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的袁利亚,我为你伤悲

未命名

未命名2未命名222岁,花一样的年纪,重病的父亲、年幼的弟弟、年迈的母亲,从安徽到北京打两份工,我知道你是坚强懂事的,可是,你死了,无论你是自杀还是他杀,你的死都令人心伤心痛。
无论是自杀还是他杀,袁利亚,你的死都是一个迷,不知何时,不知为何,奔波劳累了一天的你没有回家。
常规、常理:第二天还要去为养家糊口继续劳累奔波,你应当早早回到你小小的祸居洗去一身的疲惫,再为爱人做上一顿不丰盛但可口的饭菜,然后和爱人一起幸福地填满各自空空的饥肠,还可以小小的恩爱一番,可是,没有,你没有回来,因为,第二天一大早人们发现你竟然躺在那冰冷的土地上了,热血不知何时早已在你青春年轻的身躯内凝固冷却。
袁利亚,你死得多么的凄惨凄凉悲哀悲惨啊,死前你还在打两份工,美丽可爱的你竟然会从高楼坠下死在那冰冷的地上,22岁,人生还没有真正的开始,你却只有劳累,我除了为你伤悲外不知还能再为你做些什么,因为,我也是和你一样的渺小、微不足道,只希望人间外能有天堂,在天堂里你能享受一下幸福,虽然去天堂的路这么坎坷,但我还是祝你到了天堂后有好日子过。
1