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呼,终于可以上网了

年二十八晚开始网速越来越慢,怀疑有人窃网,更担心无法看春晚,于是打算换换路由器密码,以确保年二十九晚上能顺利看到春晚。
发条短信给二房东问密码,二房东一会让我们拉电闸,一会让我们撬门,还给了我们三四个密码,于是我们试啊试,试了半天没结果,二房东又说他终于想起来了,他黄色包里有一张纸条上写着就是用户名和密码,于是,我们如获至宝继续试呀试,试了两三天都没试出结果来,以为方法不对,接着打电话找电信问用户名问方法,皆无结果,最后找短信电话房东大妈,房东大妈让她儿子小房东来看情况,小房东来后也用二房东给的纸条上的用户名和密码试呀试,同样没有结果,试半天试不出来后,小房东说:他把办网的单子和抄在一张名片上的密码都给了二房东,于是,我们又找呀找,没有找到单子和密码,实在无奈,只能麻烦小房东去重置密码了,直到年初三,终于可以上网了,再回头看看二房东给的那张纸条,纸条上面写的用户名竟然都是不对的。
不以看电视和上网的春晚,我们一样过得很快乐。
不能上网让我戒掉了久玩不腻的斗地主游戏。
年初一买了张北京移动电信卡用手机过了一把手机瘾。
还知道了北京的联通办流量套餐是下个月生效的,而地方的都是当月生效的,而北京的移动卡却是当月生效的。
地方联通用户移动电信常常免费送卡,而北京的移动卡却是要五十八元购买并且只面才有二十元钱的话费。
办地方的套餐,在北京是不能使用的。
发现没有电视没有网络的世界一样可以过日子,同时发现,没有电视没有网络的日子对我们这个年纪段的人来说能起到一个非常好的调节作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