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族兄:袁戒趋

在我儿时记忆中,总有一位矍烁的老人出现在我们当地的红白喜事中,为其挥毫泼墨。为新人祝福,送逝者往生。看似一位简简单单的老者,却有着传奇的一生……
袁戒趋,行一谱名诗炎又名国荣,与我同辈,他儿时由祖父教导,略识文字,1910年就学于本乡江峰学校,1915年考入湘乡陶龙学校。仅读一期即因家贫辍学。1917年,族祖设教于本地,他随读四年。因无力缴纳学费,以每天为拾柴煮饭为报。后因其努力学习在当地小有名气,听说他一抵两担谷。本县谷水街上的众多铺面老板专程请他题词。
时逢乱世,军阀横行,国事凋敝,乃投笔从戎 ,以“后备兵”加入湖南陆军第二师六团七连,末及数月,考入陆军第二师卫队连任准尉司务长,负责士兵训练。1923年,陈烔明叛变于东江,湘军响应中山先生号召共同援粤,与陈炯明部激战有功,升任少尉排长。后历北伐,进湘军讲武堂学习,旋改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军官学校第一期。1933年入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高等教育班学习一年( 注: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高等教育班系黄埔军校的一个班次,简称“高教班”,是该校的一个组成部分。由于受训的学员全部是中上级现役军官,一般来说都具有一定的军事学术水平和作战资历、作战经验,所以该班在国民党军队中有它的特殊地位,在统一战术思想、国防上也有它的特定作用。 )毕业后回部队任职。先后任国军38师112团少校副团长,50师司令部参谋,50师298中校副团长。
抗战全面爆发后,开赴上海参加淞沪会战,役 中部队伤亡惨重。1938年,调任第十八师师部参谋处长,不久转任54旅一零七团团长。是年参加长江富池口之役,与日军一个旅团激战两昼夜,尤以夺取鸡笼关之战最为惨烈。后因战略需要撤出,1940年任洞庭湖挺进司令部参谋长,1942年调任湖南航建协会第四区督导专员。抗日战争胜利后离职回乡。1946年任第七军官总队少将教官,次年春参加了中山陵哭陵运动,之后任湖南军管区少将部员、司令部办公厅主任等职。1949年春,任湖南军管区一处处长,7月兼任常德团管区司令,8月在长沙参加起义。 新中国成立后,他入中南军政大学湖南分校学习,在校学会了木工技术。1952年冬,从学校结业转入农村,参加了修水库、修理农具、建猪场和疗养院等工作。后在镇反运动和“文化大革命”中受到冲击,两次被错误判处有期徒刑,记得听当地的老人说,当时家里后事都准备了。1980年得到纠正。1983年12月任湖南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参事。 1989年10月病逝于湘乡,享年88岁
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将举行具大的阅兵式,有抗联,八路军,新四军老兵参加。可有谁还记得在正面战场浴血奋战的国军呢?历史啊!请铭记为抗战作出贡献的袁氏男儿,让其丰功伟绩永不煙灭在历史长河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