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家有帽帽真好)

早上六点,“滴铃铃、滴铃铃、滴铃铃……”

缘野隐形小居的大厅里响起了一阵阵闹铃声,众人们被铃声吵醒后一个个从房间里探出头来看个究竟,只见帽帽坐在大厅中央自

娱自乐,一会大钟一会帽帽不停地变换着形象,铃声就是从帽帽身上传出来的,众人走出房间,轮流向帽帽走去,兰花精说:“变态。”敲了帽帽的脑袋一下,碧空说:“自恋。”爱抚了帽帽一下,碧树精:“自恋狂。”敲了帽帽的脑袋一下,源庚说:“偶像”亲了帽帽一下,源媛:“膜拜”做了个烧香和动作,冷潇清翟不理会众人的举动,独自刷牙洗脸去了。

源庚发现了一个问题,碧空动帽帽时,帽帽就是帽帽,而别人动时,它却在变化,于是再试一遍,源庚叫道:“大家再来一遍。”

碧空爱抚了帽帽一下后也去刷牙洗脸了,没变化,碧树精跟上来敲帽帽帽时,帽帽变成了大钟,痛得碧树精:“哎哟,哎哟。”一边叫唤一边抚摸手,也去刷牙洗脸了,兰花精学精了,她等帽帽变成帽帽时再敲,可还是没把时机把握好,看着是帽帽敲下去却变成了大钟,她和碧树精一样:“哎哟,哎哟。”一边叫唤一边抚摸手刷牙洗脸去了,源庚更精了,他看着是大钟的样子时再敲下去,结果敲着的正是帽帽,他开心得哈哈大笑,又亲了帽帽一口,源媛也开心得直拍手:“太好玩了太好玩了,再敲一下再敲一下。”

碧空:“别闹啦,吃饭!”

众人陆陆续续坐上饭桌吃饭,碧空:“帽帽,你叫我们起床是可以的,声音不要这么响行不?”

碧树精刚才的手痛之气正没地出,趁机大声指责帽帽:“吵死人了。”

兰花精也要出手痛之气,她大声道:“吓我一大跳。”

源庚:“帽帽你太帅了,帅呆了,不过你以后可不能老向着碧空姐姐,我们也是你的主人哟。”

源媛:“我们是你的小主人,帽帽你太酷了,酷毙了。”

帽帽收起变化起身用爪爪指着一桌的饭菜说:“各就各位,准备开吃上学。”

碧树精指着饭菜:“你做的?”

兰花精还要挑剔:“不知好不好吃哟。”

源庚源媛已开吃了,这个吃一下那个吃一下,源庚边吃边说:“好吃好吃,说不出的美味,以前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源媛:“家有帽帽真好。”

碧空:“哪来的那么多话呀,赶紧吃。”

碧树精边吃边问:“吃完饭谁洗碗筷?”

兰花精:“我要去工作,我不洗碗筷。”

帽帽:“放心,大家都不用洗,我昨晚请机器人从YY星球弄来器材造了一台简易的洗碗机,大家吃完饭只需把碗筷放进洗碗机,它会自动冲洗。”

碧空:“吃完饭兵分两路,上学的跟着帽帽走,工作的跟我走。”

一群人七嘴八舌吃完饭,把碗筷一个个扔进碗柜,碗筷自动排列翻转同时开始冲水冲洗洁精清洗,洗清完毕碗筷又自动排列整齐自动消毒。

碧树精:“帽帽,以后我们家的家务活你全包了。”

帽帽:“小尅屎。”

 “刷”帽帽从身体里变魔术一样变出一件貌似吸尘器的东西:“这是一件全自动吸尘器,当我们全部人马去门后,它就开始工作,等我们回来房间里面一尘不染。”

碧树精:“那我们的脏衣服脏被子呢?”

帽帽:“自己动手。”

兰花精推了碧树精一下:“你不会懒成这样吧,每个房间都有洗衣机嘛,该手洗的手洗该干洗的干洗再先进的东西也没办法把衣服自动清楚的。”

帽帽:“机器人可以把洗衣服的活全部包掉,按种类分类一件件清洗、烘干、折叠,连鞋子的每个角落都洗得一干二净。”

“刷”帽帽变出个小机器人,看上去就是一个漂亮的小保姆嘛:“她就是专门清洗衣服之类的东西的,吸尘器吸不到的死角她会负责第二遍清洁工作,我们可以叫她清洁小保姆,如果大家嫌洗碗机洗的碗不干净也可以叫她洗的。”

源媛:“她可以陪我说话陪我玩耍吗?”

帽帽:“当然可以,陪你睡觉都行,只要你睡得着。”

源媛拍着双手叫道:“太好了,太好了,家有帽帽真好。”

 

 

26(学前准备)

缘野隐形小居内,各自都在欣赏自己的身份证相片,从来没有照过相的一家人,别提有多开心了。

源庚和源媛最开心了,拿到了户口本,终于可以去上学了。

源庚和源媛现在最关心的事去哪上学。源媛问碧空:“碧空姐姐,我们去哪里上学呀?”

没等碧空回答,帽帽赶紧说:“去帽村中心小学上学呀。”

源庚拍了帽帽一下:“就你姓帽,上学还让我们去帽村,我知道帽村相当于中国的西伯利亚,万安到帽村要翻过一个挡风岭,挡风岭高呀,不要说鸟都飞不过去,风都吹不过去,我不去!”

源媛也叫道:“不去,要去你去,去帽村和古代发配边疆差不多。”

帽帽:“什么风吹不过去?鸟飞不过去有可能,风吹不过去有可能吗?没文化的孩子,赶紧去上学。我原本不姓帽,不是你们统一决定让我姓帽的吗?既然我都姓帽了,你们去帽村上学也不是不可以的啊。”

源媛急了,向碧空求救:“碧空姐-姐—”

碧空:“去帽村上学也不是不可以,万安到帽村很近的,让帽帽天天接送你们就行了,就是到帽村温度低了点就是了,记得加衣服就行啦。”

源庚:“不错不错,我要帽帽变作隐形小形飞行器,快到学校时变身为自行车。”

帽帽:“上学是你们的事,把我扯去干嘛?再说,我把你们送进学校了,我干嘛?”

碧空:“这个主意不错,我同意,帽帽把源庚源媛送进学校后就来找我们,我们现在是有身份的人了,我们可以自己创业不必天天捡垃圾了,我们在哪创业你就到哪找我们。”

帽帽:“这不是要累死我吗?”

源媛朝帽帽伸了伸舌头:“嘞、嘞、嘞……自作自受。”

源庚:“我们这一群人就你本事大呀,能者多劳嘛。”

帽帽:“虽说我就一机器,但是能和你们一样生活还是很不错的,我喜欢,累点怕什么,我是机器,我累不死,我不是普通的机器,我是会自我调节的机器,哈、哈、哈。”

兰花精:“你是机器,我们不是机器,机器和人都得关心孩子的未来,这俩孩子现在上几年级好呀?”

碧树精:“十二岁的孩子上一年级丢人哟,上六年级吧。”

帽帽:“上六年级好。”捧出两套一到六年级的旧书:“现在恶补一下。”

源媛:“就算恶补也不用补六年级的吧。”

帽帽:“现在开学一个多月了,就算上六年级,六年级的课文也要补一下的,这样才跟得上。”

源庚:“这书哪来的?”

源媛:“我知道,偷来的,有东西给你变你能变成别的,没东西给你变你是变不出来,对吧?”

帽帽:“怎么可能,你们看我像小偷吗?我只是去了解了一下中国各地小学课本情况,在中国,每个省或直辖区的教育主管部门都可以决定教材种类的品种,所以造成中小学课本教材不一样,但是,中国各地的小学课本大同小异,所以我了解了一下帽村一至六年级小学的新课本和其它小学去年一至六年级所用的课本有何相同,我就去借来了一至六年级大至相同的课本,旧课本多得很,用完大家都扔一边,有些直接卖给收废品的人了。我只是借来用用,用完还要再还回去的,不能算偷。”

源庚源媛俩人撒娇起来:“嗯、嗯、嗯,一下这么多课本,会累死我们的。”

帽帽:“哪会呀,其实你们的文化水平也不低的,你们又有千里眼和顺风耳,读书对你们来说那是自然熟,只是不知学习过程而已了,恶补,就是翻书,一页页翻过去,读一遍,你们都会啦。”

源庚:“翻一遍不可能全会的。”

源媛:“还有不懂得地方怎么办?”

帽帽:“这个容易呀,你们不是有千里眼顺风耳吗?遇着不懂的地方就到那个正在上这门课的地方听听看看就不懂了,要是还有不懂的地方你们也可以魂灵出窍,我把它们变作小同学去老师那里问问就是了,老师就喜欢爱问问题的孩子。”

源庚:“上学是件这么容易事呀。”

帽帽:“那当然了,你以为造隐型飞行器呀。”

兰花精:“我养的孩子多省事呀,转眼就六年级了,哈哈。”

碧树精也笑了:“花钱的幼儿园不用上了,省不少钱,九年义务教育又省了五年,虽然是义务教育,但是每个学期还是需要书费、本费、班费、文具费什么的,这两孩子一下长这么大了,伙食费还省了不少呢。”

兰花精:“你就知道算计钱。”

碧树精:“我能不算吗?现在我们还没有其它收入呢。”

碧空:“没事,孩子们去上学了,我们就可以开始创业,很快就会有收入的,书包我都买好了,两个,源媛的先放家里,作业源媛的回家做源庚负责改,上课只管负责听课就是了,现在两孩子恶补课文,我们做做家务事,好久没回来,灰尘都很厚了,做完休息,明天早早起来上学的上学工作的工作。”

冷潇清翟走过来:“我的解药?”

碧空:“不好意思,差点忘了。”她从口袋里拿出一粒药丸递给冷潇清翟,冷潇清翟接过来扔嘴里就咽了下去。

 

碧空源源

(最新玄幻小说)

作者:袁袁们网站、兰阿姨

 

25(幸福的一家)

碧空问两局长:“现在我们可以去办身份证户口本了吧?”

郑局长:“嗯,我可以带你们去办理,不过,户口本上写上你们的实际情况显然不妥,不是我们要作假,只因为你们的情况太特殊,我看你们还是商量一下,我只能给你们办一个户口本,你们具体的身份年纪自己定吧,最好切合实际一点,不要让人看了像玄幻故事一样。”

碧空:“帽帽怎么办?”

傅局长:“给它注射电子芯片 身份证号全球唯一。”

碧空:“帽帽你同意不?”

帽帽:“我可不是活物狗,充其量在你们地球只能算作手机一类,我现在这个样子只能算作布娃娃一类。难道我变成什么就办什么身份证号吗?”刷、刷、刷,帽帽一口气变了一大堆的东西,什么家畜、野兽、玩物、宠物……

郑局长赶紧打了个停的手势叫道:“停、停、停!为了你们的行动方便,帽帽就固定以宠物狗的形象出现吧,要变化也是可以,但是,不要弄得影响太大,在自家玩玩开心就好,在外面就不要这样做了,不然会给社会治安带来不必要的影响。”

碧树精:“帽帽变化一下就影响社会治安了?”

兰花精:“不可能的事。”

傅局长:“它这么一变化,要是让人发现了,大家都来围观,影响交通吧,这只是一点,我不往大处说,如有人趁机打砸抢斗殴什么的,这是非常有可能发现的事情,并且前段时间就发生过,有人假借爱国抗日之名打砸抢烧,这事情就大了,要是再出个车祸什么的,那事情就更大了,我就说个最简单的,要是有人利用帽帽的变化作反面宣传,说什么政府管理不当,政府不给力等等,这就是反动宣传,要追究法律责任的,或是有人说什么超级大国发明了新型武器,这样就会引起人们不必要的恐慌,这就是帽帽影响社会治安最有可能出现的事情,对吧?”

碧树精:“危言耸听。”

兰花精:“有这个可能的,我就发现人多时小偷就出来偷东西了,还有,经常有人散布谣言,什么2012世界末日等等,影响人们正常的工作生活与学习,例如,交通堵塞,这是最常见的事,现在地球人这么多,车辆越来越多,一不小心就堵车了,要是有人生急病或是生孩子的正好堵在路上,那就有生命之忧了,我们要居安思危。”

帽帽:“别说了,我同意,不就是置一小粒芯片嘛,入乡随俗,其实我置不置都无所谓的,地球上所有的检测仪都无法对我检测出什么东西来的,我对地球和地球人来说就是一张白纸。”

碧空:“还是帽帽知书达礼、顾全大局,我认为我们这个家庭成员就按年纪大小排兄弟姐妹吧?”

兰花精:“我和碧树精可不想做什么兄妹,我们就做夫妻,我们只改年纪,不改生日,我算1975.9.30出生的吧,碧树精算1975.10.9出生的至今都36岁,六六三十六,这个数字吉利,源庚源媛按2001.7.27出生的,二六一十二,六六大顺,如何?”

碧空:“可以,那我做你们的妹妹吧,1981.3.17出生,冷潇清翟1979.12.30,当我的哥哥吧。”

郑局长:“依我看,不如这样,碧树精做家长,两孩子本来就是他们的孩子,一个叫碧源庚,一个叫碧源媛,碧空是碧树精的妹妹,而冷潇清翟和碧空算作夫妻,这样比较说得过去,至于头相嘛,帽帽不是能变化吗?就让帽帽先变作源媛的模样去领个户口本,这样更说得过去,如何?”

一直没说话的冷潇清翟大声叫道:“我同意。”

碧空无话可说。

打开飞行器门,飞行器已变作红旗牌小车停在公安局停车场,这个隐形飞行器就是一个大型机器人,不但能听懂人话还能自动行驶变化,在没有接到新的指令前执行旧的指令行动,有人驾驶时接受驾驶人的操作行驶,无人驾驶时自动转换为自动行驶。

一行人在正副局长的带领下去办户口本,帽帽写了个申请报告,郑局长打了个证明,一切都很顺利。

帽帽在写申请报告时,民警们看了很是佩服:这么点大的孩子,那文笔那字,两个字:漂亮!

申请补办身份证户口本的报告

尊敬的领导:

          你们好!

因久住山里,不知外面世界变化,所以漏办户口本、身份证,特此申请补办,以批准为盼。

此致

 

敬礼!

申请人:

碧树精、男、1975.10.9出生,农村户口

兰花精、女、1975.9.30出生,农村户口

碧树精与兰花精系夫妻关系,

碧源庚、男、2001.7.27出生,农村户口

碧源媛、女、2001.7.27出生,农村户口

碧源庚、碧源媛系碧树精与兰花精的子女

碧空、女、1981.3.17出生,农村户口

碧树精、碧空系兄妹关系

冷潇清翟、男、1979.12.30出生,农村户口

碧空与冷潇清翟系夫妻关系

申请时间:2012年10月15日

 

证 明

此一家人因情况特殊漏办户口本、身份证等证件,经局领导研究讨论审核证明情况属实,现批准办理相关证件,请有关人员给此一家人补办户口本、身份证等相关证件为妥。

特此证明。

证明人:郑成功

证明人:傅作仪

证明时间:2012年10月16日(章)

 

 

24(灵魂深处)

帽帽突然叫道:“回!”自己先跳进了飞行器,然后碧空一行人排着队也进了隐形飞行器,飞行器门自动关上后碧空问:“什么情况?”

帽帽:“我感觉耳朵里的两魂灵好像快没动静了,再不回来,恐怕这俩魂灵会死在我的耳朵里永远也回不来了。”

帽帽像个小和尚一样在地上端坐好后说道:“兰花精、碧树精你俩把两局长在我对面对准我耳朵的方向让他们也像我这样坐好,碧空主人、冷潇清翟你们到我身后对准我的耳朵发功,把他们俩的魂灵打回去,源庚源媛,你们灵魂出窍看好他们俩人的魂魄,别弄散飞走了。”

一切正常,两魂灵顺利进入俩局长脑袋。

傅局长用郑局长的口气说话:“我穿的这都什么衣服呀?我的制服呢?”

郑局长用傅局长的口气说话:“我穿什么制服呀?这么老土的衣服穿在身上浑身上下都不舒服?还有这鞋,这什么鞋呀?看着就不顺眼穿着还蹩脚。”他一抬头看见傅局长:“哎,你怎么穿我的衣服?我的鞋!还有,你为何长着我的脸!”

郑局长的灵魂明白了,他叫道:“你们怎么搞的嘛,把我的变成他了。”

傅局长的灵魂也叫道:“我说我怎么感觉深身不舒服呢,感情你们把我们俩弄反了!”

碧空赶紧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过没事,没事,再换回来就是了。”

两局长:“快点快点,太难受了。”

帽帽:“不行,让魂灵先在他们的身体里养一段时间再说吧,两魂灵在外界特别是在天外天呆太久了,缺养,并且这么长时间没有人血供养快饿坏了,马上再换回来,很容易受伤的,把他们弄成脑残弱智或是白痴就不好办了。”

两局长都不想脑残弱智白痴,他们再不敢催促快点把魂灵换回来,但是俩人都还在抱怨自己的穿着打扮不自在。

郑局长的灵魂说:“一个警察哪能穿这样的衣服嘛,脱了!”他一把脱了衣服扔在地上,鞋也让他踢得东一只西一只,正准备解皮带脱裤子。

傅局长的灵魂赶紧把衣服鞋子捡起来用手一直拍,说:“好几万的名牌呢,能这么乱扔的吗?”

郑局长的灵魂还没把皮带松开,看见手上一块手表,他开始解手表,边解边说:“戴什么手表?现在都有手机了嘛,还买手表戴,明摆着是浪费嘛,乱花钱!”他把手表摘了一扔。

傅局长的灵魂赶紧接住,说:“我的大爷呀,七八十万的呀,你就这么扔?等下他们把我们俩换回来就是了嘛。”

傅局长的灵魂耸了耸肩,说:“唉,我浑身难受,看着这身皮更难受,一刻也受不了啦。”

傅局长的灵魂把身上的制服脱了,扔在地上,郑局长的灵魂一把推开郑局长的身体,捡起制服,拍了拍:“制服能扔吗?!这是公安制服,神圣的衣服,能扔吗?!快点好好地把衣服一件件脱给我。”

傅局长的灵魂乖乖地把衣服脱下来递给郑局长的灵魂。

碧空看不下去了:“打住,你两人要换衣服,卫生间去!”

两局长进生间换好衣服出来后,各自打着自己的脸:“我怎么这么难看呀?”

两局长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分别用手指着对方,指责对方:“你的脸才难看!”

碧空:“我还以为局长有多么的沉着稳重严肃呢,原来也这么小家子气,你们这么打打闹闹的像怎么一回事嘛,丢人不丢人呀?”

两局长自觉失态,两人马上站好不敢说话了。

碧空:“这样才像局长嘛,一点小事都不能忍,小不忍则乱大谋你们不知道?也不知你们平时是怎么当领导的!”

两局长:“再怎么说我们也是人,普通人。”

碧空:“这么说,你们是让我们一折腾,才原形毕露的?”

两局长:“嗯。”

傅局长说完嗯才感觉到这话不对,傅局长的灵魂说:“什么叫原形毕露呀?有这么说话的吗?原形毕露那是形容坏人的,我们是公安局领导,这叫本来面目。”

兰花精:“还不是一个意思。”

碧树精:“就是。”

两局长这么闹着,源庚源媛抱着帽帽睡着了,冷潇清翟一直在一旁冷冷地看着,不说话。

安静了三秒种,帽帽睁开眼睛:“把他们俩的魂灵换回来吧。”

一伙人又是一阵忙碌把两魂灵换了回来,刚刚站定的两局长立马拉扯着又进了卫生间。

碧空看着他们把门关上后说:“帽帽呀,你这是干嘛呀,你看你把他们折腾的,你看他们俩忙活的。”

帽帽:“我这是为他们好,没有比较就不知幸福,没有失去永远也不会知足。”

 

 

 

23(帽帽的耳朵)

碧空叫道:“隐形飞行器目的地海原县公安局。”红旗牌小车瞬间不见了。

海原县公安局楼顶,这个公安局局长的姓氏很有意思,正局长姓郑,副局长姓傅,叫着真方便,隐形飞行器内,碧空让源庚源媛去打探正副局长的行踪,不一会儿,两人回来报告,源庚说:“正局长一般准时上下班,有专门司机小车接送,此时正是上班时间,正局长差不多要到了。”

源媛:“已到大门口,我们现在过去,他正好下车。”

当郑局长走出小车时,飞行器从他身边飞过,源庚源媛两人顺手一拉,郑局长还没弄清怎么一回事就被拉进了飞行器内,碧树精一把把他按坐在了座位上。

源庚:“副局长一般主要来往天上人间,上班时间在家休息呢。”源媛:“现在是下午了,估计他也要来单位坐坐看看了,他也有司机,但是他喜欢自己开车上下班。”

飞行器在公安局大楼转了一圈,傅局长的小车也到了,飞行器同样在傅局长要下车时从他面前飞过,源庚源媛两人顺手把副局长拉进了飞行器。

毕竟是公安局长,他们两人都很正经,

正局长:“你们是外星人?”

碧空:“不是。”

副局长:“你们要干什么呢?”

碧空:“我们只想办个户口本和身份证。”

正局长:“办个身份证户口本这么小的事情需要这么做吗?”

碧空:“我们原本也不想这么做的,只是没有人相信我们。”

副局长:“你们什么事无法让人相信?”

碧空:“就是我们这一行人的身份呀。”

正局长:“你们这样做我们就能相信你们了?”

碧空:“现在至少你们相信我们的能力了吧。”

正副局长:“那倒是。”

碧空:“我再带你们去一个地方,你们就会相信我说的所有的话都是真实的。”

正副局长:“你们到底在我们相信你们什么?”

碧空:“身份。”

正局长:“你们到底是什么身份?”

碧空:“哦,忘了给你们介绍了。”

碧空把源庚源媛拉过来说:“他,你们看上去是一个人,其实是两个人,名字,一个叫源庚,哥哥,一个叫源媛,妹妹,钓鱼岛人,同年同月生,生日2012年7月27日至今两个月零十八天,天外天生日:1995.7.27至今18岁。”

一向沉着稳重的正局长有点吃惊了:“你是说他们是两个人?并且不到三个月?”

碧空:“是的。”她又拉过兰花精说:“这位叫兰花精,天外天千年兰花精,生日994.9.30至今1018岁。”

碧空指着碧树精说:“碧树精,天外天千年碧树精,生日994.10.9至今1018岁。”

正局长:“确实很难让人相信你们的这种身份,他们不是三个月大就是一千多岁,那么你呢?”

碧空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我,海原县袁家河人,碧空,生日 1913.3.17至今100岁”

正局长不说话了,他已经知道碧空一行人为什么要劫持他们了,碧空说什么他都可以相信,但是他还想知道究竟。

副局长开口了:“天外天在哪里?”

正局长慢条斯理地说:“顾名思义,肯定不是在地上,也不是在地下,还不是在天上,是不是在天外我就不敢确定了。”

副局长:“那一个孩子是两个人,看上去十多岁了,你说才两三个月,这两个人,看上去也就二三十岁,你却说一千多岁了?”

碧空:“是的,他们两个是夫妻,也是源庚源媛天外天的父母。”

正局长:“这么说源庚源媛还有别的什么父母?”

碧空:“是的,但是都死了,不过我也可以把他们找来给你们看。”

听到这话,再沉着稳重的人都有点害怕了,两局长同时摇了摇头,说:“算了,算了,这别的什么父母我们还是不见了吧。”

碧空指着冷潇清翟说:“冷潇清翟,海原县袁家河人,生日1910.12.30至今103岁。”

郑局长:“你说的话确实让人难以相信,但是,我现在有点相信了,只是,你还需要证明给我们看看如何?”

副局长:“对!”

碧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银元:“这是我父亲临死前给我的,我一直舍不得用,你们可以鉴定下。”

副局长:“这种东西,我家里多得很,难道说这东西多少岁你就多少岁?那我不是也一百多岁了?”

正局长:“你说的你和冷潇清翟年身份我们无从考证,但是,你只要能证明有天外天和那个孩子是两个人,并且是一男一女我们就相信你说的所有的话,什么户口本身份我都办给你们。”

副局长:“对。”

碧空:“那我就先让你见识一下这两个孩子。”

“源媛源庚,你们和两位叔叔说说话。”

源媛:“叔叔好。”源庚:“叔叔不好。”

正局长:“为什么叔叔好。”

源媛:“我只是讲礼貌了。”

副局长:“为什么叔叔不好?”

源庚:“本来就不好。”

正局长:“说说话就能证明是两个人?现在男人唱女声的多了去了,他们说话时是标准的男声,唱女声时比女声还女声,如梅兰芳、李玉刚。”

傅局长:“还有张杨,你能说他们是一男一女两个人?。”

碧空:“我会让你们相信的很彻底的。现在,你俩站开一点。”

正副局长两人一左一右站好了,碧空对源庚源媛说:“源庚源媛,你们元神出窍,分别到两叔叔面前站着。”

碧空又对正副局长说:“你们看好了,源庚源媛开始。”

只见源庚源媛的头上两个灵光飞出,肉身像被点了穴一样固定不动了,兰花精扶着他们,俩局长感觉有两股小微风一前一后分别落了他们面前,源媛站在正局长面前,她对源庚叫道:“哥哥,我们把他们俩换个位子如何?”

站在副局长面前的源庚说:“好嘞,先拎哪个?”

源媛:“先拎我面前这个。”

源庚飞身把正局长拎到副局长的位置上,源媛站在那里拍着手笑着说:“太好了太好了。”源庚:“别光看热闹,一起帮忙呀。”源媛:“好嘞。”她飞身过去到傅局长面前,两人一起又把副局长拎到刚才郑局站的位置。

碧空:“现在你们知道是他们是两个人了吗?”

正局长:“我只能相信他们是两个人,但是你一百岁,那两个一千多岁,我们如何相信?”

副局长:“是呀。”

碧空:“年纪的东西我们有必要骗你们吗?如果我们不是这么多岁,为何你们公安的电脑系统里都找不到我们?”

正局长:“公安系统档案里找不到人的多了去了,秦始皇、武则天、汉武帝都没有,这能说明什么问题?你要是能让我们见着他们,那才是本事,现在,你要让我们相信你们,除非你能让我们看看你们所谓的天外天。”

碧空:“要让你们看见秦始皇、武则天、汉武帝也不是没有可能,只是,现在没有这个必要,再说看见他们也无法证明我们的年纪,如果我告诉你们,我们的飞行器现在就在天外天你们信吗?”

正局长:“你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只要你能证明给我们看,我们才能相信。”

副局长:“对。”

碧空:“这个容易,只要你们敢出去看看就知道了,不过我要先提醒你们一点,正如郑局长所说,天外天不是天上也不是地下,但是,天外天就是在天外,这点我可以确定,还有一点,要去天外天没有经过特殊的修炼达到一定功力的人是去不了的,更无法看到天外天的世界,我和冷潇清翟那都是修炼了七八十年还加上Y星球人的点化才得以在此生存的。如果你们一定要看,除非你们的魂灵出窍,在这个地方出窍是容易,只要你有这个想法,而我又把我的飞行器大门打开了,你们的魂灵就自然就出窍了,但是,你们的魂灵能不能再回到你们的身体里来我就不知道了。”

郑局长:“假如我们不想出去,而你又打开了门,结果是什么?”

碧空:“结果你们就是两具死尸。”

郑局长:“为何我们出得去却回不来?”

碧空:“因为你们的功力不够。”

郑局长:“我们想出去看看,但是我们还想回去,不然谁去证实你们的身份呢?”

副局长从没有遇见过这等形势,他站在一边不知道说什么好。

碧空心想,他说的没错,让他们出去不让他们回去,还是没人能够证明我们的身份,碧空没办法了,碧空心想:“唉,怎么办呀?”

帽帽总是在碧空需要它的时候开口:“先别开门,你和冷潇清翟一起发功把他们俩的魂魄打到我的耳朵里来吧,我带他们出去看看再把它们带回来就是了。”

在冷潇清翟的帮助下,正副局长两人的魂灵一左一右两人分别进了帽帽一黑一白两耳朵里了。

飞行器现出形状,一行人来到了天外天。

郑局长:“不愧是天外天呀,桃梨争妍,红、紫、白杜鹃竟相开放,雌雄瀑布飞天而下,那山叫什么名?”

碧空:“金饶山”

傅局长:“四季如春、碧树连天、馨兰幽幽,桃梨争妍、莲花朵朵、鸟语花香,这地叫什么名?”

兰花精:“兰花园。”

傅局长咽了口口水,要不是在帽帽的黑耳朵里,他一定要和兰花精握握手,你看她,羞花闭月沉鱼落雁,不愧是兰花精呀,她身上那股淡淡的清香真的是醉死人了。

帽帽用爪子用力拍了一下它的黑耳朵,傅局长痛得:“唉哟”一声,他的魂灵老实了点,不敢再往兰花精身上看了。

碧空指着地上一朵最美丽的兰花说:“这就是兰花精的原身,还有那棵树,是碧树精的原身。”

兰花精和碧树精两人隐进原身,兰花张开了笑脸,翠叶摇摆:“欢迎两位局长大人大驾光临。”

碧树,硕大的树身弯了弯腰,树叶沙沙响,树枝摇摆着:“欢迎两位局长大人大驾光临。”

常常来往天上人间的傅局长有点不信邪,他就不信出去就回不来了,如果回不来能和兰花精天天在一起那也不错,他刚探出个头,魂魄差点就飞散,帽帽急时地一掌把它打进了耳朵:“不怕魂飞魄散你就出去吧。”

傅局长痛得缩成了一团,再也不敢乱动了,但是他心里还在胡思乱想:“唉,我这辈子能在天上人间纵横却踏不了天外天半步”。

几天后,傅局长涉黑天上人间的事暴露,帽帽惊呀自己的耳朵为何一黑一白了,原来是为了鉴别人间善恶好坏,碧空也明白为何傅局长的魂魄直接就进了帽帽的黑耳朵,原来他的灵魂就是黑的,真所谓物以类聚。

 

 

22(帽帽横空出世)

碧空发火了,也不管心灵钥匙有没有意见,出了村口就把小汽车转换成了隐形飞行器,嘴里叫道:“公安部。”她准备直接找公安部的人办户口本身份证呢。

心灵钥匙笑了:“你到了公安部,人家会很客气地接待你,问你什么事?然后告诉你这事得到地方去办,找他们没用,如果你告诉他们你就是在地方没法办才找他们的,他们依然会耐心地告诉你,找他们没用,这事要到地方去办,程序就是这样的,他们不能越界越权,的确,你现在就是去找国家主席都没用,县级领导似乎很小,古代叫芝麻官,但是办具体事务还就得县领导说了算,还有一句话,县官不如现管,你的具体事务得找具体人员去办,这是公事公办的一种方法,还有一种是私事公办的办法,就是如果你有关系,关系越硬办事就越方便,但是这种方法是要冒风险的,无论你的关系有多硬,弄不好都会全军覆没,第一种就是按规章制度办,第二种你肯定是没戏啦,那就免谈了。”

碧空泄气了,隐形飞行器也跟着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转换成了小车,一行人坐在红旗牌外貌的小汽车里六神无主都不说话,心灵钥匙又开口了:“碧空居主,地球人,特别是中国人,尤其是某些有一官半职的官员,大到身居要职的政府官员,小到一般地方干部,非常出乎我的意料……”

碧空心里正为这些所谓的父母官烦着呢,办个身份证和户口本有这么难吗?早就听说规则制度外的事情不好办,没想到竟然是这么的难办!她没好气地打断心灵钥匙的话:“心灵钥匙,你这么婆婆妈妈地说话时能不能变得可爱一些?”

兰花精永远是碧空的应声虫,她附和碧空道:“我感觉就像在听铁块在说话。”

碧树精一般是和老婆站在一个立场上的:“我感觉这个家伙比那些办事推三阻四的政府官员还更让人心烦,吵死人了,地球人生命只有一次,死神就在众生周围,随时降临、无法抗拒,所以某些人号称珍爱生命,生怕惹祸上身,循规蹈矩一辈子,这是可以理解的,而我们不同,我们与日月同辉,同宇宙共存亡,如果你一直这么婆婆妈妈地跟着我们,我们不死也会被你烦死,所以请你在我们面前显得可爱一些,虽然你的某些说法貌似明智正确,有时某些主意也很不错,但是,请你不要这么严肃行不?我感觉就像在听一个神经病在说话。”

源庚:“我就喜欢听它说话,不过它要是能变得可爱一些我就更喜欢了。”

源媛:“我也喜欢听它说话,要是它能变化就好了,不要老像一块没有生命的砖头一样。”

心灵钥匙:“你们给我取个可爱的名字,我就变化给你们看。”

碧空:“你也有隐型飞行器万般变化的功能?”

心灵钥匙:“如果说隐型飞行器是孙悟空,那么我就是二郎神。”

兰花精一听这话,她搓了搓手,一副激动不已的样子:“心灵钥匙,我爱死你了,从小我就听过二郎神的故事,他是我心中的偶像,他不但人长得帅,并且能力非凡,而且听话懂事孝顺,你能不能就叫二郎神,同时变作他的模样?”

碧树精把兰花精拉到自己身边,说:“它再可爱也是一种机器。” 碧树精又对心灵钥匙说:“你要始终如一,不要变化多端,严肃才是你的根本,我太喜欢你了,我特别喜欢你说话哲学的样子,你严肃起来再加上你说话的样子,就是不折不扣的哲学家,你就叫哲学家好了。”

兰花精:“刚才还说不喜欢听人家说话,说人家像神经病,现在又说人家是哲学家,男人真的很善变啊。”

碧树精:“女人不善变吗?你刚才说谁像一块铁?现在又说人家是你的偶像。”

碧空:“我认为心灵钥匙这名字就很好,我想什么它都知道,并且随时能为我解开心结。”

源庚:“碧空姐姐,你不能这么自私吧,现在我们是一个群体,心灵钥匙应当是我们大家的共同财产。心灵钥匙你变作狗狗的样子如何?反正你和狗儿一样忠诚,你要是再变作狗狗那样温顺可爱的模样就更好了,不要变得太大哟,占地。”

源媛总是和源庚有共同的思想,她兴奋地叫道:“对对对,心灵钥匙以后就叫帽帽,帽帽就是帽子,帽子就是保护脑袋的东西,脑袋有时也是形容老大、头儿、领导的意思,碧空姐姐是我们的老大、领头人,也是缘野隐形小居的居主,心灵钥匙是碧空姐姐的也是我们大家的,它叫帽帽最合适了,这第一个帽就是碧空姐姐用的,第二帽就是我们大家用的,这样碧空姐姐不吃亏,我们大家也占光,帽帽,你还是可以叫碧空姐姐碧空居主或是碧空主人都行,不过你改名叫帽帽了又变成狗狗形象了,叫碧空姐姐主人较好。”

碧空:“这个主意不错,大家同意不?”

源庚第一个大声附和道:“我同意。”

兰花精:“孩子们喜欢我也喜欢。”

碧树精拉起兰花精的手说:“老婆喜欢,我也喜欢。”

兰花精用屁股把碧树精撞开:“大厅广众的,请注意形象。”

碧树精赶紧放开兰花精的手,距离一步远站得笔直。

冷潇清翟像一块木头,一直老老实实地坐在一边,只听不说。

碧空问:“冷潇清翟,你说说看,心灵钥匙改名叫什么更好?”

冷潇清翟:“大家的意见就是我的意思。”

碧空笑了:“这人有点像小媳妇。”

大家都笑了。

碧空:“心灵钥匙,你以后就叫帽帽,你变作一只可爱的狗狗吧。”

刷,心灵钥匙变作了一只可爱的狗狗,一只耳朵白一只耳朵黑,两只乌黑的大眼睛纯洁透明,双眼皮,黑鼻子黑嘴,全身雪白,尾巴毛长长的像一个大扫把,当它用一双纯净清澈的眼睛真诚地望着你,同时竖起尾巴向你摇摆时,它不用开口你立马就被它征服成了它的俘虏。

源媛:“太可爱了,碧空姐姐把帽帽给我抱抱。”源媛用手摸了摸了帽帽说:“和真的狗狗一样样哟,你看这眼睛,这毛毛,就是真的狗狗,爱死人了。”

碧空把帽帽递给源媛说:“帽帽,你刚才话还没说完,接着说。”

帽帽声音没变,它用没有一丝杂念的目光看着大家接着说道:“现在这个社会有许多机关公务人员瞻前顾后 明哲保身,满脑子自我意识,无法面对现实,不敢正视事实,他们比我想象还要迂腐得多,替老百姓办事时总是先想着自己的利益是否受到侵害,凡事按规章制度办事,如果错了,罪与责都不在他们,他们平安无事,但是受害者就是无辜的老百姓了。但是,如果把责任全都怪罪到他们身上似乎也不合常理,换一种说法,他们拿着国家的薪水,肯定得为国家办事,为国家办事就得按规章制度按法纪法规办事,归根结蒂!错的在我们,是我们缺乏说服力,是我们拿不出事实依据,所以人家无法相信我们,他们最好的做法就是帮助我们找到办证依据了。碧空主人,你是个明智人,从现在开始,你爱干嘛干嘛,我无条件地支持你。”

碧树精:“有意思,模样变了,声音没变,现在听它说话容易接受多了。”

兰花精:“心理作用。”

碧空握了握帽帽的前爪,说:“好,谢谢你的支持,我们现在去公安局找局长拿证据去。”

21(我的生活不能没有你)

 

第三次回到武塬村里,村干部没等碧空开口就先对碧空说:“你们不要再来了,你们就是跑断了腿说破了嘴我们也是没有办法把证明开出来的,你们自己想想看,我们从来就没有见过你们,如何证明你们,你们总不能让我们说假话吧。”

碧空:“没让你们说假话呀,我说的都是实话,请你们相信我们。”

村书记说:“不是我们不相信你们,你就是说你是玉皇大帝我们都相信,就算我们把证明开给你了,上面的领导能信吗?他们会怎样想呢?我看他们不会认为我和你们是一伙的就会认为我们是神精病或是我们收受了你们的贿赂打算和你们一起行骗,到时我们还不知有多少麻烦事呢?最好的办法就是你们先让上面的领导相信你们了再来找我们,我们是小官,我们说了不算,要上面的领导说了才算。”

碧树精:“程序,程序你们懂吗?证明要从你们这开起,你们村里不开证明,镇里如何开?镇里不开证明县里如何给我们办证?如果县里都愿意给我们办证了,我们还要找你们开什么证明?”

兰花精:“就是呀,你们明摆着就是不相信我们嘛,你不但不开证明给我们还刁难我们。”

村长对碧空说:“我们有我们的难处,请你们要理解我们,不是我们不开,也不是我们不相信你们,要故意刁难你们,你想想看,你说你一百岁,一百岁这么年轻,你可以说你保养的得好,可是,他们两个,你说他们一千多岁了,再会保养的人也没有办法把一千岁的人保养成现在这个样子吧?你干脆说他们是神仙好了,这样我们就相信了,可是神仙不归我们开证明呀,还有那个孩子,明明十多岁了,你说还不到三个月大,你一下说是一个人,一下又说是两个人,他要是在我们村里出生,我就信,我就立马开证明。”

兰花精发火了:“我们就是神仙,我们比神仙还神仙,你们爱信不信,我们有必要骗你们吗?我师傅真的是你们这的人,只是她的亲人都在地震中死了。”

村书记也发火了:“对对对,你们就是神仙好了,神仙的本事大得很,你比神仙还神仙却还要来求我们这些凡人开证明,只是你比神仙还神仙我们这些凡人如何证明得了?你师傅就是我们这的人,我相信,我也是从1920年环球大地震中爬出来的,关键是别人不信呀。”

碧树精把兰花精拉开:“不要说了,越说他们越不信的。”

碧空问村干部:“那你们知道我们要怎样做才有人会相信我们?我们要怎样才能办到户口本和身份证?”

村长:“钱,如果你们有钱,钱就能证明你们的身份,你就说你们是太空来的我们都可以证明。”

兰花精:“多少钱?”

村书记和村长:“一个亿。”

碧树精:“你们想钱想疯了吧。”

村书记指着碧空说:“是她问我要办法的呀,我好心教她呢,真的是好心没好报。”

村长:“我也没问你们要钱呀,再说你们也拿不出来这么多钱呀。”

碧空:“为何我们有一个亿你们就可以证明我们的身份了呢?”

村书记:“有这么多钱我们就可以办厂修路,村里的人就不用千里迢迢出门打工了,有这么多钱我们就可以办学校,孩子们就不用去镇里住宿上学,有这么多钱,我们可以盖个敬老院,老人们就会有个幸福的晚年,你们要是出这么多钱给我们办学校建敬老院证明你们肯定不是骗子,所以我们就可以证明你们的身份了,没有骗子会把钱给别人的。”

碧空:“我明白了。”

村长:“你们不会再来打扰我们了?”

碧空:“是的。”

村书记伸出手想和碧空握握手,想想不妥,他把手又缩回去改为挥手,嘴里说道:“那再见了,我们就不送了。”

碧空转身走了,边走边说:“我是明白了,可是,你们却没有明白,其实钱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所在,就算你们村有学校,但是不能解决教育的根本问题,就算你们村有敬老院,但是不能根本解决老人们的生老病痛之灾。”

兰花精一行人跟在碧空身后走,兰花精边走边问:“师傅我们现在怎么办呀?”

碧空:“我们只能去找警察,不是有句话叫有困难找警察吗?没有户口本身份证我们什么事也做不成。”
源庚:“虽然户口本的作用主要就是证明你和你父母等等的亲属关系,还有提供家庭成员的信息。但是身份证就不同了。”
源媛:“居民身份证是公民进行政治、经济、社会活动时,证明其身份的有效证件,它由公安机关统一印制、颁发和管理。公民应当向常住户口所在地的户口登记机关申请领取,并按照规定履行申请领取手续。居民身份证有效期分别为十年、二十年、长期三种。十六周岁至二十五周岁的,发给有效期十年的居民身份证。”
源庚:“居民身份证主要在以下情况使用:(一)选民登记;(二)户口登记;(三)兵役登记;(四)婚姻登记;(五)入学、就业;(六)办理公证事务;(七)前往边境管理区;(八)办理申请出境手续;(九)参与诉讼活动;(十)办理机动车、船驾驶证和行驶证,非机动车执照;(十一)办理个体营业执照;(十二)办理个人信贷事务;(十三)参加社会保险,领取社会救济;(十四)办理搭乘民航飞机手续;(十五)投宿旅店办理登记手续;(十六)提取汇款、邮件;(十七)寄卖物品;(十八)办理其他事务。”
源媛:“所以,我们没有身份证户口本是不行的。”
碧空:“我们现在直接去找海原县公安局长,我们要证明我们所说的都是事实,让他们相信我们同时给我们办理一个特别户口本和身份证。”

20(让我如何相信你?)

一行人到神秘上镇种植完一亩水稻三分蔬菜后出发海原县公安局办理户口本身份证。

快到公安局时,心灵钥匙说话了:“不要太过招摇。”

源庚:“它说谁呀?”

源媛:“肯定是说碧空姐姐啦,别人心灵钥匙是不会关心的。”

源庚:“碧空姐姐,心灵钥匙干嘛要说你呀?”

源媛:“是呀。”

碧空:“我本来想把飞行器停在半空中的,只是这样我们从飞行器上直接下来时行人看着又要惊奇了,心灵钥匙看出了我的心思,它的意思是让我们不要老是弄得别人大惊小怪的,其实我也不是好表现爱虚荣的人,我只是怕占了别人的停车位。”

心灵钥匙又说话了:“入乡随俗。”

碧空:“可是,我们这么一个大家伙还是隐形的,放路边这不害人吗?”

心灵钥匙:“现形变车。”

碧空一拍脑袋:“唉,我如何忘了,兰洛奇早就告诉我了,这隐形飞行器是按中国《西游记》中的孙悟空为原形发明的,老孙有七十二变,这东西肯定也是有的了。”

此时飞行器已飞入海原县城,在一个人少的地方碧空叫道:“现形变车。”

隐形飞行器的外观刷地一下变成了一辆国产红旗牌小汽车往前驶去。

碧空又叫道:“目的地,海原县公安局。”

小车自动驶入公安局停车场,一行人走进公安局户籍办证厅,碧空让大家排好队,她站在队伍前面。

轮到碧空时,碧空对警察说:“麻烦给我们六个人办理一下户口本和身份证。”

警察:“登报挂失了吗?”

碧空:“没有。”

警察:“那先去挂失一下。”

碧空:“我们以前没有办过。”

警察:“你们是哪里的人?”

碧空:“海原县海城镇袁家河,哦不对,是武塬村人。”

警察:“到底是哪里人?”

碧空:“海原县海城镇武塬村人。”

警察:“把名字报上来。”

碧空:“碧空、……”

警察:“姓什么?”

碧空:“姓碧。”

警察还真不知姓碧的碧是哪个碧,他拿出一张白纸递给碧空说:“你把六个人的姓名写在这张纸上吧。”

碧空把六个人的名字写在纸上后交给警察。

警察对着纸张把六个人的名字输入电脑,边输入边说:“你们的名字够特殊的,还有姓源的,姓冷的,姓兰的,你们都是武塬村人吗?”

碧空:“不全是,我和冷潇清翟是,他们四个不是。”碧空指了指冷潇清翟又指了指兰花精四人。

警察把六个人名字都输入电脑后不但在武塬村没有找着这些人,在全国各地都没有找到这些人,警察用怀疑的目光看着碧空说:“你说的都是真实姓名吗?”

碧空:“是的。”

警察认认真真地看着碧空,他从碧空真诚的目光中确定碧空没有说假话,但是,一下六个人没有办身份证还真的是件很奇怪的事,拒绝又不好,警察边看着碧空边想法子,终于他发现了一个问题,碧空说的六个人,而他看到的只有五个人。

警察:“你是要给六个人办身份证?”

碧空:“是的。”

警察:“你把要办证的六个人指给我看看。”

碧空一个个指着介绍:“兰花精、碧树精、源庚、源媛、冷潇清翟。”碧空指源庚源媛时指了两下。

警察:“源庚源媛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碧空怔住了,说一个嘛,明明是两个,说两个嘛人家看到的却是一个,她只好说:“是一个人。”

警察:“那你们不是只有五个人吗?”

碧空:“不好意思,我弄错了,是五个人。”

警察有点同情可怜碧空了,他心想:‘这么简单的问题她都会搞错,会不会是精神有问题?但是,她旁边的三四个人也没说什么呀,不会这三四个人都是神精病?看他们的打扮有点像神精病,自称碧空的打扮像个清朝人又像民国人,另个四人,有两个像树又像草,还有一个像鬼,只有那个孩子还有人样,但是看他们的眼睛还真不像什么神精病,最不是我遇见鬼了?她说的名字我在电脑里都找不着人,不会源庚源媛确有其人吧?’这个警察认真地又找了下,还是没有,这种情况如何办户口本身份证呀?他没办法了,只好说:“你们先去武塬村打个证明来吧,最好是村里镇里县里的证明都开一张。”

碧空带着一行人从武塬村跑到海城镇政府再到海原县政府跑了一圈,嘴皮子都说破了,没有结果,到村里,村里的说到镇里,到镇里镇里的说到县里,到了县里,县里的又让回村了,唉,怎么可能有结果嘛,碧空就是不明白人家从来没有见过你,如何会开证明给你?明白拒绝你这不是得罪人吗?可是,要让他们想出办法来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大家都只好把碧空一行人往外推了,这样可以不得罪人,只是,村里的开不出证明,镇里的县里就更开不出证明了,多跑了几次人家都认识她们了,有几个人正在大声说话呢!老远都能听见。

甲:“这年头什么瞎话都有人敢编,一百岁、一千岁,干脆说自己是神仙得了。”

乙:“我还真没有见过脸皮厚成这样的,一家人一起出来行骗,以前也不知做过什么亏心事,身份证户口本都没了,现在是亡命天涯吧。”

丙:“骗子一般脸皮都较厚,就算扯破了都还可以撑着。”

甲:“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的真实目的,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干什么呢?要是他们到了实在是骗不下去的时候对我们暴跳如雷就完蛋了。”

乙:“只要我们不当面揭穿就没事,骗子反正脸皮厚,过一天算一天的,能骗多少是多少。”

丙:“骗子一般都是臭不要脸的,不管家人的和被骗的人感受,只要是骗成功了,就高兴、得意、喜形于色,哪怕是已经知道下一步骗不下去了,但是,这一步他们还是很高兴的。”

甲:“对呀,他们会在心里自豪地说:‘至少我能骗 。’”

兰花精、碧树精、源庚、源媛面面相觑,碧空很有一种走投无路的感觉,只有冷潇清翟面无表情。

19(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源庚:“碧空姐姐,地锄好了,食物也采购得差不多了,现在,我们去办身份证好不好?”

源媛:“把身份证办好,我们就可以去上学了,我们现在的实际形象已经是十岁的样子了,再不去上学,恐怕要错过小学直接上中学了。”

碧空:“没事,孩子们,去正规学堂上学是一种需要,但是上社会这所大学更是必须,现在地都锄好了,我们得赶紧把种子播下去。”

兰花精:“还种地呀,孩子的前途重要还是种地重要呀?”

碧树精:“9494,师傅呀,你是不是来尘世久了变得自私自利了呀”

碧空:“我怎么可能变得自私自利呢?再说,我都这把年纪了,想改变也很难呀,其实就算我变得自私自利对我也没有什么好处呀,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和你们一样都是为了孩子、为了下一代、为了地球的未来。你们想想,我们这一去肯定一时半会是回不来的,要是地不先种下去,我们回来后吃什么?所以,我们应当先把地种下去,然后再去办户口本身份证等等证件,源庚你可以了解一下办这些证件需要多长时间。”

源庚:“正常情况下需要三个月,多花一点钱,办加急的通常一周左右,如果办个临时的需要三天。”

源媛:“这么长时间?”

碧空:“这是正常情况下办证的时间,像我们这种情况属不正常情况知道不?”

源庚:“我们这种情况还真的没找到先例。”

源媛:“那怎么办哟?”

碧空:“先种地,然后去了再说吧。”

兰花精:“地种下去就完事了?不要管理?回来就有吃的?”

碧树精:“9494,世上有这么好的事?”

碧空:“徒弟呀,你们问这个问题还真把你们自己当人看待了是不是?要知道你们两个从根本性质上来说还是植物,想当年有人管理你们了吗?你们饿死了吗?渴死了吗?没有嘛,你们不但没饿死渴死还修炼成人成仙了,我们种的这些庄稼的性质和你们差不多,会自我调节的,你们知道一句古诗吗?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说的就是像你们这样的野生植物,我们种的这些庄稼和野草的性质差不多,只要时间到了,就可以收成。”

源庚:“据我所知,我们种植的作物很多都从野生那边来的,当这些作物还是野生的时候产量都很是低的,之所以除虫除病除害施肥并且加上各种限制条件,就是为了让它能长出更大更好更多的作物。”

源媛:“对,种植的种出来的作物人类比较喜欢,如蔬菜,种植出来的鲜嫩可口色香味俱全,而野生的则次之。”

碧空:“可是,作物长期使用农药化肥会导致作物本身产生公害物质,为了不让公害物质对人类产生坏影响,我们现在种植的作物就应当不使用农药化肥等等对人体有害的物质。”

源庚:“碧空姐姐,好像你的种子是在地球上购买的吧?地球上的庄稼种子没有你所说的什么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功能吧,现在地球上所有种植的庄稼作物所需要的农药化肥的成本加上人工投入远远大于庄稼收获的收入了,并且吃力还不讨好,农药化肥的危害越来越严重,所以大家都不想这样种植,但是没有办法不是吗?”

源媛:“9494。”

碧空:“唉,你们总是忘了,我手中有个心灵钥匙呀,我们的所作所为它都看着呢,在我们打算种地时,心灵钥匙就知道了,它自动提示:‘请在购回的种子中加入自身抗病虫害自动吸收作物三大要素的转变基因。’我看了它一眼说:‘我不会。’心灵钥匙:‘我知道你不会,但是我也不会呀。’我正要说话,心灵钥匙又说:‘我虽然不会,但是我知道谁会呀。’‘谁会呀 ’‘机器人会呀。只要我呼叫机器人处理碧空所购种子。’机器人就会从Y星球带来了外星射线,机器人用外星射线对着种子照射一下,种子的基因就产生了定向突变,在种植和生长过程中就不会长虫生病啦,在庄稼生长过程的特定时间里,机器人会来对植物进行转基因培养,其中转基因有:无论一年生二年生植物都具有多年生植物功能,作物会自动吸收空气与土壤中所需要的三大要素N P K氮磷钾,这样所形成的新植物就不需要人工施肥了,同时这些植物还有自动轮作功能,机器人会在种植作物时合理安排土地,间隔种植,春冬季自动轮作,南北结合,例如:一块土地,现在是春季,我们播种了春季的茄子,到了冬天我们又种了罗卜,旁边一块土地,春季是你种的番茄,冬季你又种了包菜,等到来年,你还打算种这些植物,那么你就不必考虑什么了,你的地里会自动长出你种过的这些蔬菜,要吃什么只要到了时间季节你只管去摘采就是了,什么农药化肥,什么种植时间季节锄草松土抚育,所有这些情况我们都不必考虑,只要我们喜欢吃什么蔬菜只管去买种子回来种植就是了。”

源庚:“我记得心灵钥匙好像没这功能吧。”

碧空:“它会自动更新的呀,只有我们想不到的,没有它做不到的。”

碧树精:“我想……我想……,我不知道我要想什么。”

源庚、源媛、兰花精:“哈哈哈”

碧空:“我们去种菜吧。”

源庚、源媛、兰花精:“走吧,还等什么呢?”

碧树精顺手拉上一直在一旁傻呆呆老实实听大家说话的冷潇清翟:“走吧,还等什么呢?”

18(心灵钥匙)

隐形小居客厅里没有一个人,大半天时间过去了,墙上的银河琅菲诗挂钟时针将指向下午一点时,在神秘上镇锄地的四人都回来了,碧空和兰花精还没有回来,锄地的四人又累又饿走进大厅后直接坐在地上然后就东倒西歪了。

除了冷潇清翟没有抱怨外,另外三个人都在抱怨。

碧树精:“什么Y星球先进的飞行器,什么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我看就是儿童玩具一个,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回来?我吃不吃无所谓,反正我是植物,有阳光雨露也是可以的,但是孩子们不吃如何成长哟。”

源庚:“9494,按实际年龄我们还是幼儿园的孩子呢,有这么使用童工的吗?有使用这么小的童工吗?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总理 朱镕基 二00二年十月一日 为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国务院令第364号公布了《禁止使用童工规定》,禁止用人单位招用不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

源媛:“不发工资不算招用童工,但是碧空姐姐和老爸老妈故意而非偶然地给我们这些儿童造成了损害的行为就是虐待儿童。”

碧空从天而降:“做家务活算招用童工不?锻炼身体算伤害不?”

源庚:“你不是说我们按实际年龄算还是幼儿园的孩子吗?你让我们去锄地,这是非法招用童工。”

源媛:“累得半死、肚子都饿瘪了还没饭吃,这就是对我们的身心造成了伤害,这就是虐待儿童。”

碧空:“你们的实际年龄都十岁左右了,帮家里做点家务活那是理所当然的。不就是吃饭迟了点嘛,我和兰花精不是也没有吃,你们在干活,难道我们是闲着?我们一直在街上采购呢。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不能动不动就给我们扣帽子,你们是帽子工厂的呀?扣什么非法招用童工,什么虐待儿童,一下就给我们戴了两顶高帽子,这种高帽子我们可是戴不起的哟。”

兰花精:“吃的吃的,多的是,过来过来,这里有牛奶、椰子汁、橙汁等饮料,还有面包、蛋糕、沙琪玛、好吃点、署片、虾条等好多吃的,只要你们不怕吃死就尽管吃。”

碧树精:“会吃死人你还买回来给我们吃?你想害死我们呀?你这个歹毒的女人。”

兰花精:“你才歹毒,这样说我,我是那样的人吗?孩子们是吃不死的,你会不会吃死我就不知道了,所以我在很认真的挑买真实食品呀,你不知道一模一样的商品就有真假之分,让我们如何区别?就算碧空师傅有天眼都没有用,如西游记中的真假美猴王,难道我们都去找如来分辩不成?人工冒充天然,伪劣充当正品,什么是真货什么是假货我们根本弄不明白,有些食物是吃了才知道好坏,有些家电是用了才知真假,有毒食品吃了会死,伪劣家电用了会爆炸,这都不是我们想要的,可是,我们也只能去试验真假了,可是!难道我们真的要每件商品都试用下,等知道其真假伪劣时我们都上西天去了,那时我们要在西天上找人投诉去?”

碧树精拉着兰花精的手,酸溜溜地说:“老婆,我是和你开玩笑的啦,我知道你爱我都来不及,哪会害死我的呀,我们的爱情都上千年了,你哪舍得我死呀,我要是死了你上哪去找我这样的好男人呀?”

兰花精一甩碧树精的手:“严肃正经点,大厅广众的。”

碧树精害羞地不说话了。

源庚坐在地上说:“我早就听人说过:‘早起,买地沟油油条,切个苏丹红咸蛋,冲杯三聚氰氨奶,上班。中午,在食堂要一瘦肉精猪肉吃炒农药韭菜和双汇香肠,来碗翻新陈米饭,泡壶香精茶叶。下班,买条避孕药鱼,尿素豆芽,膨大西红柿,开瓶甲醇酒,吃个硫磺馒头。’”

源媛接口道:“‘饭后去地摊买本盗版小说,晚上钻进黑心被窝晚安。’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兰花精:“你们如此生活也没有什么关系,反正你们自身有抗毒免疫能力,现在,你们只是进行一些少量的体力劳动,而我们却是要体力脑力并用,你们知道现在这个社会奸商多少吗?真假食品有多难分辩吗?难道我们要把所有商品的真假伪劣的分辩方法背下来?那我们还要不要去做别的事了?我们还有没有时间去做别的事情了?”

碧空:“我说你买个东西跑来跑去,挑三捡四的这么麻烦干嘛哟,原来在辩真伪,其实我们不用这么麻烦的,看见需要的物品买下就是,不管真假好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我们无法约束别人,但是,我们只要自己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了,遇着假冒伪劣商品,表面上受损害的是我们消费者,实际上受到更大伤害的是他们商家自己,他们不但要受到良心的遣责还要遭到报应,如销售假冒伪劣商品赚得一百元钱,最后他们看病呀或是出了什么三长两短的呀,花的钱绝对是在二百以上,也有可能是二千或是二万甚至二十万。”

源庚:“这个世界真的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吗?我可是常听人说:好人命不长,坏人活千年的。”

源媛:“我也不太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如果真的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坏人应当早就灭迹了,可是现在坏人还很多呢。”

碧空:“那是以前,现在我们有心灵钥匙了,你不是知道洛奇姐姐说过,它的功能很强大吗?”

兰花精:“它有什么功能?”

碧空:“我们买东西的时候是以信任的态度买的,商家说多少就多少,只问有没有打折或是能不能还价,如若不行,是我们生活所需的商品我们就买,不需要跑那么多的店,在我们跑来跑去买东西的时候,心灵钥匙在一直笑呢。”

兰花精:“它笑什么?难不成心灵钥匙它会帮我们买东西?”

碧空:“是的,我们只需要坐在家里就可以把东西买回来了,当你需要去买东西时,你就对着心灵钥匙说出你所需要的东西的名称大不格式等等,心灵钥匙就会按你的要求帮你搜索出一堆符合你条件的东西,你只需要点下你满意的那件商品,它就会帮你把你点的那件东西买回来。心灵钥匙在发现有假冒伪劣商品时,它会按照合理合法的程序去3.15投诉,把我们受到的损失会全部加倍补偿回来,同时商家在销售这个些假冒伪劣产品的时候,心灵钥匙全记在帐本上,如有天灾人祸全部算在这些黑心的商家头上,心灵钥匙不但会帮你讨回公道,同时还会保你一生平安呢,如地震,本来受伤的是你,结果伤到黑心商家头上去了。”

源媛:“谁在做这些事?”

源庚:“94.”

碧空:“你们忘了帮我们盖房子的那六个机器人了吧,他们是受心灵钥匙遥控的,例如心灵钥匙要买东西时,他们就去买东西了,飞行期间是隐身的,买东西时是现身的,现身时与真人无异根本分不出真假。”

源庚:“这也太神了吧。”

源媛:“神得让人不可信了。”

碧空:“神不神你们看结果吧,信不信自有实践见分晓。”

正说话呢,抢先吃面包的冷潇清翟叫了起来:“哎哟,我肚子痛!”接着他满地打滚,大家都想去救他,碧空拦住了大家:“不用管他。”

冷潇清翟:“你这个女人,枉我暗恋你这么久,你原来是这么狠心的女人。”

碧空:“其实你现在已经不痛了是吗?”

听了这话冷潇清翟冷静下来认真地按了自己的肚子,很奇怪地说:“是呀,不痛了呀。”

碧空:“源庚源媛,你们看看,是不是有个人在像冷潇清翟刚才那样痛的满地打滚?”

源庚源媛站起来放眼眺望后,源庚说:“是呀,是有个人痛得满地打滚,看上去他痛得比冷潇清翟还痛呢。”

源媛:“众人七手八脚把他抬到120的车上去了。”

碧空:“这就是报应,这个痛得要命的人就是卖有毒牛奶的家伙。”

兰花精:“心灵钥匙还真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