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伦敦斯特拉特福德与钩鱼岛)

待碧空回到钩鱼岛看见的是一脸乌青去逝多时的产妇,刚产下的孩子在床上睡着了,床单上是用中英文写的血书:

我叫翁梦,孩子的父亲叫袁嘉铭,藏身鱼腹,我们都是中国人,请收留我的孩子吧。

I called Weng dream, the child’s father called Yuan Jiaming, hiding the belly of the fish, we are all Chinese,please to shelter my children.

看着腹中还有一胎儿未产下的翁梦,碧空对冷潇清翟怨恨极了:他不仅害了孩子还把翁梦给害死了。

碧空同情翁梦夫妻的遭遇,她抱着孩子来到天庭奏请玉帝:“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您好!

翁梦、袁嘉铭夫妻二人打渔停留钩鱼钩,夫藏身鱼腹,妻难产而亡,翁梦:渔妇,福建福州籍台湾人,世代平民、家人皆属安分守己之良民;袁嘉铭,渔民,湖南常宁籍台湾人,世代平民、家人皆属安分守己之良民,恳请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看在夫妻二人与家人世代清贫之美名与夫妻二人同在钩鱼岛身亡的份上,命袁嘉铭为钩鱼岛岛父,翁梦为钩鱼岛岛母,让翁梦与袁嘉铭同钩鱼岛共存亡。

民女碧空敬上”

玉帝对碧空说:“碧空呀,你对我的称呼可以省略一点,叫玉皇大帝或是玉帝就行了,不然你会很辛苦的,你报告的事我马上派人核实,如情况属实,我立马下诏。”

碧空叩头谢恩:“谢玉皇大帝。”

玉帝派太白金星核实情况后,下诏:“奉天承运,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诏曰:翁梦、袁嘉铭夫妻二人世代平民、家人皆属安分守己之良民,均已命归钩鱼岛,而钩鱼岛历属中国,现封袁嘉铭为钩鱼岛岛父,翁梦为钩鱼岛岛母,钦此!”

玉帝大帝忽然觉得这个长名字很意思,他让写诏书的侍官把它写在诏书上,念诏书的宣旨官读着那长长的一串文字拗口得很,结结巴巴的,把众仙逗得发笑,又不敢放开自然地笑,蔽得一个个脸都红了,玉帝听着很过瘾看得也很开心哟。

当玉帝的说辛苦也不辛苦,说清闲也不清闲,相当于中国的公务员,无聊那是肯定的了,如今逮着一个搞笑放松的机会他肯定是不会错过的了,玉帝曾经也是人哟。

碧空看着翁梦与袁嘉铭夫妻二人重新团聚在钩鱼岛上很是欣慰,她抱着孩子回兰花园,飞至半空中听到两孩子在说话,源庚:“碧空姐姐,我不回去哟,听说地球要举行四年一次的奥运会,这次第三十届在伦敦举行,我要去现场观看!”源媛:“碧空姐姐,我也要去现场观看奥运!”

刚出生的孩子竟然会说话,碧空惊异了一会儿镇静下来,原来,这两孩子是兰花园里修练千年的兰花精和碧树精的龙风胎孩子源庚、源媛,屈指算来都有十八岁了,碧空既不是天上的神仙也不是地下的阎罗,她自学修练,但无论如何也只是个人身而已了,哪能掌管得了源庚、源媛的生死?她只是把源庚、源媛的元神送进了阳间人世,弄得源庚、源媛成了半人半精的怪物,刚出生就会说话,同时两人都长成了千里眼和顺风耳,平时看上去与一般孩童无异,安静时就是一个普通的孩子,顽皮起来或是紧急关头他们的元神就都出动了。

翁梦没来得及给孩子取名就去了,现在看来这两孩子也不用另取他名了,就叫源庚、源媛好了,省得麻烦。

碧空看着两个可爱的孩子笑了,说:“如果要再回地球我们得使用以前我去先进的X星球借来的隐形智能飞行器,不然带着你们我不自由你们也不方便。”

三人回到兰花园,兰花精和碧树精也要一去,反正有飞行器,碧空就带着大家一起出发了。

一路上无话,碧空不知对兰花精和碧树精说什么,而兰花精和碧树精他们看见师傅带了两孩子出去,回来时却是抱着一个婴孩,也不知如何问师傅。

一行人来到天河尽头,碧空挥手把兰花园给关了。

“噗通”一声,一个人滚跌在他们旁边,把大家吓了一跳,碧空一看原来是冷潇清翟,这家伙看上去睡眼朦胧的,一跌跌醒了吧,魂还在梦中,他左顾右看的不知自己身在何方。

原来冷潇清翟是跟着碧空修练的,碧空修得天外天居住,他自然无法独立,他和他的浮萍圃充其量只是碧空和兰花园的附件,兰花园让碧空关了,他的浮萍圃自然也就消失了。

再看看这两人居住的环境也很有意思,兰花园是金饶山下、雌雄双瀑、碧树连天、馨兰幽幽,桃梨争妍、红白莲花朵朵开,鸟语花香、莺歌燕舞,山麂、梨子、莲子、毛栗子、君迁子、水蜜桃、猕猴桃、乌饭……硕果累累、丰收一片,蔬菜野菜应有尽有,特别是野菜品种多多,如蕨菜、蔊菜、马齿苋、路边菊、革命菜等等等等……

浮萍圃却是梁野山上、鼓石相对、草木葱茏、岗峦起伏、大小坑塘、小小浮萍一片片,鸡飞狗跳、猫哭鼠叫,野猪、柿子、柰子、小李子、金樱子、逃军粮(桃金娘)……,野果多多、也是丰收一片,蟑螂蚂蚁应有尽有,特别是蚊子、苍蝇品种多多,还有臭蝽、螳螂、蝗虫、甲虫、象鼻虫、金龟子、癞蛤蟆、杂蛇、地老虎等等等等……

碧空和冷潇清翟的居住环境好像和他们的名字很有关联呀,莫非天外天也自有安排?

刚清醒过来的冷潇清翟发觉自己的浮萍圃不见了,莫名其妙地跌到天河尽头来了,想了半天他终于明白碧空才是他耐以生存的根本所在,他心想:“我就是寄生虫,而碧空是寄主,碧空要是死了,我就不得活了。”他讨好地对碧空说:“碧空,我们回去吧,你回兰花园我回浮萍圃去吧。”碧空不理会冷潇清翟,看着一下变得低声下气好像哈巴狗一样讨好自己的冷潇清翟,碧空知道这家伙一时是不会为难自己了,她自顾自带着一行人上了飞行器,冷潇清翟硬挤了进来,他找了个角落坐下老老实实地坐着,碧空烦脑起来:“不让他去,他一个人没地去,让他一起去,又不知他要搞什么破坏,烦人!”看着老老实实坐在一边的冷潇清翟,碧空说:“你跟着我们可以,但是,你要是搞破坏,我就把你赶走!”冷潇清翟哪敢说不?!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让碧空给赶走了,再说,他哪里舍得离开碧空哟,他马上举手表示:“我不搞破坏,我坚决不搞破坏!”源庚道:“你不但不能搞破坏,你还得学雷锋天天默默地做好事才行。”源媛:“嗯!”冷潇清翟也不知雷锋是什么东东,更不敢问这两孩子怎么就会说话了,心中有愧的他只管答应着:“一定学雷锋,一定学雷锋!”

兰花精和碧树精听见两孩子在说话,两孩子的声音分明就是自家的源庚和源媛嘛,可是,探头看襁褓,里面却只有一个孩子,他们更奇怪了,兰花精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直犯嘀咕:“明明两孩子的,还有一个在哪里呢?”其实她是没有细看,细看就会发现表面上是源庚,旁边挤着的就是源媛,和连体婴儿很像,但又不是连体,两孩子是一个身体,又不是一个身体,另一个是隐身其中,两人睡得正香呢。

毕竟是做母亲的,她实在是忍不住了,用手碰了碰碧树精,指了指孩子又指了指碧空。碧树精只好对着碧空叫道:“师傅。”伸出右手的食指作了个一的手势然后指了指孩子,碧空遥了遥头,碧树精又加了个中指作了个二的手势再指了指孩子,碧空点点头,兰花精一直盯着碧空和碧树精的哑语,两人都是一知半解的却又不敢再问了,感觉似乎碧空抱的就是两孩子,另一个不是在他身边就是藏在他身上了。而冷潇清翟是把头一直往下低,他不敢看碧空,更不敢看兰花精和碧树精,他怕兰花精和碧树精知道真相,就算碧空不杀他,兰花精和碧树精也是不会放过他的,如果他们三人联手他是必死无疑的了,看着碧空没有把他揭发出来,他有点感激,但是在他内心底的那份愧疚感是无论如何也是消除不了的,如果有地缝他肯定是钻下去了,冷潇清翟心想:凭心而论,自己和碧空有多瓜葛都不能把气出在兰花精、碧树精还有两孩子身上。冷潇清翟身上有魔性,也有良知。

一行人来到中国,此时正是2012年7月28日 04:00(北京时间)在伦敦斯特拉特福德奥林匹克体育场,奥运会开幕式正式开始,所到之处的人们几乎都在准备观看奥运会现场直播,碧空借来的飞行器好用哟,和当年花果山美猴王孙悟空的一个筋斗差不多,也是来无影去无踪的,当年孙悟空的一个筋斗是十万八千里,也就是五万四千公里,北京到伦敦直线距离是12304.76km,也就是只有一万多公里了,碧空刷地一下把飞行器停在了斯特拉特福德奥林匹克体育场半空中的一个最佳视角的位置上,把整个开幕式看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那叫一个特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