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习水盗掘古墓葬一案法律分析

2017-03-13 袁仲斌 遵义土城袁世明世家文化

【案情简介】

近日,多家媒体报道2017年3月7日凌晨10名盗墓贼在盗掘贵州省习水县程寨镇一座于2001年被公布为习水县第一批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宋代古墓葬时,因吸入有害气体,4人死亡,多人入院就医。据报道,盗墓贼为盗墓打下了一个深约8米的洞,欲通向墓内。但在掘进中,他们可能遇到了石头,试图破坏时,在洞内使用了燃油发电机,并在洞口铺了棉被以阻隔声音传出,结果导致空气不流通,有毒气体在洞内聚集。10名盗墓贼中,还有有2名男子负责“望风”。盗墓贼在古墓后部耕地里挖出的盗洞,现已经被泥土封填,恢复原状。

据当地袁氏族人介绍,该墓疑是南宋末年“入蜀平南”的三边总制、平南王袁世明二十四墓之一,但目前无可考,亦无确切资料记载。

【法律分析】

第一、据报道表明,十名盗墓贼已经涉嫌构成“盗掘古墓葬罪”。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二十八条规定:“盗掘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一)盗掘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的;(二)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集团的首要分子;(三)多次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的;(四)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并盗窃珍贵文物或者造成珍贵文物严重破坏的。”本案中,10名盗墓贼盗掘的墓葬为宋代墓葬,且已经列入县级文物保护单位,表明该墓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符合该法条规定的情况,已经涉嫌构成盗掘古墓葬罪。

第二、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及有关刑法理论,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罪的犯罪构成要件如下:

(一)犯罪主体:本罪的犯罪主体是一般主体。年满十六周岁,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人可构成本罪。本案中10名盗贼如年满16周岁的,均可构成本罪。如未满16周岁,因不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可不受刑法追究,不构成犯罪,但可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相应的处罚和教育。

(二)犯罪主观方面: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而且一般具有非法占有古文化遗址、古墓葬中文物的目的。本案中10名盗墓贼盗掘古墓的目的就是为了非法占有古墓中的文物,符合本罪的主观要件。

(三)犯罪客体: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对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的管理制度。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罪的犯罪对象限于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古文化遗址、古墓葬,而不包括所有的文物。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第三条的规定:“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石刻、壁画、近代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性建筑等不可移动文物,根据它们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可以分别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同法第二十七条规定:“一切考古发掘工作,必须履行报批手续;从事考古发掘的单位,应当经国务院文物行政部门批准。地下埋藏的文物,任何单位或者个人都不得私自发掘。”根据报道可知,本案中被盗的古墓葬于2001年已经被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已经具有了相应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可供后人对当地历史事件、经济发展状况、丧葬习惯及民俗、艺术欣赏等方面进行相应的研究。本案中10名盗墓贼私自对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古墓进行盗掘的,侵犯了国家对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的管理制度。

(四)犯罪客观方面: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的行为,本罪属于行为犯而不是结果犯,只要行为人实施了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的行为就已构成本罪的既遂,至于是否造成使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受到严重破坏的结果,只对确定本罪适用的法定刑有意义,属于量刑情节考虑因素。本案中10名盗贼通过打洞掘进的方式实施了盗掘宋代古墓葬的行为,符合本罪的客观要件。

第三、该10名盗墓贼盗墓的行为属于共同犯罪。

根据我国《刑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第二十六条规定:“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三人以上为共同实施犯罪而组成的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是犯罪集团。对组织、领导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第二十七条规定:“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第二十八条规定:“对于被胁迫参加犯罪的,应当按照他的犯罪情节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第二十九条规定:“教唆他人犯罪的,应当按照他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处罚。教唆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的,应当从重处罚。”本案中,10名盗墓贼盗墓的行为分工明确,有人负责挖掘,有人负责“望风”,还聘请“阴阳”(风水师参与踏勘),各参与主体分工明确,均具有共同盗掘古墓葬的故意,属于共同犯罪。在判处刑罚时应区分主犯、从犯以及相应的处罚情节进行量刑。

第四、对该盗墓贼将如何量刑?

根据前述《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二十八条规定:“盗掘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一)盗掘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的;(二)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集团的首要分子;(三)多次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的;(四)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并盗窃珍贵文物或者造成珍贵文物严重破坏的。”本案中,被盗掘的古墓为宋墓,且已经列入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犯罪嫌疑人多人作案,分工明确,持续作案,依法至少可以判处三至十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中,如该案定性为集团犯罪的,其首要分子可能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没收财产;如犯罪嫌疑人中有的犯罪嫌疑人存在多次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的,也可能依法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没收财产。

此外,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的,不追究刑事责任。因此,对于10名盗墓贼中的4人作为犯罪嫌疑人已经死亡,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责任。至于另外6位盗墓贼,将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温馨提示】

鉴于该案涉嫌刑事犯罪,公安机关已经介入案件调查,政府有关部门及领导也予以高度重视。社会各界尤其是袁氏家族不必过多解读,更不宜夸大事实或传播不实消息。虽然袁氏家族有始祖袁世明去世后由武都城(今土城古镇)发丧二十四架的传说,但该墓是否为袁世明二十四墓之一,目前尚无资料证实,亦有待考证。因此,社会各界及袁氏家族可持续适当关注,相信公安机关会就犯罪事实依法进行侦查,也相信法律会给予公正判决,让盗墓贼得到应有的惩罚,以维护法律尊严。

 

 

【作者介绍】:本文作者:袁仲斌,贵州习水人,生于1975年,建纬(昆明)律师事务所权益合伙人、律师,云南省律师协会建筑房地产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昆明市律师协会公共关系委员会委员,共青团贵州省委驻云南省工作委员会副书记,宋代统制、三边总制、平南王袁世明26世孙,《西南袁氏族谱》(袁世明系)编委会顾问、执行副总编兼卷一、卷二、卷三编撰人,习水县袁世明世家历史文化研究会执行会长、习水县土城景福寺袁氏宗祠恢复重建领导小组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