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话音刚落我让人敲了一闷棍,不醒人事。

……

醒来时,我身在一个宽大陌生的阴暗地,几处火光闪耀,四周隐约可见如宫壁辉煌,不远处的桌子上躺着几具开了膛的尸体,内脏外流,鲜血淋淋,我吓得又晕了过去。

心说:“宝贝呀宝贝,你不是前知五千年的吗?为何就不知在这地方有恶人呀。”

我仿佛听到宝贝东方嫣雅在对我说:“麻麻呀,我是前知五千,可是,我不知后五千年呀,还有一点我必须说明的是:我知的前五千年是在我变成婴孩之前的五千年,在我变成婴孩之后发生的事我是不知道的呀,我们眼前这些人根本就不是这地的主人,这个地方是您的爱人欧阳鹏鹍的八舅公的,解放前他是一个大地主,偷偷请外地人建了这个如宫殿般地下室,准备称雄一地称霸一方,只是建好后还没来得及使用,因为兄弟不和自相残杀,挂了,后来全国解放了,他还有命的兄弟都携家带口跟着国民党跑台湾去了,现在这里的人都不知是哪里冒出来的。”

我盯着宝贝乌黑的眼睛,听她心语。

过来一个漂亮妖媚的女人把头探向我们,说:“你们醒啦,上大街表演去吧。”

看见女人,我胆子大了些,说:“表演什么?我们还饿着肚子呢。”

漂亮女人用手一挥:“给她们两个馒头还有一些水,让她们快点吃。”

好嘛,我们成了马戏团的台柱,天天表演压轴戏,宝贝用她的天籁之音仙露之躯在我的指尖上歌舞。

不足六十公分高的小嫣雅如此这般的精灵古怪漫妙无比,吸引了不少看客,给漂亮女人带来不少财富。

几天下来我们累得精疲力尽。

夜晚,让馒头和白水打发后的我们被推进一间黑屋。

我心说: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呀?

宝贝心语:“麻麻您放心,有人来救我们了。”

我笑了,调侃道:“五千年以后的事你也知道啦?”

宝贝也笑了,说:“我不是知道,是算出来的。”

宝贝抱紧我说:“麻麻,你娘家不是有亲戚吗?你的哥哥轩辕嘉铭嫂嫂翁梦,还有他们的孩子源庚源源,这么久没有你的音讯肯定是要来找你的啊。”

“是啊,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但是,血浓于水,我何尝不是在天天想他们,特别是那个一身两人的孩子,我想死他们了。”

“麻麻,他们也在想你的啊,还有那貌美如花的碧空奶奶、源庚源源天外天的父母碧树精、兰花精都来了,连帽帽和冷潇清翟也会来的。”

“这也是你算出来的?”

“是的呀。”宝贝笑得花枝乱颤。

我也笑了。

欲知碧空、源庚源源、碧树精、兰花精、帽帽、冷潇清翟、轩辕嘉铭、翁梦是何许人也,请看袁袁们网站站长大袁袁我的长篇连载玄幻小说《碧空源源》

18.

“宝贝,虽然你会说会走,可是,个子却还是这么小,怎么去上学呀。”

“麻麻你忘了呀,我是天上的一滴仙露,前五千年的事我都知道,虽然后五千年的事我不知道,但是,我还是不用上学的,我只要天天和您在一起就好了。”

“那我不是误了你的前程吗?”

“不会的,麻麻,您的幸福和安全就是我的前程。”

“即然是这样,那我就努力赚钱让我们过上好日子。”

“嗯,麻麻加油,我永远是您忠实的铁杆粉丝,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会和您一起去面对。”

我抱紧嫣雅,心说:“宝贝,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只是现在天快黑了,我们去哪里吃哪里住哟。”

“麻麻,我知道有个地方很好住人,而且还有很多好吃好喝的。”

“小鬼,是不是我想什么你都知道?”

“不是啦,我看你紧锁眉头,我们又还没吃喝,我一猜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了,麻麻您还是抱着我,别让人引起怀疑,我悄悄地告诉您往哪走就是了。”

我按着嫣雅宝贝的指点来到一座大山脚下,抬头望去,满目青山,低头看见陵墓,一座一座,我有点害怕了,战战兢兢地说:“宝贝,这里能住人吗?”

“当然可以住人的呀,而且条件还很不错的。”

“宝贝呀,这里是住死人不是住活人的呀。”“死人住外面,我们活人住里面的啦。”

“那我们怎么进去呀?”

 

 

 

 

 

17.

登高峰,满目青山,归途遥遥无期,我的粑粑麻麻呀你们在哪里?我鼻子一酸,眼泪不争气地在眼睛里打转,几个圈子后终于忍不住滚落下来。

“麻麻,不哭,嫣雅永远和你在一起。”

嫣雅边说边伸出小手轻轻擦去我脸上的泪水然后两只小手搂着我,一只小手不停地拍着我的后背,仿佛大人安慰哭泣的孩子。

我的惊讶不亚于看见太阳西出,我紧紧抓住宝贝的两个小肩膀问:“宝贝,你什么时候开始会说话的?”

宝贝亲亲我的脸说:“在我看见麻麻伤心落泪的时候。”

宝贝的声音和她的容颜一样清新脱俗,真的爱死人了。

我刨根问底道:“那你告诉我,你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

“我从天上来,哪里也不去。”

如果是别人说这样的话,打死我也不信,可是东方嫣雅说的,我信。

我继续问她:“那你是人还是仙?”

“麻麻,我本是天上王母娘娘蟠桃园里的一滴仙露,经过观音菩萨的点化化成婴孩降落人间,正好遇见麻麻你昏倒在鲜花丛中的桂花树下,这就是你和我天生注定的缘份,你,轩辕璟瑶注定要做我的麻麻了,你还给我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东方嫣雅,我很喜欢。”

“那么,宝贝,你怎么会跑到水面上去呢?还不会沉下去?”

“麻麻呀,你不要管我为什么会到河面上去,你只要知道我是天上的一滴甘露,不会沉没在凡间的俗水中就好啦。”

“好吧,宝贝,那你会走路不?”

“会的呀,麻麻你看!我不但会走路还会跳舞呢。”

嫣雅宝贝从襁褓中跳到地面上翩翩起舞,风儿为她歌唱,云儿给她伴舞,鸟儿围着她转。

看着可爱的精灵宝贝,我喜极而泣:拥有这样的宝贝,我相当于拥有了整个世界。

 

16.

来到一家小吃店,我要了饭菜端上来还没吃上两口,老板过来挥挥手要赶我们走,说我们是不吉不祥不孝之人,他不做我们的生意。

心情特坏的我大声道:“我们怎么就不吉不祥不孝了?”

老板鄙夷看着我们说:“你自己怎么不吉不祥不孝你还不知道?你还好意思来问我?快走,快走!再不走,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感情这小地方消息很快呀,这里的人民也还蛮团结的嘛——一至对外。

我在心里愤愤道:你们已经对我不客气了,我花钱吃饭都不成,那你们还开店干嘛?趁早关了吧。

想到这,那店门哗地一下就关上了,小店员工老板你怪我我怪你,七手八脚好半天才把门打开,我感觉怪怪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想事成?

我抱起嫣雅背起行李又踏上了乡村的小路。

今晚去哪里住呢,人生地不熟的,这个鬼乡下连家旅馆都没有。

我漫无目的地走了好长一段路,想回娘家,可是,当年我义无反顾地跟着欧阳鹏鹍走的时根本就没有发现回家的路这么远呀。

15.

我抱着孩子走在乡村路上百思不得其解:尽管嫣雅宝贝看上去聪明伶俐的,可她连爬都不会怎么会跑到河面上去?难道她有一双隐形的翅膀,灰出房门灰上大路灰到河面上去了?

莫名其妙!

回想当时我把孩子抱回屋里时,欧阳鹏鹍还在床上睡得如同死猪一样,我更不明白了:房门是怎样打开的?每晚睡前我都会认真仔细确定关了门后才去睡觉的呀。

是欧阳鹏鹍开门把嫣雅扔到河里后自己又回来关上门装睡?

他这样做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只是为何那么大一动静我会一点都不知道呢?我不是睡得很死的人呀。

还有,家娘如何也会掉到河里去?我救嫣雅时真的没有看到她呀,她去河里干嘛?难道是她让鹏鹍开门把嫣雅抱给她,在她把嫣雅扔河里去时自己不小心也掉下去了?那家官当时在哪里?还有大郎大嫂在哪里?

是家官家娘大郎大嫂还有鹏鹍一伙在演戏?他们合伙把嫣雅扔河里去了,结果嫣雅没有沉下去,我又及时发现救了回来,这伙人气急败坏想出第二个计策让家娘假装也掉河里去了,这样我就成了只救孩子不救婆婆的不孝媳妇。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目的就是为了把我和东方嫣雅一起赶出家门?他们为什么要赶我们走呀?

我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还好欧阳鹏鹍把我的东西都扔出来了,我忽然觉得这人还有点良心。

没了家,我和嫣雅要去流浪吗?

14.

待我手忙脚乱换了衣服出门,门外是一片混乱,家娘躺在院子里,一群人围着她,有人在急救有人在看热闹,见我出来众人都围着我了。

家官用手指指着我道:“你去了河边不救你妈却先救这个小杂种,你还有孝心吗?”

欧阳鹏鲲两手叉腰:“妈妈更重要还是那个小杂种更重要?!”

闻人如履把肥手往上一挥,妖里妖气地说:“那还用说呀,妈妈和她没有血缘关系,那个小杂种和她有血缘关系的呀。”

欧阳鹏鹍跳了起来:“我这就去把那个小杂种给扔出去!”

他说着就往房里冲,我赶紧冲在他前面抱起孩子冲出房门往边上躲,我边躲边说:“我在河边时只发现嫣雅没有发现妈妈,如果我发现妈妈也掉进河里了我肯定是先救妈妈的。”

家官也跳了起来,他抓起扫把向我冲来:“你先救了那小杂种跑回家,现在还有脸说这个话!看我不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欧阳鹏鲲拉住家官:“爸爸,您别和她一般见识,先救妈妈要紧呀。”

闻人如履:“对、对、对,把她和那个小杂种赶出家门就是了,什么东方嫣雅她和那个轩辕璟瑶合起来就是鬼怪,赶走就对了。”

一直以死猪状态存在的欧阳鹏鹍现在精神焕发和神精病一样跟话道:“滚!你们都给我滚出去!”

他冲进房间把我的东西都扔了出来。

我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可怜我结婚还没有一个月呢,我两腿一软跪在地上:“你们先去救妈妈吧,不用赶我的,我自己会走的。”

欧阳鹏鲲和闻人如履一起道:“谁是你妈妈呀?你们这两个西方鬼怪,滚、滚、滚!快点滚!”

欧阳鹏鹍拉起我把我推出院子,紧接着把我的东西一件件地扔了出来。

家官站在院子里两手叉腰道:“像你这种不忠不孝的人走了我们家才会干净。”

欧阳鹏鲲和闻人如履嘴里叨叨着:“快走、快走、快走!”然后两人一左一右把大门关上了。

13.

唉,百密必有一疏,那夜我睡过了头,一觉醒来,嫣雅宝贝不见了。

我吓了了大跳,刷地起身就满世界找孩子去了。

床上床下整个房间院子到处都找遍了也没找着孩子。

这就奇了怪了,天天晚上我都是把嫣雅小宝贝用襁褓包好好放在我身边让她自己睡的。怎么一觉醒来襁褓和宝贝一起不见了,我出了大门沿路寻去,最后在河面上发现嫣雅小宝贝的襁褓,她正在水面上漂流着。

我三下两下扯去衣裤踢去鞋子,噗通一声跳下水,三下两下游到宝贝身边把宝贝托上岸,衣服都不要了急忙忙把孩子抱回家。

还没缓过神来,大郎大嫂在院子里大喊大叫:“大白天的你们两个在房间里干嘛?!妈妈都掉进河里去啦!”

家娘也掉进河里去了?我怎么没发现呀?今个到底是怎么了?一大早的大家都往河里去? 

我把死猪样的欧阳鹏鹍拉起推出房门让他去救急,自己关上房门换衣服。

我一边找衣服一边盯着宝贝看,宝贝对着我微微笑,看来她没事。

11.

我的冷淡阻止不了独孤一求奶奶对嫣雅宝贝与日俱增的热情与关爱,她不时来到嫣雅面前嘘寒问暖送吃送喝,连洗澡水都亲自端来。

对一求家娘的热情与关爱我诚怕诚恐,一怕嫣雅宝贝无福消受承当不起;二怕我自己遭天打雷劈损命折寿,三,我不好说了,你懂得。

但是,嫣雅却对一求奶奶的热情与关爱喜笑颜开地照单全收,她对一求奶奶的逗乐不时地发出银铃般的格格笑声,看着这欢笑的祖孙二代,我觉得自己幸福极了。

不过也有特例,对于一求奶奶的喂吃喂喝,宝贝时吃时不吃,吃的就吃了,不吃的,等一求奶奶走了,宝贝就咿咿呀呀挥舞着小手在不经意间与经意间把盛吃喝的碗或杯子打翻在地,猫狗过来吃了,倒地不醒,与世长辞。

我所当心的三成立了,但是,我不知是喜是忧。

只是有一点我云里雾里一头雾水找不着方向。

我的嫣雅宝贝有特异功能还是有哪一路神仙在暗地避佑或是老天爷对她特别的眷顾才使其免遭不幸?我不得而知。

在我震惊的同时我开始认真注意对我的嫣雅宝贝察言观色见机行事,宝贝要吃我就给吃,她要是不吃我立马挖个坑埋了。

10.

可是,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突然的平静让我感觉它背后蕴酿着更大的风浪。

雾霾之中藏故事。

当我抱着嫣雅回来时,我发现欧阳残夕与闻人如履还有独孤一求与欧阳鹏鹍都让嫣雅乌黑闪亮的眼神和纯洁秀美的小脸给震慑住了,他们如遭电一击阉然萎缩蹑手蹑脚走回自己的房间,那莫样仿佛是在害怕嫣雅,害怕在嫣雅面前暴露自己的邪恶丑事。

有时打击不是外来之力,而是自己的内在的行为。

嫣雅还是个襁褓婴孩,不知世事。

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最想除去嫣雅而后快的人会是独孤一求。

那一天,我发现独孤一求鬼鬼祟祟地跑进我的房间抱起嫣雅就往外走。

当抱着嫣雅的一求走到我面前还没有发现我时,我问道:“麻麻,你要抱嫣雅去哪里?”

一求两手一松嫣雅往地上掉我赶忙伸手接住嫣雅。

独孤的两手都不知往哪放了,她语无伦次地说道:“这孩子太可爱了,我想抱她出去走走。”

“那你为何松手?”

“这个,这个……,这个是你突然出现吓了我一跳呀。”

“那你还要抱她出去走走吗?”说着我把嫣雅递给一求。

一求慌乱地挥挥手:“不要了,不要了,今天我还是自己玩去吧。”

话没说完她就走,撞墙了,摸摸头继续走了。

从此以后我不敢把嫣雅独自留在房间了,不是抱着就是背着。

9.

小小婴孩纯净甜甜的呼声扫去了我所有的烦恼与不快,初升的太阳照在我和孩子的脸上让我顿时精神焕发信心百倍。

翘首蓝天,东方日出,嫣雅一片。

我明白了 ,这是上天怜我惜我,给我送来一位名叫东方嫣雅的宝贝。

我顿感凡心一点思绪清澈如水,迎着朝阳,我起身怀抱着东方嫣雅回家了。

这家自然是我的婆家。

失踪一天一夜的轩辕璟瑶在这个家里没有引起多大的骚动,怪物鸟人欧阳鹏鵾心安理得心平气和地在家吃喝拉撒。

当我抱着东方嫣雅归来时,欧阳鹏鵾却莫明地惊讶了,他惊讶的不是我好好的回来,而是我怀里的东方嫣雅。

他用一双嫉妒满是醋意的眼神看着东方嫣雅,阴阳怪气地开口道:“哪来的野种?”

我凛然正气不卑不亢地说:“她叫东方嫣雅,是我们的宝贝女儿。”

欧阳鹏鵾张了张口还想再说什么,只是底气不足只能无语收场,算是默默接收了东方嫣雅做为自己的宝贝女儿。

宝贝东方嫣雅的到来让破旧简陋的小院为此而蓬荜生辉,怪物鸟人从此也正名欧阳鹏鵾,更加正名的是他挺正了身子忙里忙外一本正经地当起了父亲,从早到他都是抬头挺胸牛奶稀粥尿片屎盆地忙活着。

大郎欧阳鹏鲲、大嫂闻人如履,还有家官欧阳残夕和家娘独孤一求都各进各门安心度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