨,往事思量苦。千秋赢得断肠词,未信崖山飘泊胜当时。

 

文官花底联裙屐,往事分明记。国花堂榜故依然,委地红芳凄断不成妍。人天弹指销春恨,小劫华鬘影。态秾休道费胭脂,中有啼鹃血沁一枝枝。

 

回飚吹断神山路,青鸟期频误。小楼昨夜又东风,依约璚箫流怨月明中。强凭酒力支娇困,心事违珊枕。迷离花外一声莺,似说夕阳消息不分明。

 

附2:与袁家渊源颇深的千年古刹龙门寺

据传,龙门寺始建于唐宋年间,有僧人弘扬佛法草结山门,形似苍龙,故称龙门寺。在《石塘山袁氏六修族谱》中《龙门寺记》介绍里就有记载:“山坞旧有古衲嗣通卓锡此山编篱为门,名曰龙门禅寺。”是湖南最早的宗教禅宗寺院之一。

到明朝天顺年间,建威将军袁扶桑因屡建战功,得到皇上器重,告老还乡之际,皇帝想赏赐一块地给他,信佛的他,也许就是因为五云峰“最妙是游人攘攘,而此地过而不留,尤妙在笙歌沸沸,而此中安然独静”的原因,袁扶桑便邀请曾在军营期间结识的西藏喇嘛和尚,来五云峰传佛办教,重建了这座寺院,并改为“袁氏家庙”

清光绪年间,袁扶桑第十四代后裔、两广总督袁树勋拨银四千,再次修复,并改回为“龙门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